《龙门锋少》全文在线章节阅读

《龙门锋少》全文在线章节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刘坤呢?”

刘占英牙一咬:“也被捉走了,生死不明,他小队的人死伤了过半。”

“你先回军营待命吧。”

林野披上了军大衣,淡声说:“他执行的是我的军令,就是我的兵,此事我会追究到底。”

林野和龙一行刚离开,后脚几辆豪车就聚到了第一医院。

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儿子,二房沈文强的面色阴沉到了极点:“混帐,是谁对我儿下此毒手。”

三房沈文敬说:“二哥,东杰的情况很不乐观,全身都是粉碎性骨折,就算治好了也是一身的后遗症。不只这样院长张德被枪毙了,卫生司长陈宝轻也下落不明,行凶者是驻军师长刘占英。”

“好一个刘占英,敢与我沈家做队,欺我沈家军中无人吗?”

沈文强怒色道:“马上叫沈东王回来,敢把我儿子打成残废,我要将刘占英碎尸万断,不管是谁都保不住他了。”

沈文敬犹豫了一下,说:“二哥,沈欣马上回来了,我们是不是先把这事和大哥通一下气。”

“等她回来都猴年马月了,躺在这的不是你儿子你当然不心疼了。”

沈文强怒声说:“老三,此事我三房的人自己处理,不麻烦大房的人了。”

沈文敬打了个电话,说:“东王现在在执行秘密任务联系不上,怎么办?”

沈文强想了想,说:“我去找张阳,让青山帮的人出面先解决了那个敢伤吾儿的混帐。”

东郊赌场,遍地是血,刘坤小队的人死了一半。

“长官,对方是广城反恐队的人,据说是沈家大房派来的,他们上来直接和我们交上了火。”

一位伤兵虚弱的说:“反恐队的人说了,齐少爷的屈辱您将百倍偿还,若天亮前见不到人,他们会把刘队正法。”

“你们先养伤吧,我去把刘坤带回来。”

反恐队是一个特殊机构,由退役军人组成,拥有强大的火力只是不配备战争用的重武器。

这个队伍受副城主直接指挥,专门应对那些警务司处理不了的悍徒,火力配备并不比一般的驻军差。

反恐队大楼灯火通明,副队长乔斌满面担忧:“队长,没经过城主批准擅自出兵,还和驻军的人交了火,这事可大可小。”

队长沈东林冷哼了一声:“有什么好怕的,就是正城主莫天雄都要给我沈家几分面子,更何况这事有我沈家撑腰,你别太大惊小怪了。”

说着他一转头:“小浩,这事你放心,东林哥管定了。”

齐浩嘿嘿一笑:“我肯定放心,有东林哥管,那小子就死定了,一会我要让他跪着和我道歉,再活活把他打死。”

想起刚才咽下去的那些东西,齐浩就面色铁青,那帮赌客吃的是屎吗吐出来的那么臭。

“沈队,不管怎么说应该先帮他包扎一下,要不容易失血过多。”乔斌还是有些担心。

刘坤被五花大绑丢在一边,脚上挨了一枪这会血流不止,已经晕厥过去到了休克的状态。

“乔斌你闭嘴,我做事用不着你来教!”沈东林回头就是一巴掌,骂道:“别以为自己是个副队长就管三管四,反恐队是我姓沈的说了算。”

促不及防挨了一下,乔斌一咬牙忍住了:“沈队,他死了刘占英不会罢休,到时候城主也不好做。”

“想用城主压我,呸,没我沈家他这城主做的也不安稳。”沈东林怒声说:“我知道你那点鬼心思,你是从第4师退下来的,刘占英是你的老上级。”

“哈哈,我说呢,还是表哥你会玩啊。”

齐浩一听哈哈的乐了起来:“刚才让这姓乔的带队搞袭击,原来是让他们狗咬狗啊,难怪你下令让他朝刘坤的腿上打一枪。”

“哈哈,没错,刘占英带过的兵打了这一枪,你说刘坤要是这么失血过多而死,这事该多好玩啊。”

“沈东林,你太过份了。”乔斌眼已经红了。

“你奈我何啊!”沈东林走过去,在刘坤脸上踩了一下:“敢和我们沈家做对就是找死,我知道你心里一直对我不服气,我摆明了告诉你我能当这队长就因为老子姓沈,你们这种没权没势的贱民当时居然敢和我竞争,当然没你好果子吃了。”

“混帐,欺人太甚!”

乔斌正要发作,门被一脚踢开了。

林野面色古井无波,看了角落一眼低声说:“一行,先送他去医院。”

“是!”龙一行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站住,谁他妈准你救人的。”

沈东林刚想拔枪,就觉眼前一黑手上的枪不见了。

龙一行已经抱起了刘坤离开了,他有警卫之责,但那是在有危险的情况下,这些人没资格构成威胁。

世人只知林帅用兵出神入化,又有几人记得未问鼎军颠之时,林帅亦是军中最强兵王。

“本来只想惩戒你一下,留着你的狗命多活几天,现在看来是我心慈手软了。”

林野把玩着手枪,褪出子弹后淡声说:“齐浩,就凭你对我舅舅做的事,这次断不会给你活路了。”

“大胆!”沈东林冲了上来。

林野手上一闪,砰的一声他哭喊着跪了下来,细一看竟然是腿上被打穿了一个血洞。

乔斌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不需要手枪,仅凭手上力道就可以将子弹打出去,这是何等高深的修为。

“妈呀,乔斌你死了嘛,有人在反恐队袭击你的队长,你他妈赶紧杀了他啊……”

“放下武器。”

乔斌是军队出身,拔枪动作一气呵成比沈东林这草包队长强太多了。

只是这话喊完他自己觉得有点傻,人家手上只有子弹,何来的武器。

“杀了他,妈的敢和我们沈家做队,听到没有啊乔斌,你这蠢狗,有什么后果我承担……”

林野淡然的看着他的枪口,短暂数秒后,乔斌一脸惨白的咬着牙,枪口无力的放了下来。

他知道不是对方允许的话,自己不可能用枪口对着他,或许说在一开始自己就不够资格给他造成威胁。

“不错,军人的直觉还在,你救了自己一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