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见总裁误终身》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一见总裁误终身》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两年前因为中风而只能坐在轮椅上也不能说话的爸爸被佣人推了过来,他老人家真挚慈爱的看着柳一念,柳一念对爸爸温暖的笑着,“爸,今晚我来喂你吃饭吧。”

爸爸吃力的点点头,表示同意。

晚餐时间,一家人看似和睦温馨,实则各有各的心理戏,只是每个人都心照不宣而已。

每次回家晚上都会睡不着,这仿佛已经成了多年来的习惯,这个家里妈妈的味道几乎已经找不到,她不知道爸爸过得好不好,但她知道,只要她好好听二妈的话,二妈就会好好照顾爸爸。

睡不着的柳一念在朋友圈发了一句给自己加油打气的话,“加油,一切都会好的,爱我的人,我爱的人,都要好好的。”

句子刚一发出去,几乎在同一时间,她收到了两条私聊消息,前一秒的来自慕晟北,后一秒的来自好几天没联系的方宇贤。

一句话冒出两个男人,柳一念几乎没有犹豫的先打开了慕晟北的消息,“照顾好自己。”

简单的五个字,看的柳一念心里五味杂陈,她按了后退,接着打开了方宇贤的消息,“是回家了吗?”

柳一念给方宇贤顺理成章的回复过去,“嗯,明天再走。”

方宇贤,“我下周回去。”

柳一念,“哦,知道了。”

方宇贤,“早点睡。”

柳一念,“嗯。”

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对白,这差不多就是他们每次联系时会说的话,隔着大洋彼岸的未婚夫妻,谁都从未和对方说过想念之类的话语。

每次都是简短的寒暄,不像恋人,甚至连朋友都谈不上。

结束了和方宇贤的聊天之后,柳一念鬼使神差的重新打开和慕晟北的消息记录,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回复给他,或许只是处于礼貌。

“谢谢。”

原本可以就这样结束的聊天,慕晟北偏偏又发来一句,“为什么不在你爸公司上班?”

柳一念看着慕晟北的问题,不清楚他是怎么知道关于她的事情的,“没有为什么。”

慕晟北,“和我,你可以说,有些委屈不该你自己承受。”

委屈两次深深的刺在了柳一念的心尖上,突然她就矫情的湿了眼眶,酸了鼻腔。

就仿佛她一个人熬过来的这么多年,突然有个人懂了,懂得她的委屈,她的脆弱。

倔强逞强如柳一念,她是不会在外人面前露出她的弱点的,“我没有委屈,我只是选择了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

慕晟北的消息很快显示在手机屏幕上,“但愿吧,别太委屈自己,会有人心疼。”

柳一念对这样的慕晟北都快无语了,她甚至都怀疑,这些话真的是慕晟北发给她的吗?难道是他的账号被盗了吗?

“慕晟北,你是喝醉了吗?”柳一念问他。

慕晟北秒回,“没。”

柳一念,“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慕晟北,“只是在说我想说的话。”

柳一念没有被他的话感动,相反她很生气,她义愤填膺的提醒他,“慕晟北,我有准备结婚的未婚夫,而你也有你自己的女朋友。”

慕晟北平静如常的回复,“那又怎样,我和你就是我们,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柳一念蹙眉,他的思维方式是有多渣?“慕晟北,你疯了吗?”

慕晟北却是回复,“或许吧,明知路途坎坷,却很想和你试试。”

“·········”柳一念真的已经对他无言以对,她宁愿相信对面拿着手机的人并不是她所了解的那个慕晟北。

“对不起慕总,很晚了,我要休息了。”柳一念在输入这些字的时候是在生气的,她突然就觉得在自己心里原本神圣倨傲的一个男人,其实很糟糕。

他是个花心喜欢随意撩女人的坏男人,至少现在柳一念就是这么想的。

慕晟北并未再多说其他,有些事有些话,目前为止还是需要适可而止,“嗯,早点儿休息吧,晚安,好梦。”

柳一念看着慕晟北最后发给她的这些话,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到底白天倨傲到不可一世的慕晟北是慕晟北,还是最近每晚都对她温暖问候的慕晟北才是真正的慕晟北。

而慕晟北是怎样的慕晟北?

因为慕晟北的出现而怎么都睡不着的柳一念在床上坐了起来,她烦躁的胡乱弄乱自己的头发,拿到手机开始像傻子一样的搜度娘。

问题就是,‘一个平时不可一世的男人每晚和你说晚安是想要和你表达什么?’

原来和她有同样疑惑这个问题的人还不少,答案很多,最让她在意的一个答案也是她感觉最多人回答的答案是,‘渣男在勾-引你。’

渣男,柳一念仔仔细细,反反复复的想了想关于慕晟北的一切,怎么看都不像个渣男啊。

再说,他那么优秀完美的男人,没必要勾-引她啊,他要真的想要女人,主动送上门都能去万里长城排队了吧。

柳一念叹气的退出搜索,又是在郁闷无解中渐渐睡着的一夜。

在A城最适合居住的地段里,一栋高层复式楼房内,一袭黑色浴袍的慕晟北君临天下般站在宽大的落地窗旁睥睨着半个城市的夜景。

他一手拿着刚刚和柳一念结束聊天的限量定制款手机,另一只自然垂在身侧的手里夹着一根还未燃尽的香烟,指尖的火光忽明忽暗。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就在他的脑海里出现柳一念那张见到他总会惊慌失措的小脸时,他紧抿的唇角就会不由自主的缓缓上翘。

第二天在柳一念离家之前,二妈还一直交代,“和宇贤好好的,你那工作有什么好做的啊?等他把你娶回家,你还需要工作啊?你就是总裁夫人了啊!他忙没时间回来,你就过去看他。像宇贤那种身份的男人,你就得主动点儿!对他好点儿!知道了吗?”

就算二妈的话柳一念一句都不赞同,她还是听话的点着头,“嗯,知道了,我都记住了,那我先走了。”

妹妹柳爽对柳一念就总一副很看不惯的态度,“妈,你歇歇吧,谁都能看出来她的答案是在敷衍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