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庶女良医》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穿越庶女良医》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邱如墨长舒一口气,能镇住这些姨太们简直就是艰难,能少打些交道便少,走着走着一抬头,便瞧见那熟悉的凉亭,便对身边跟着的翠竹冬梅说道:“去,那围棋盘和围棋来,陪我玩会。”

  “奴婢不会围棋。”翠竹冬梅为难地说道。

  “我叫你们一种新玩法,保管你们一学就会,顺便把青松也叫来一块玩。”邱如墨笑了笑,向那凉亭走去,只感觉沁着些凉意的微风席面而来,让她感觉很舒服,坐在凉亭内静候着冬梅她们。

  这三个小丫鬟动作倒也利落,一会儿就拿来棋盘和棋子,顺便还拿了些零嘴和茶壶杯子来,想得特别周到。

  邱如墨摆好棋盘便叫这三个小丫鬟五子棋的下法,唧唧咋咋讨论了一会,邱如墨便先和跃跃欲试的冬梅下了起来,输了便换人,邱如墨对面倒是轮了好几轮,终于,冬梅开了窍,胜了一盘,青松立马不厚道地将邱如墨挤走了,到最后居然这三个小丫鬟下那般入迷,邱如墨在旁边瞧着,时不时指点一下然后被埋怨。

  磕着瓜子,喝着香茗,看着冬梅她们下五子棋,倒也好玩,她笑靥如花地往身边一瞧,遂然间站起身来见礼道:“二爷!”

  这三个丫鬟一听这话,顿时间蹦了起来,对二爷见了礼。

  二爷淡漠地点了点头,开口问道:“这棋倒也有几分意思。”

  “这叫做五子棋,是大奶奶教给奴婢们的。”冬梅见二爷有些兴致,便开口解释道。

  “我稍稍瞧了会,觉得有些意思。”二爷赞许地点了点头,对邱如墨问道,“我可以试试么?”

  邱如墨含笑指了指棋盘对面的石椅示意他坐着,然后自己坐在他对面,简单地给他讲解了一番后,便执黑子先落了子,一开始邱如墨赢得多,到后来,就有点溃不成军了。

  邱如墨输着输着就不由自主地瞧着薛润生也就是二爷,这二爷寡言静默,但骨子里却透着股桀骜不驯的气质,也是个不服输的主,就拿之前输的几盘,他都皱紧眉头思索着,结果之后的每一次都强了不少,到最后扳倒了邱如墨这个师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邱如墨心道这薛家子孙倒是各个脑袋瓜精明得很,三爷那象棋厉害得很,这二爷新学这五子棋就上手得极快,看来这薛家家大业大也不是没根据了,血统好,基因好,子孙都是智商高的自然家业能一代比一代强盛。

  邱如墨羡慕地瞧了眼薛润生,这才感觉这人倒是与大爷和三爷不太一样,五官和皮肤有着大理石雕塑般的细腻质感,尤其是那双带着些许柔和之意的丹凤眼,他随意的姿态显出一种自然的优雅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或许是平日里的冷漠让她忽视了他那抹难以察觉的柔和和优雅。

  突然,这二爷冷不丁地说了句话让她顿时间身子一颤,手中的棋子也因此跌落在棋盘之上:“邱如墨?是你的真名么?”这声音倒是压低了,周围的丫鬟听不到,但邱如墨却听得那般真切。

  邱如墨悬在半空中的右手缓缓放下,无比错愕地看向薛润生那双透着股意味深凡的眼眸,忽然回想起他之前的种种反应却是蹊跷,而他自始至今都没有叫过自己“大嫂”亦或是“嫂嫂”,看来他一早便知道自己并非薛如雪。

  邱如墨对冬梅她们说道:“冬梅、青松和翠竹,你们帮我回去些瓜果茶点来,我饿了。”

  冬梅她们三个虽然不解,但是还是照了吩咐去了。

  待她们都离去了,邱如墨才带着颤音问道:“你是怎么知晓的?”

  “曾与邱如雪有一面之缘,又闻与邱如雪同日嫁人的庶女名为邱如墨,那日你给老太君见礼的时候瞧见了你,便晓得怕是掉了包。”薛润生慢条斯理地说道,语调透着股调侃之色,“我本便在想以邱如雪的性子怎么会嫁给那是病入膏肓的大哥,果然有猫腻。”

  “你……你究竟想要怎么样?”邱如墨突然攥紧了拳头,凝视着淡然处之的薛润生,冷声质问道。

  “我并没有要以这胁迫你的意思,薛家也没有第二个人知晓这件事,所以你放心。”薛润生淡漠地回道,他瞧了眼根本不相信自己的邱如墨,戏谑地揶揄道,“莫不成,你想要我以此胁迫你做些什么才满意么?”

  邱如墨双颊微微报赧,低下头想了想,再抬头狐疑地瞧了一眼薛润生,见他倒是一脸正气,也不像是会以此威胁一个女人的男人,她抿了抿唇,小声嘟囔道:“姑且信了你。”

  “你输了。”薛润生突然吐出两字来,将手中的白子落下。

  邱如墨这才回过神来,忙说道:“不算不算,刚才那是不小心掉在那里的。”

  “落子无悔。”薛润生指了指那颗跌落的黑子,淡淡地说道。

  “那不算。”起了性子的邱如墨拾起薛润生刚才下的那颗白子塞给了他,“那是一时失手。”

  “你输了。”薛润生依旧是这句话,气得邱如墨牙痒痒。

  邱如墨瞧了眼坚持自己胜利的薛润生,耍赖皮伸手拨乱了棋盘上的棋子,起了身说道:“没输,这盘不算。”

  “性子真拗。”薛润生简单地评价邱如墨。

  “你性子才拗呢。”邱如墨抿了抿唇,反驳道,“你莫要说我。”

  “罢了罢了,算是平局还不成?”薛润生见邱如墨如此,便也让她一让。

  邱如墨这才落了座,开始捡棋盘上的棋子。

  薛润生待邱如墨将黑子都拾了起来,便大手一拨,将剩下的白子扫到棋碗内,瞧着邱如墨开始落子,他沉吟了片刻,开口询问道:“大哥的病,可是你治好的?”

  邱如墨又是一呆,瞧了眼薛润生,淡淡回道:“是大爷命硬,吉星高照,所以才会如此。”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