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最恨长情东流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最恨长情东流水》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之前酒店后门你差点被车撞了的事,分明是你自己一手策划的,竟敢诬陷我们媛媛,好大的胆子!”薛彩丽开口说。

但越想越憋气,抬手狠戳着舒窈的脑袋,“别忘了,你那个疯妈可还在我们手上,如果不想她见阎王爷,就给我放乖点!”

舒窈蓦然一怔,想到了疗养院中的母亲,心口剧烈的狠抽了下!

“我警告你,再敢耍手段,我让你好看!”薛彩丽最后狠劲的戳了她一下,才就此收手。

舒媛还趁机冷嘲了句,“真是和你那个疯妈一样,从小就会往男人床上爬,刚跟沉溪哥几天,就怀上了个贱种!”

字字句句,狂轰滥炸着舒窈的耳膜。

纤细的手指也因愤怒而紧攥。

“等以后我嫁给了沉溪哥,看在这孩子是你生的份上,我一定会加倍好好待他的!”

清淡的语气,却满口的反话。

舒媛甚至还说,“这就叫母债子偿,对吧?一想到孩子是你生的,我就控制不住的想要折磨死他!”

咬牙切齿,每个字都几乎从牙缝中挤出。

舒媛恨死这个所谓的妹妹了!

因为从小是跟着薛彩丽嫁进舒家的,本质上,舒媛和舒家毫无瓜葛,所以父亲在世时,对她这个继女,也只是表面敷衍了事而已!

薛彩丽及时打断,“够了,我们先走吧!”

外面走廊,薛彩丽还不忘压低声叮嘱句,“傻女儿,你现在说那么多干什么?等这小贱人先把孩子生下来的,以后要怎么处置,还不随你?”

“嗯,我就等着那一天了!”舒媛冷笑着,黯洁的眸中尽显狡诈。

而病房里,舒窈难以控制的蕴怒,气的浑身发颤。

薛彩丽和舒媛这对母女,当年害死父亲,又担心事迹败露将她毒哑不算,现在还想要算计她的孩子!

不管怎样,都不能让她们的计划得逞!

而厉氏集团这边,刚刚开完例会,厉沉溪回了办公室,就接到了蒋文怡打来的电话。

“我知道你不喜欢舒窈,如果不是老太太的遗嘱,妈都不会让你娶个哑巴的!”

忽地一番言辞,厉沉溪眉心紧拧,“妈,你到底想说什么?”

“不管怎样,她肚子里的,是我们厉家的骨血,你和采苓的事,低调一点,怎么也要注意点影响才是!”

蒋文怡放下了手边的一摞报纸杂志,几乎每个头版上刊登的,都是有关儿子的绯闻,她这个做母亲的,又岂能淡定得下去!

“还有,你把舒窈扔医院做什么?接回去!正好明晚的宴会,你带她来吧!”

担心厉沉溪拒绝,蒋文怡又补充了句,“借这个机会为你的绯闻辟谣,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对吧?”

厉沉溪没吭声,直接收了线。

靠在皮椅上,他烦躁的抬手松了松领口,刚要处理公务,又想到了什么,快速的拿起座机拨了个号码。

“接她回去!”

医院这边,莫晚晚坐在沙发上,一边削着平果,一边说,“到底该怎么办?你也清楚薛彩丽的手段,等你生孩子时,她肯定事先买通所有的医生,给你弄个什么难产大出血,直接一命呜呼了!”

舒窈凛然,不悦的目光扫向了她。

莫晚晚却将削好的苹果塞进了她手里,“别以为我是危言耸听,那女人当年都敢谋杀亲夫,更何况现在对付你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女儿了!”

提及当年的事情,舒窈蓦地心里咯噔一下,当初,她确实是亲眼看到薛彩丽毒杀了自己的父亲……

舒媛继承了薛彩丽的全部恶毒基因,这次想要借腹生子,肯定也是预谋已久。

不得不防!

“怎么办?光靠我们的力量肯定不行,需要找个帮手!”莫晚晚提议。

旋即,她又提了个人名,“要不,把这件事告诉林墨白?”

舒窈悚然挑眉,林墨白?!

“他一直喜欢你,还想医治好你的嗓子,那么深情的男人,肯定不会对你见死不救的,就他吧!”莫晚晚自圆其说的解释着。

舒窈连连摇头,用手语比划了句——绝对不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