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邪魅总裁的八卦娇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邪魅总裁的八卦娇妻》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君则跟田小姐似乎感情很好。”许雪筠淡淡地说道。

田若若扯起嘴角,露出笑容,是啊,好到莫名奇妙简直以假乱真,“他这个人举止有时候会比较夸张,许小姐您别介意。”

毕竟人家是前未婚妻,女人嘛,虽然是自己提出的退婚,但是看到曾经差点成为自己未婚夫的人跟别的女人亲热互动,多少心里总是会失落的吧。

她不是圣母,却也不是喜欢落进下石的人,因此这句话算是安慰她吧。

“看上去你很得意啊。”刚刚见许雪筠并没有生气,王希晴又大了胆子,“不过是鸠占鹊巢的第三者,许小姐可不需要你假慈悲,你还不知道吧,大家都说季先生那方面不行呢。”

说完,得意地望着田若若,似乎终于找回了一点可怜的面子。

田若若的嘴角亦掠过一丝冷笑,有些人就是这样,你不去理她,她偏要凑上来。

这时,刚好路过一名酒会的侍者,她便随手从他的酒盘上取了一杯鸡尾酒。

轻轻地含着杯壁抿了一口,这才好整以暇地说道:“这位小姐,你知道吗,我家里以前养过一只贵宾,没事特别爱到我面前现,我一不理她她就吠,真的很讨人厌。”

王希晴似乎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忍不住向前迈了一步,“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田若若看着高脚杯里淡蓝色的酒液,勾起嘴角,“字面意思啊,您听不懂就算了,老是问我,好像也会变得像我家贵宾那样惹人讨厌呢。”

王希晴没想到她会这样回敬自己,胸口剧烈起伏道:“你敢说我是狗?!”

“我没说是,只是说像,小姐请自重。”

田若若盯着她已经充血的眼睛,又看了看她握紧酒杯的手,心里已经有了计较,万一她把酒杯扔过来,她可得反应迅速一点。

“你……”王希晴瞪着她,气到浑身发抖,她最讨厌也最害怕被别人比喻作狗,因为她知道,自己对许雪筠来说,确实是哈巴狗一样的存在。

这是她最大的痛处,然而田若若却毫不留情地揭开了她的伤疤。

“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这样侮辱我?”她仗着自己在这个圈子里的资历,对田若若兴师问罪。

“你又是个什么玩意儿,胆敢三番四次挑衅季君则未婚妻的底线!”

田若若也是怒,这句话说得字正腔圆,铿锵有力且掷地有声,周围本来在相互交谈的人,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转过头来观战了。

王希晴感觉到了周围的变化,只觉得几十双眼睛都在盯着她嘲笑她,再也忍不住,手上的酒杯“哗”的一下对准田若若泼了过去。

“你去死!”

田若若早有准备,她的手刚动,她已经看准方向避开去。

但是,凡事总有意外。

就在这时候,一直站在一旁的许雪筠冷不防档在了她的面前。

“啊!”

王希晴尖叫了一声,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泼出去的酒水,将许雪筠雪白的长裙染成了一片鲜红。

所有人都呆掉了,酒会上女人之间争风吃醋,你来我往说上两句倒是常有,但当面泼酒的还真没发生过。

三个女人里两个都是酒会的常客,另一个虽然第一次见到,但人家刚说了什么?

“季君则的未婚妻”!

事关海市最年轻最成功最富有的那位,这种好戏谁愿意错过呢?

田若若身为娱乐狗仔,职业的敏感当然对此有所警觉,明天的报纸娱乐版头条会不会就是“雷霆酒会再掀风云,三位佳丽为季争锋”?

好吧,她是不会让这种事被别人抢先爆出去的,这可是她的独家新闻。

“许小姐,你没事吗?”

她没想到许雪筠会为自己做到这种地步,照理她应该恨她才对,所以看到她为自己挡酒更加震惊。

许雪筠看了看自己一身污秽的礼服,微微摇了摇头。

“许小姐,我…我不是想泼你,我、我……”王希晴吓得语无伦次,这下惨了,如果许雪筠生她气,他爸妈的公司可怎么办!

许雪筠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并不打算跟她多说什么,而是对田若若说道:“田小姐,我得去换件衣服,恐怕不能陪你了,抱歉。”

说着便准备转身往二楼去。

“谢谢你!”田若若赶紧道,“还有,抱歉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

如果她不去理会那个疯女人,她也不会当众出丑。对她们这些名门淑媛来说,脸面比什么都重要吧。

许雪筠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看不出情绪,“你不必谢我,我并不是因为你才这样做的。”

说着突然停顿了一下,她的脸上似乎微微流露出痛苦的神情,随即又恢复了平静,高傲地说道:“我只是不想自己家的合作对象有什么负面消息而已。”

田若若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微微出神,刚刚那痛苦的神情是什么,所谓合作对象又是谁?

难道说,她跟季君则解除婚约,其实是一场她自己并不情愿的交易吗?

正当她思考这个问题时,边上一直六神无主的王希晴突然醒过神来,她盯着田若若的眼睛仿佛要冒出火来。

“都是你这个贱女人,都是你害我的!”她猛地向前跨了一步,朝田若若扑了过去。

田若若急忙要转身,但已经迟了。

王希晴手持玻璃酒杯正狠狠地砸向她的头!

完蛋了,她只能紧紧闭上眼睛。

然而等了一会儿,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脑袋不疼也没流血,她睁开一只眼睛,一个宽阔的后背正挡在自己面前。

“你是叫王希晴吧?”然后她听到季君则冷酷的嗓音道,“是的话,我希望你脑子清醒一点,否则许雪筠也保不住你和你家公司。”

听上去好像是红果果的威胁呢,田若若从他身后探出身子,只见季君则摔开王希晴的手腕,另一只手里握着一只空的酒杯。

王希晴浑身都在发抖,却要做抵死挣扎,“季先生,这种女人根本就配不上你,她有什么资格站在你的身边!”

“那你觉得谁有资格呢,是你自己吗?”田若若冷冷地问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