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奈何流年枉情深》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奈何流年枉情深》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是哥哥,是哥哥一早出去给你买的药,叮嘱我看着你吃掉呢,不然,我今天怎么会守在家里呢!”

冷意袭来,寒至血骨。

原来缠绵过后,不爱的人,终究只剩讽刺。

“靳凉,靳凉,啊!”

夏满疯狂大叫。

像是故意要在她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靳玫得意娇笑,当着她的面给靳凉打电话。

“喂,凉哥。”

“嗯,夏满将药吃了么?”

她开着的是扩音键,所以下一刻,电话那头清冷的嗓音瞬间将四周的空气填充,冷的,仿佛连呼吸都带着寒气。

夏满痛觉地阖上眸,只觉得一切无比荒诞。

靳玫欣赏着夏满的绝望,红唇一勾,声音又甜又娇,“吃啦,我亲眼看着嫂子‘非常愉快’的吃下的呢!”

那头忽然陷入了沉默,就在时间都仿佛成了漫无止境的冷寂之时,靳凉一声未响的撂了电话。

靳玫收起手机,如看卑微的蝼蚁般斜着夏满,啧啧两声,“夏满,这就痛苦了吗?真可怜,我要是你,还不如尽早跟哥哥离婚呢,困在这无爱的婚姻里,你又能得到什么呢?这只会让你更加绝望不是吗?”

夏满艰涩地抬起头,盯着靳玫半响,黝黑的眼眸里全是恨意。

倏地,她嗤笑,“靳玫,那你痛苦吗,一辈子只能看着靳太太是我,会不会比我更痛苦?不如,就这样让我们一起痛苦吧。”

所以,哪怕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她也要这样玉石俱焚。

“好,好的狠,就让我看看你能倔到什么程度,接下来的日子,我们拭目以待!夏满,我会让你后悔你今日说过的话的!”靳玫拿剪刀剪断绳子,冷哼一声,像是一只高傲的孔雀离开。

夏满恨恨地盯着她的背影,指甲用力嵌进掌心内。

也许是初尝渴望,食之入髓,靳凉与她欢爱的频率逐渐加多,只是每次,他都会做好防护措施。

某日,趁着靳凉不在,夏满默默拿了枚冷针,将床头柜里所有的小锡片都扎了数个洞,然后,若无其事地离开。

当夜,在靳凉情绪到达高峰之际,夏满忽然紧紧地抱住他,故意不让他抽身。

“夏满。”他亦动情地回拥住她,细密的吻落在她细腻的脸蛋上。

她闭着眼,如蝶翼般的睫毛在清冷的月光下,微微颤动。

一切,都似风过无痕般平静。

靳玫在家里的时候装腔作势并没有正真意义上的刁难夏满,她的折磨,一直是在花开里实施。

“夏满,总监叫你去她办公室。”

有个女人走过来,直径夺了她手中的拖把,代替她辛劳了起来。

夏满皱皱眉,沉默了几秒,终究还是去了靳玫的办公室。

靳玫见她来了,神情不咸不淡的,指了指沙发处的咖啡,“哝,你先去那坐会。”

夏满不知道她葫芦里卖什么药,但拖了一天的地也确实累了,也没客气,直径坐了下来。

茶几上,不仅摆满了各类水果小吃,咖啡花茶也是应有尽有,她想,靳玫这个总监当的着真是清闲。

正这么想着的时间,却见靳玫抱了一大堆的文件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理都没理夏满一眼,埋头苦干了起来。

办公室外响起阵阵喧哗,夏满正在狐疑时,大门被人由外推了开。

来人竟是靳凉。

靳凉只一眼就看到公务繁忙的靳玫,与坐在休息区、面前摆满了水饮香果的夏满,二人的工作待遇,天差地别。

他的眉宇,微不可察蹙了下。

“凉哥,你来了。”靳玫一脸的喜色,“哎呀,你看我这正忙的,你先与嫂子坐会,我快好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