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攻略俏皮小辣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攻略俏皮小辣妻》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宁初看着眼前温和有礼的阿姨点点头,“我没事了,兰姨,我们走吧。”

半小时之后车子就在香山府门口停了下来,香山府一共五个庭院,战西沉住在东苑。

宁初跟着兰姨进去,正打算往里走,就看到兰姨指着另一个方向对她说:“宁小姐,您的行李在这边。”

她看了看眼前豪华的花园别墅,再看看兰姨指的方向,这是要和她分房睡?那生宝宝的事呢?

见她生疑,兰姨赶紧解释:“您别误会,先生洁癖严重,这么多年了一直一个人住,突然多了一个陌生女人,总得有个适应期。”

原来战西沉有洁癖。

怪不得上次在医院她差点摔倒,他扶了她之后上车就开始擦手,还有那晚,他拉了她的手腕以后也是。

好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要战西沉肯帮他,让她住厕所都行。

东苑的后院很大,旁边就是偌大的高尔夫球场,一排排造型独特的木屋包围着院落,看上去就像一个星级度假村。

兰姨推开其中一间小木屋的门,带着她走了进去,“您别看这房子小,但是我都收拾好了,干净温馨,您一定会喜欢的。”

宁初一看,确实挺好!

战家果然不愧是港城首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而且还那么豪华。

“您要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您背上还有伤得好好休息,对了,学校那边先生已经替您请过假了。”

“好的,谢谢您,兰姨。”

兰姨刚走,宁初就拿出她小药箱里的药膏,掀开后背的衣服给自己的伤口上药。

医院的消炎药什么的副作用大效果还慢,不及她自己的好用。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做完手术的原因,她从刚刚醒来就感觉整个人都很累,眼睛干干涩涩的总想睡觉。

于是擦完药,她就躺在床上打算睡一会儿。

正睡得迷糊,模糊中好像感觉有人掀她的被子,可是等她睁开眼睛一看,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她实在太累了,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鼻间有难闻的药味传来,她才猛然清醒!

睁开眼,就看到蓝汐手里拿着一瓶不知什么是什么药膏,正打算往她伤口上涂。

宁初眸光一紧,一把擒住她的手腕,反手就将蓝汐手上的药膏往她自己脸上一抹。

蓝汐大概没想到宁初反应会那么快,等一切安静的下来的时候,才看到手上的药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跑到了宁初的手里。

“你干什么!”蓝汐大吼一声,慌忙用衣袖将脸上的药膏擦掉。

“这话我还想问你呢!一大早在我房间鬼鬼祟祟想干什么?”

宁初不紧不慢的从床上下来,把药瓶凑到鼻间闻了闻,轻哼一声,“白枝莲……想用它让我伤口恶化?这次还敢说我没有证据!”

蓝汐眼睛一眯,见被她拆穿干脆也不演戏了。

“有证据你又能拿我怎么样!你觉得这家里有谁会站在你这边?战先生?”

蓝汐说着,眼神下意识往周围的房间上扫了一眼,脸上的得意更加明显。

“一开始我还担心你会飞上枝头变凤凰,现在一看你住的环境,我立马就安心了。”

宁初无所谓的轻哼:“你这话什么意思?”

“新婚夜就独守空房的滋味不好受吧?你知道战先生为什么让你跟佣人一起睡吗?”

“……”

“不知道我来告诉你!他虽然有洁癖从来不让人近身,但也不是对所有人都这样的,有一个人例外,只可惜,不是你!”

“难道是你?”宁初好笑的看着她。

“当然不是我!那个人对战先生来说意义非凡,战先生对她也是无微不至,别以为战先生娶了你,你就可以做名正言顺的战太太,告诉你,只要她在你永远都上不了台面!”

“……”宁初的眸子狠狠的眯了眯。

所以那天晚上,战诗颖差点说漏嘴点那个女人就是……?

蓝汐看着如梦初醒的表情,得意的扬了扬唇角,“现在知道自己的地位了吧?特别是还在你受伤了的情况下,战先生有没有说过一句关心你的话?你还想去告我的状,你觉得战先生会理你吗?”

“是吗?你确定他昨晚真的没睡在这里?”宁初皱着眉看她,“那一定是我累昏过去以后把他给气走了,新婚夜就这么不给力,你说我现在去认错还来不来得及?”

“……”

蓝汐脸色瞬间一变,这么说她昨晚好像真的看到战先生很晚还从后院出来……

“你有病吧?宁初!战先生是我家小姐一个人的,你敢玷污他,我一定要了你的狗命!”

蓝汐叫嚣着,举起手就扑过来。

“你家小姐?”宁初一把钳住她的手腕,冷笑,“可真是个衷心的仆人啊!”

“少给我废话!”

蓝汐用力一甩想挣脱出来,宁初却紧紧拽着她不放,捏着她手腕的地方不动声色轻轻一摁。

她转头就扬起空闲的另外一只手,没想到一个不留神,脸上猝不及防的就中了宁初两个耳光!

“你,你居然敢打我?”在战家,就连老爷子的话她都可以不听,这个刚进门的臭丫头居然刚打她的脸?

“打的就是你!”宁初冷哼。

那晚让她占尽便宜,这口气她憋了两天了!

蓝汐怒极上头,握紧拳头又冲上去。

“啪——啪——!”

又是两声脆响,鲜红的五指印明幌幌的印在蓝汐脸上。

蓝汐当时就被打懵逼了,站在原地半天都没缓过来。

等她回过神,举起手想撕过来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脚下一软,瞬间就晕头转向。

“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浑身无力,视线一片模糊?”宁初淡淡的笑着问她。

“你怎么知道?”蓝汐并不傻,一想就明白了,“是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宁初轻笑,想她苦心钻研医术多年,这些雕虫小技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

“我昨晚不是刚跟你说过,你伤在我身上的我一定找机会让你十倍偿还,你烫烂我一块皮肤,我就让你烂十块!”

“什么?”蓝汐诧异。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