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凰女不为后》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凰女不为后》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你放开我!我要去救哥哥!”孟娇然想要挣脱,无奈被他握得太紧,只能焦急又愤怒地瞪着他。

萧闵澜定定地望着她,镇定道:“你哥哥现在在我府上,大夫正在救治,你不必担心。”

听到了哥哥安全的消息,孟娇然才放下心来,突然一阵晕眩,她直接昏倒在了萧闵澜怀里。

看着怀中面色苍白还逞强的小人儿,他心头突然涌起奇异的感觉,似不忍,似心疼,又似惺惺相惜,他来不及深究,将人抱了起来,朝王府走去。

王府里的人一脸惊奇地看着自家向来不近女色的小王爷抱着个姑娘回来了,不仅如此,还亲自照顾,人人都感到十分惊奇。

孟娇然醒来时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顿生戒备,挣扎着坐起来,目光环视,看到了坐在茶几边睡着的萧闵澜。

一室暖光,这个身影莫名让她放下了些许戒备,想必他也是一夜未眠吧。

她轻咳出声,本就对声音敏感的萧闵澜立时醒了过来,看着她清澈的眸子,他有些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萧闵澜行至床边,观察她的神色:“孟小姐感觉如何?”

“无碍,娇然多谢王爷救命之恩。”她突然想起哥哥,急切道:“我哥哥他现在如何?”

萧闵澜安抚她:“孟少爷只是些皮外伤,未伤及筋骨,现在在厢房休息。”

孟娇然长舒一口气,哥哥无碍就好,是她扯着哥哥出来,若是哥哥出事了她该如何自处。

萧闵澜带着探究的眼光看着她,问道:“孟小姐和孟少爷夜探他人府邸,是为了什么?”

孟娇然垂着头不语。

萧闵澜递了杯茶给她:“我记得孟小姐说过,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还不能彼此信任吗?”他顿了顿,接着说:“你放心,我萧闵澜过问了的事,绝不会袖手旁观。”

孟娇然思量了片刻,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了他,萧闵澜听得眉心微蹙,良久才道:“此事有些复杂,背后必有阴谋,你们不要再轻举妄动,我会派人查看。”

她的脸在茶水的雾气里看不太真切,只听见她略微迟疑的声音:“多谢王爷相助。”

下人来报,孟轩然听说她醒来,急着要来看她,二人停止了交谈。

孟轩然确认她无事后谢过了萧闵澜,兄妹二人乘着兰霖王府的马车回了家。

天色尚早,二人悄悄溜回府内,因为事先做过打点,孟都督和叶氏并不知道二人昨晚的凶险之行。

宁竹跪在她面前,垂着头道:“是宁竹无能,让小姐和少爷陷入险境。”

她伸手将宁竹扶起来:“这与你无关。东西拿到了吗?”

宁竹将包裹拆开递给了她,她拿着这盏琉璃杯,半晌无语。物证到手,但要救外祖一家还远远不够,她该如何推翻这阴谋呢?

目光落在这盏琉璃杯上,孟娇然吩咐美玉去请府医来,她要从这琉璃杯上的药入手,揪出幕后的人。

府医是个发须皆白的老者,拿着琉璃杯研究了半晌,对她说:“小姐,这杯上沾的是断肠草和乌头,相思子煎成的药汁,药性极强,只需微末就能取人性命。”

孟娇然眉头微蹙:“我不通医术,您刚才说的这些药材都是常见的吗?”

府医道:“回小姐,乌头和相思子比较常用,这断肠草却不太常见,京城内老朽也只知一家药堂有售。”

孟娇然立刻让府医写下了药堂的地址,派美玉去打听过去三个月里有何人曾购买过断肠草。

美玉回来报出了一个名叫刘严的人,是知府刘同恩府上的管家,店家说近期只有他曾购买过断肠草。

孟娇然默默思忖着,刘同恩同外祖家从无来往,也无冤无仇,却要下此毒手,究竟为何。

正百思不得其解时,宁竹送来了兰霖王府的信件,她立马拆开,一目十行,看完后将手中的茶碗狠狠摔在地上。

信中言明了孟府二小姐诱使知府刘同恩在琉璃杯上下毒,栽赃陷害外祖一家,并附上了信件为证。

孟俪,你好!你真好!我不找你麻烦,你却不肯安生过日子了。

吩咐美玉替她更衣,她拿着书信,叫上了叶氏和大哥一起去孟都督的书房,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出来。

孟都督面色铁青:“这个孽障!给我叫她过来!丢人现眼还不够,竟还有这种恶毒心肠!”

叶氏也是十分气恼:“老爷,我自问没有苛待过二丫头,怎的就叫她生出了这种心思!”

孟俪迈进书房时仍不知自己所为已被发现,正要行礼,一个茶盏迎头就砸了过来,正中额角,血衬着她发白的面色,很有些楚楚可怜的意味。

她捂着额头,惊慌地开口:“女儿不知做错了什么,父亲为何要这样对女儿?”

一众人看着她惺惺作态,都闭口不语。

孟都督直接将书信摔在她脸上,孟俪看清了那几封信后心中震惊,立刻否认:“父亲,这不是女儿写的,女儿怎么敢陷害外祖一家啊父亲!”

孟轩然冷笑:“你且看看那些字,不是你的笔迹?最近你屋里的侍女走动频繁,又是去哪?”

孟俪梗着脖子回道:“我怀了二皇子的孩子,侍女去买些好的安胎药,又有什么不对?”

“够了!”孟都督打断了她的话,一个姑娘家,张嘴闭嘴怀了孩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个女儿真是他一生的败笔。

“且看在你已被定为二皇子的侧妃,顾忌皇家颜面,我才没把你交到公堂上,今日起你就在你院子里闭门思过,不许外出!”

孟俪脸色青白,突然看向了孟娇然,立马伸手向她抓过去:“都是你!是你嫉妒我要嫁二皇子,你设计陷害我!”

孟娇然向兄长身后躲去,一脸委屈地看向叶氏:“母亲,二妹这是拿我撒气呢,她还有孩子,别让她动了胎气。”

孟轩然立刻扯住了孟俪的手,将她一推,瞪着她道:“你倒是好出息,事情败露还不忘拉长姐下水。”

孟都督锤着桌子大怒道:“都是死人吗?还不把二小姐关起来!”

孟俪被人拖着离开,出门之前也不忘狠狠地瞪孟娇然一眼。

孟轩然看向父亲:“如今要紧的是将外祖一家救出来。”

“可俪儿交出去未免脸上不好看,这证据又是你们兄妹偷拿的,这……”孟都督焦头烂额。

“父亲”孟娇然声音平静“俪儿是二皇子的侧妃,既然她惹了祸事,二皇子怎么能不帮着善后,即使没有什么实质帮助,借他的权势压一压刑部也是好的。”

在一家人惊奇的目光下,她接着说道:“证据是我和哥哥抢出来的,但这样他们反倒会忌惮,会琢磨到底是谁给我们撑腰,是孟府,还是,二皇子府。”

孟都督被女儿的心思深深震惊,良久才开口道:“娇娇儿果真长大了。”

事情果真如孟娇然所想,齐俞宣见孟俪未成事,怕她牵扯出自己,派人知会了刑部尚书。

而她不知道,让这件事以摧枯拉朽之势解决的助力,不只有齐俞宣,更有萧闵澜。

他手上掐着刑部尚书大公子李未然欺男霸女的证据,要多少有多少,那刑部尚书还能不乖乖听话?

开堂会审到结案不过半月,刑部推了知府刘同恩出来顶罪,他承认毒是自己下的,并且栽赃叶氏一家。除了个刘同恩,其余人等毫无牵扯,齐俞宣不会让人扯出孟俪。孟娇然亲自去大狱接了叶老爷子等人回府,一家人和好如初,再无嫌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