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农门医女:猎户王爷一品妃》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农门医女:猎户王爷一品妃》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郁苍凉点头,眉眼是数不尽的笑意。

饭后,郁苍凉要去收拾野猪,穆一瑾叫住他,“苍凉,你还有银子吗?我想去把蔡婶子的棺材钱还了。”

这种东西,赊欠太久,总归是不好。

郁苍凉道,“你要多少?”

穆一瑾摇头,她哪里知道一副棺材要多少银子。见她不懂,郁苍凉道,“一两银子吧!你先送过去,要是蔡婶子嫌少,等我打了猎物换了钱再给她。”

“行,那我先去还了。”穆一瑾接过银子,又盯着野猪道,“猪肉你最好全部切成三十厘米长,宽三到五厘米的。”

郁苍凉愣住,明显不懂厘米是什么意思。

穆一瑾拍了下脑门,“你先给猪开膛破肚吧,我去给蔡婶子送银子,快去快回。”

“我陪你去吧?”郁苍凉道,“蔡婶子家和你那个大娘家是邻居。”

“你是怕崔氏欺负我?”穆一瑾轻笑,“放心,他欺负不了我。”

穆一瑾指了指野猪,催他赶紧收拾。要是人都走了,外面扔这么大个野猪,让别人偷了怎么办。再说郁苍凉的住处连个院子都没围出来,等来年开春,她得给自己家弄个院子才行。

穆一瑾敲开蔡婶子的家门,来开门的是蔡婶子的小儿媳王芳。

她一看到穆一瑾便道,“是杨花啊,来,快屋里坐。”

“嫂子,婶子在家吗?我来找她有事。”穆一瑾没看到蔡婶子,便没提还钱的事。

“在家,娘在屋里呢!”王芳把穆一瑾让到正屋。

蔡婶子也是刚吃完饭,正坐在屋里看鞋样。

“婶子在家呢?”一进屋,穆一瑾便笑着开口。

“杨花,你怎么过来了?”蔡婶子拍拍床,让穆一瑾过来坐。

穆一瑾也不客气,挨着她坐下后,才道,“婶子,我娘的事多亏了您老帮忙,您的恩情,我杨花会铭记一辈子的。”

蔡婶子拍了拍她肩膀,微微叹息,“杨花,人死为大,婶子也就能帮上这点忙,你这孩子,别说得这么严重。”

穆一瑾从兜里摸出那一两银子,“婶子,我和苍凉商量了一下,先还给您一两银子,你看要是不够,就等我们再攒攒,有了钱一定还您。”

她边说边把银子放进蔡婶子手里。

“杨花,婶儿的棺材没那么贵,那是在山上自己放树,找木匠做的。”蔡婶子觉得一两银子太多了。

“婶子,既然您不嫌少,那这一两银子您就收好,多谢婶子的仗义相助。”穆一瑾起身,“婶子,我家里还有事,就先回去了,改日我再来看您。”

穆一瑾还惦记家里的野猪肉,着急回去做腊肉。

蔡婶子亲自把她送到外面,“杨花,以后要是有什么难事,你就来找婶子,只要婶子能帮忙,一定帮你。”

穆一瑾再次道了谢,挥手和蔡婶子道别。

在路过穆大春家门口时,竟然在院子里看到了穆飞花。穆飞花瞪了她一眼,快步回屋去了。

“娘,你猜我刚刚看到谁了?”穆飞花一进屋,就去找崔氏。

崔氏正在伺候穆大春吃早饭,不满的道,“谁知道你看到谁了?这么大的丫头,一天就知道吃闲饭。”

穆飞花暗恼崔氏,反呛道,“不是娘你说的,我是当小姐的金贵命,要娇养着我吗?”

崔氏怒哼了一声,“娇养你有什么用?你看看我们这破村子,哪个大富大贵的人会从这里路过?那得多大的雨点,能落到你身上?”

穆飞花不想再和崔氏说话,觉得没有共同语言,见她要往西屋走,崔氏喊住她。

“你刚才看到谁了?”

“杨花啊!她去了蔡婶子家,也不知道是不是去还棺材钱。”穆飞花把心里想的,直接说了出来。

“小贱人!”崔氏一听,立刻扔了饭碗,直奔蔡婶子家。

她要亲口问问蔡婶子,杨花到底干什么来了。

她怒气冲冲的推开蔡婶子家的门,王芳被她吓了一跳,赶紧把人拦住,“穆玉玲,你站住,你这凶神恶煞的到我家干啥来了?”

“你给我让开!”崔氏不由分说,伸手就把王芳推开。

王芳气得脸色发青,扯住崔氏再次把人拦住。

“崔玉玲,要是有事你就赶紧说,没事就赶紧走,我们家以后都不欢迎你来。”昨日婆婆回来,就因为借棺材的事,被气得大哭一场。

前面杨花过来还钱,她没好意思提。

没想到,杨花前脚刚走,后脚崔氏就杀了过来。

“说就说!”崔氏中气十足,“你跟我说实话,杨花那个小贱人是不是来给你娘还钱了?”

“是,她欠我们家钱,还钱也是天经地义。”王芳说完,故意道,“这事好像和嫂子你没关系吧?”

崔氏得了肯定答复,转身就走。

等她走了,蔡婶子把王芳叫到身前。埋怨道,“你不该告诉崔氏实话,那她性子,非去找杨花闹不可。”

“娘,那也是他们老穆家的事,跟我们可没关系。”王芳不觉得自己有错,“再说,这事本来就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可不去占那趟混水。”

蔡婶子叹了口气,没再言语。

穆一瑾还了银子,回到山脚下时,正好看到郁苍凉已经给野猪褪完毛,正在开膛。

“回来了?”听到脚步声,郁苍凉便停下动物,看着她走过来。

“嗯,蔡婶子说一两银子已经够了。”穆一瑾说完,伸手搂了搂郁苍凉的腰。把冻疼的耳朵往她身上蹭了蹭。

郁苍凉身子僵了一下,“我身上脏,快进屋去,屋里暖和。”

“郁苍凉,谢谢你。”穆一瑾抬起头,清凌凌的眸了里,满是感激。

如果不是遇到了郁苍凉,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要怎么活下去。

“你是我娘子,以后是要跟我生儿育女的,是不是我也要谢谢你?”郁苍凉盯着她红粉的嘴唇,忽然很想尝一口。

穆一瑾觉得自己被人调戏了,飞快的放开他,红着脸跑进屋。

生儿育女吗?

她一边捂住胸口一边靠到墙上,心跳得好快啊!这个男人刚刚的话,好像撩到她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