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眷眷柔情似水流》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眷眷柔情似水流》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他们走了,韩如歌也不愿意让诺诺成为人群的焦点,便抱着他,快步离开,来到一个人比较少的地方,抱着他,在一张长椅上坐下。

诺诺已经不哭了,只是时不时地抽噎一下,仍然还是很委屈。

韩如歌后悔得要命,早知道她去接电话就应该带着诺诺一起去才对,也不会让诺诺受那种人的欺负。

她得早点习惯做一个母亲才行。

“好了好了,诺诺,没事了,妈咪在呢。”韩如歌轻声安抚着他,生怕自己的声音稍微大些,就会吓到怀里的这个小宝贝。

她这么一安慰,诺诺果然就好了许多,抱着韩如歌,委屈地撒娇:“妈咪,我是有爹地和妈咪的,,我不是野孩子,对不对?”

“当然是啦。”看着他这个样子,韩如歌心里顿时就涌起了浓浓的保护欲,“妈咪不是就在你身边吗?你爹地不是刚刚才跟我们分开去公司了吗?他晚上就会回家陪诺诺的。”

“那,妈咪和爹地会一起陪诺诺吗?”诺诺仰起小脸儿,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嗯,会……”

反正她今天,也会被强制搬到厉家去住。不过这样,能陪着诺诺,也好。

韩如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诺诺,只记得当时看到诺诺第一眼时,就很喜欢。

大约,是因为他实在是太可爱了吧。

因为发生了这个插曲,诺诺也没心思再继续在儿童会上玩了,韩如歌见他心情不好,便带他回了厉家,厉沉寒早在这之前就把地址发到了她手机上。

看着手机上的地址,韩如歌头皮发麻。

那是有名的富人居住区,里面全都是一栋又一栋的豪华别墅,当然其实也并没有多少,毕竟只有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才有资格住在那里,像韩家这种小公司,是没有资格住在那里的。

而她,今天就要搬进去了。

这样想着,韩如歌忍不住“咕咚”咽了一口口水。

为了哄诺诺,韩如歌去汉堡店里给他买了一包薯条,诺诺吃着吃着,果然变得开心了许多,小孩子到底吃得慢些,一直到回到家里,他手上的薯条还剩半包。

进了厉家的别墅,韩如歌还没有来得及感叹里面华丽的陈设和装潢,便听到了一个尖锐的女声:“你谁啊?怎么随随便便进我们厉家?”

韩如歌向生源处看去,就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但保养极好的中年女人,长得还是挺漂亮的,只是神情中的戾气,给她的容貌减了不少分。

“大太太,这位是刚刚跟厉先生结婚的韩如歌小姐,现在也是厉太太了。”别墅的管家连忙介绍,他早就已经被告知厉沉寒结婚的消息,而且也见过了韩如歌的照片,知道韩如歌今天就会搬过来。

“哼。”李凤兰从鼻腔里冷哼一声,不屑地上下打量了韩如歌一眼。

她早就听说厉沉寒离婚又结婚的事了,所以才会赶过来,想看看厉沉寒的新老婆究竟长什么样。

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其实韩如梦不论是外形还是气质都属于上乘的,但是李凤兰大约是在计较厉沉寒离婚又结婚居然都没有通知她一声,所以怎么看韩如梦都怎么觉得不顺眼。

“太太,这位是大太太,厉先生的……母亲,刚刚才过来,说要看看小少爷。”

在说到母亲的时候,管家似乎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这样说了。

厉沉寒的母亲?韩如歌着实是吃了一惊。在考虑结婚的事时,她光顾着考虑她和厉沉寒两个人了,完全忽略了厉沉寒这边的长辈。

现在,她已经和厉沉寒结婚了,那么,她也应该叫面前这个女人……妈?

正当韩如歌还在犹豫要不要叫的时候,李凤兰就已经皱了皱眉,开始训斥起诺诺:“你看你怎么又吃这些垃圾食品?哼,到底不是亲妈,根本就不管孩子的健康!”

韩如梦想说偶尔吃一次没关系的,李凤兰却立刻伸出手想把诺诺手中的薯条抢过来,诺诺连忙躲在韩如梦身后,看李凤兰的眼神和看刘婵时如出一辙:“不要抢我的薯条!你是坏人,和那个坏女人一样,你们都是坏人!”

韩如梦知道诺诺口中的“坏女人”指的事刘婵,心下诧异。

刘婵不是诺诺的亲生母亲,对诺诺不好,也就罢了,可是李凤兰怎么给自己的孙子留下了这种印象?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奶奶?”李凤兰气急,又狠狠地瞪了韩如梦一眼,就仿佛是她教唆得一般,把韩如梦瞪得莫名其妙。

“你不是我奶奶!”

李凤兰气得直翻白眼儿,又开始数落韩如歌:“进了我们厉家的门,那就是厉家的人了,我们厉家的规矩还是要守,你看你刚刚带着孩子去哪里疯了?”

“我是带诺诺去参加儿童会,而且这也是厉沉寒授意的,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韩如歌其实觉得这女的挺奇葩的,不过心里想着她是厉沉寒的母亲,不管怎么说还是得给厉沉寒面前,又是长辈,所以只好忍了下来。

“怎么,你想拿厉沉寒来压我?”李凤兰怒气更甚,“你刚刚没有听到我是谁吗?我是厉沉寒的母亲!”

一旁的管家张了张口,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到底还是没能说出口,只是眸光复杂地看着李凤兰。

“我没有这个意思。”韩如歌解释,李凤兰嗤笑一声,又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说说吧,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完全是一副长辈在训话的架势,也没有说让韩如歌坐下来。

韩如歌继续忍着:“我是一名律师。”

“律师?”李凤兰皱起眉头,很不满意的样子,“一个女人,当什么律师,去外面抛头露面的干什么?这样吧,既然你都已经跟厉沉寒结婚了,厉家也不是养不起你,你就赶紧辞职,安安心心地在家里相夫教子吧!”

“什么?”韩如歌没想到这奇葩开口就是这么无理的要求,顿时惊了,“这样不对吧?女人难道就只能在家里相夫教子?女人就不可以有自己的事业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