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超血狂龙》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超血狂龙》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听到韩少的话,蓝玉当即脸色一变,心中开始忐忑起来。

别看他平日里耀武扬威,谁都不服的样子,可是,对于真正的狠人,家世,手段都比他强上不知道多少倍的韩家毒牙,他蓝玉,除了认怂,还能如何。

倒是蓝芸儿,叹了口气,看着韩少笑道:“韩少不要生气,我父亲这个人您也知道,太过忠厚耿直,绝对没有轻视韩少的意思,这样吧,韩少,我代替我父亲敬您一杯,还请您不要生气。”

说完,蓝芸儿站起来,双手端着酒杯,直接一饮而尽,尽显豪迈之气。

不得不说,蓝芸儿不仅生的漂亮,身材好,智商情商同样是双高,这样一比,简直就让人怀疑她和蓝玉是不是亲姐弟了。

韩少看着蓝芸儿,眼神深处闪过一丝贪婪,随后笑着起身,轻轻举杯,道:“芸儿小姐多虑了,我岂是那种不近人情之人,只是好奇而已,不过就像芸儿小姐说的,蓝叔为人忠厚耿直,心地善良,这也是我最敬佩蓝叔的原因之一,怎么会因此怪罪呢。”

蓝芸儿笑着点头道:“韩少心胸宽广,芸儿佩服,今天家父暂时不在,芸儿和蓝玉姐弟两人就多陪韩少喝几杯,好让韩少能够尽兴,只不过芸儿酒量不好,还请韩少多多担待才是。”

韩少哈哈大笑,道:“能和芸儿小姐喝酒聊天,乃至平生一大幸事,韩某高兴还来不及呢,来,芸儿小姐,蓝玉兄弟,咱们干了此杯。”

说完,韩少直接一饮而尽。

蓝芸儿和蓝玉岂有不从之理。

前面喝的还好好的,韩少本就对蓝芸儿有些想法,现在有蓝芸儿居中缓和,宴席还算是热切,起码不冷清,韩少哪怕心中对蓝振海有不满,看在蓝芸儿的面子上,也没有说什么,但是偏偏酒桌之上就有一个不识趣的蓝玉。

几杯酒下肚,蓝玉整个人都不知道天南地北了,特别是听到韩少和蓝芸儿谈论起刘家的时候,心中的不满彻底放大了。

“韩少,那刘家也欺人太甚了,也不知道我们究竟哪里得罪了他们,竟然这样把我们往死里逼,他就真的不怕,我们玉石俱焚不成?”

蓝玉愤怒的开口,满脸通红,想来,这些日子因为刘家的事情,他是没少上火烦心,自然,也没少被人觉得他马上就要虎落平阳,平日里跟在屁股后面的小弟们,都对他爱答不理了。

嚣张惯了的蓝玉,哪里受得了这个。

蓝芸儿瞪了蓝玉一眼,怒斥道:“闭嘴,这些话轮不到你说。”

蓝玉似乎很怕这个姐姐,被蓝芸儿一声怒斥,竟是缩了缩脖子,不敢在说什么了。

韩少却是笑着看了蓝玉一眼,然后看着蓝芸儿道:“刘少这次事情的确做得过分了,具体情况我还不了解,不过,芸儿小姐放心,想来我韩某人,应该还有点面子,到时候沟通一番,有个差不多,这件事也就算是过去了,芸儿小姐,觉得如何?”

请韩少来家吃饭所为何事?说到底不还是为了刘家针对蓝家的事情嘛,韩家的实力在东南并不比刘家弱几分,有韩少出面,事情或许真的有所转机。

蓝芸儿感激的看着韩少道:“这还要有劳韩少了,只要能够帮蓝家度过这次危机,韩少就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我们一家人都会感激韩少的。”

韩少哈哈笑道:“芸儿小姐客气了,我和芸儿小姐一见如故,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只不过刘少那个人我也清楚,面子比命都重要,蓝家也要有所让步才对,哎,这一点还请芸儿小姐劝劝蓝叔,不过芸儿小姐放心,由我居中调解,一定会为蓝家多说话的。”

说到底,韩少也不敢说他一开口刘少就能认怂,他韩少是韩家毒牙不假,东南的实力也不比刘家弱多少也不假,可关键是,刘家背后还有一个庞然大物赵家,就这一点,韩少就不可能为了蓝家去得罪刘家了。

能够为蓝家争取更好的结局,已经是韩少自认为做的最好的事情了。

毕竟,事到如今,蓝家的事情,早已人尽皆知,也没见人敢出头帮蓝家说话啊,也就是他韩少了。

蓝芸儿也知道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也只能如此了,这或许,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韩少,那我就先代我父亲,代我蓝家一家人,多谢韩少施以援手了,韩少,多谢了。”

蓝芸儿站起来,郑重其事的对韩少道谢,韩少则是趁机双手托住了蓝芸儿,拦了下来,只不过,手,却放在蓝芸儿的手上,没有拿开。

“芸儿小姐和我一见如故,再说这些话,就见外了啊。我会不高兴的。”

蓝芸儿这时候也顾不得韩少的手占着自己的便宜,只能摇头道:“该说的话总是要说的,蓝家总到今天这一步,是我父亲这么多年来的心血,可是只差一点点就要毁于一旦,在这种时候,平日里结交的朋友,都无人施以援手,整个东南只有韩少愿意开口帮忙,也只有韩少有能力帮我蓝家度过这个危机,芸儿,再怎么感谢韩少,都是不为过的。”

这话说得好,直接就说到了韩少的心坎里,他费这么大的劲,为的不就是蓝芸儿的感谢嘛。

不过还没等韩少说话,蓝玉似乎又是皮痒了一般,阴阳怪气的开口道:“那可未必,当然,我不是说韩大哥,而是,我说咱爸接待的那个招摇撞骗的骗子,他口气,可是大得很呢。”

蓝芸儿又瞪了蓝玉一眼,可蓝玉似乎想到了自己刚刚受的委屈,竟是直视着蓝芸儿的目光开口道:“我没说错嘛,姐,那人年纪不比我大几岁,可是口气却是大破天了,可偏偏咱爸好像对他深信不疑一样,简直就是气死我了。”

蓝振海放着韩少这样的贵客不陪,跑去陪别人,这件事好不容易过去了,却是没想到被蓝玉三言两语给重新勾了起来。

“哦?蓝玉兄弟,照你这么说,蓝叔陪的是一个年轻人,而且,还是一个很狂妄的年轻人吗?呵呵,倒是连刘家都不放在眼里的年轻人,我还真是,想要认识认识啊。”

韩少抚了抚眼镜框,笑容里似乎有些阴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