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魅总裁的八卦娇妻》全文免费章节阅读

《邪魅总裁的八卦娇妻》全文免费章节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我、我没有!”王希晴看了眼季君则,连忙解释道,“我只是为许小姐感到不值,竟然会输给你这样的女人。”

田若若算是知道了,这大概就是身为季君则的未婚妻需要面对的嫉妒和仇恨,冷笑道:“我这样的女人,王希晴小姐,你很了解我吗?不过,你摆一副正义的嘴脸到底是演给谁看呢。你其实是不是很想说,即使他不跟许小姐订婚,与其跟我这样的女人,还不如选择像你那样的女人。”

她的话语针针见血,竟把王希晴内心从不示人的秘密想法说得一字不差。她王希晴论长相一点也不输给许雪筠,只因为父母的公司受制于许家,自己就只能做她的跟班,这实在是太不公平,她根本不想那样。

如果没有田若若的出现,她不会对季君则和许雪筠之间的事感到义愤填膺,但是凭什么呢,如果田若若可以做到,自己为什么就不能拥有那些曾经渴望却无法得到的东西呢?

但是她不敢承认,季君则是什么样的人,她很清楚。如果她承认了,那么在自己还没有像许雪筠那样的身份地位或价值时,她将再也没有机会。

“你含血喷人,你不过是想挑拨我和许小姐的关系,你这是在报复,季先生,我从来那样想过,真的,请你相信我。”

她指着田若若,恨不得撕烂她那张伶牙俐齿的嘴,但是只能表现出一副很忠心的样子,向季君则保证着。

田若若轻轻挽住季君则的手,对她这番言论嗤之以鼻,淡然道:“其实你有没有这种龌龊的心思,谁都不会放在心上,包括我。因为你既没有许小姐那样高贵的出身,也没有像我这样能得到季先生的爱,你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般的存在,但是可惜,你却不明白这一点,非要将自己的不幸归结于别人,所以结果只能沦为路人的笑柄,在自厌自哀中过一辈子。”

对于王希晴这样人,她看得透彻,这将是她对她最后的忠告,从此如果这个女人还想没事找她麻烦,那么就别怪她不客气。

王希晴脸色煞白,浑身颤抖,她不知道今晚上自己怎么会输得这么惨,甚至连自己输给了谁都不清楚。

田若若充满怜悯地看了她一眼,对季君则说道:“我有点累了。”

季君则一直看着她,他不知道自己选择的女孩原来还有这样霸气的一面,他从不对他自己的眼光持有怀疑,在选择女人的眼光他果然跟选择商机一样毫不逊色。

这让他产生了一种奇妙的自豪感。

他冷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宠溺笑容:“好,我们回家。”

王希晴看着二人亲昵的背影,从惊恐回过神来,被压抑的愤怒让她的脸几乎变了型,她拿起手机开始拨电话。

“帮我马上查一查季君则身边那个女人的背景。”她对着电话狠狠说道,她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她一定会给那个贱人好看的。

黑色加长版劳斯莱斯像一个优雅的幽灵般行驶着,车内有些安静。

田若若除了在回味刚刚酒会上发生的事外,还在考虑一会儿怎么摆脱季君则,好让自己的独家新闻上她家报纸。

季君则已经观察她有一会儿了,漆黑的眼睛在灯光下闪烁着黑曜石版的光芒,“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田若若看着车窗上的影子,怔怔的无所谓道:“说什么?如果我扫了你酒会的兴致,那抱歉啊。”

季君则眉头一挑,顺着她的话沉声道:“你觉得说句抱歉就行了吗?”

竟敢无视他的存在,女人的胆子肥了呢。

田若若没好气道:“那你想怎样?试水的建议可是你自己提出来的,我刚刚要是没有那么坚强,早就被王希晴欺负死了。”

季君则嘴角扯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看起来,你像是在生我的气。”

田若若转过头,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想——多——了。”她才不会生他的气,否则岂不是显得他在她心目中的份量变重了吗?

为期一年的婚姻不过是场交易,她可不想让自己陷进去,跟季君则这样的男人谈感情,那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

然而,某人却不依不饶,“既然如此,为什么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很委屈?”他伸手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她精巧的下巴,强迫她继续看着他。

田若若垂下眼睛,尽量让自己不跟他对上,这是一只精明的狼,她提醒自己。像是想起了什么,她忽然笑了出来,“确实没错,一想到我未来的丈夫那方面不行,就感觉自己真的好不幸。”

季君则眯起眼睛,看上去特别危险,“你说谁不行?”

田若若得意了,并不知道自己正在挑拨一只野兽。

“难道王希晴是瞎说的?听说季先生在那方面不行。不过也对,如果真的不行的话,为什么她还要妒忌许雪筠呢。”她自顾自说道。

季君则邪邪笑道:“她难道不是妒忌你吗?”说着,一只大掌一个不留神从她光洁的后背,来到她腰肢的侧面。

田若若这才觉得车内的气氛开始不对,但似乎有些晚了。

“还有,她说我哪方面不行,嗯?”季君则不打算放过她,居然敢质疑他那方面的能力,胆子也太大了,不好好调教调教,今后还怎么了得。

说着,手掌已经移动到上方三寸,试了试手感,“是这方面吗,嗯?”

他低沉的嗓音和恰到好处的手部力量,差点让田若若失了神,她都没反应过来,怎么自己胸前就失守了呢。

但是,季君则觉得这样的“惩罚”还远远不够。

于是,下一秒,田若若就感觉到一团硬硬的东西抵住了自己,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烫得她只想逃跑。

“感觉到了?”某人不怀好意的问道。

红云马上飞上了脸颊,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啊,混蛋!

“你想干嘛……”她原本想大声质问来着,谁知道开口声音又软又细,完全失去了该有的气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