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婚来运转》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婚来运转》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司徒徐徐忽然被吓了一跳似的,回头看向她,打量了她好久才小心翼翼的问:“阿辛,你不是在生我气吧?”

辛然迷惑不解地看她。

“今晚的这个拍卖会,其实明着是做慈善,但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知道其实是个相亲宴啊!你怪我骗你过来啊,还遇到了贱人们……”司徒徐徐在反省,大概自己真的是做了件坏事。

苏子凡和于婉婉对于辛然来说是背叛了她的男女,对于她们这些和辛然关系不错的人来说,就是该见一次抽一次的渣男贱女!但这段时间她一直没有想过,对于这样的感情背叛,辛然自己心里到底受到了多大的伤害呢?

司徒徐徐平时很少动脑想这些复杂的事情,而她一旦开始想东西的时候就会越想越复杂,最后导致把自己陷进去。

辛然见她盯着路况的眼越来越阴暗,不由出声适时打断她:“你想多了,只是觉得这样的事情其实你和我讲了,我也不会不来。”心里补上一句,只是肯定不会像今晚一样,反倒让人看了笑话。

辛然伸过手去戳上司徒徐徐的脸,笑起来:“前面该转弯了,不然就过了,你要超过的话让我走天桥我就真生气了啊!”

司徒徐徐打了方向盘一个急转拐上了另一条道,欣喜若狂的说:“那你现在真的不生我气啦?”

“我什么时候说有生你气了?”一开始她就意识到穿上晚宴不同了,全是些有身份的太太,身边不是带着如花似玉的女儿就是跟着英俊的儿子的,可她只是觉得这种场合里不适合自己而已。

司徒徐徐这边正高兴得不行,手机就响了起来,辛然摇头间无奈的说:“不用送我进去了,就这儿停吧。”

“可是要一个人过天桥啊!”

“管好你的小鲜肉吧,我们提前离开,也不知他多担心你呢!”辛然挽了自己的包包就下了车,微微一弯腰冲她挥手,“快走吧!晚上差不多些,明天我上午有事出去,你别迟到。”

“你有什么事儿?”司徒徐徐好奇地探过半边的身子来,对于辛然打趣地目光她完全没看到一样,坦然得不行。

辛然抿唇敛笑,转身就走。

咖啡馆已经打烊,辛然下天桥的时候边给夏良辰打电话让她下楼开门,说自己要过来窝一晚。

电话才打到一半,夏良辰问她怎么不在家过来挤,然后她身后就跟上一个鬼鬼祟祟的影子,辛然电话还没挂就被人大力从后一撞将她撞倒在地,一双凶悍地手抢过她的包包和手机就狂奔了起来……

“哎!”

那人奔得太快,辛然在路灯下只能隐约看到个模糊的高大的影子,撑着地面站起来的时候才发觉手心破了皮,火辣辣地疼得她直抽冷气。再抬头看去,那个抢了她东西的人就没影儿了。

“身份证……”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她不想回当地补办身份证!

前面有娇小的身影往她走过来,辛然眯起眼睛却仍是看不真切,心里莫名地慌了一下,才遇到抢包的别又来……就在她慌了的时候前面的人试探的喊:“辛姐,是你吗?”

“良辰!”

回到了咖啡馆三楼的阁楼宿舍里后。

夏良辰翻了医药箱出来,就见辛然正背对着她在洗手间里拿什么东西洗手,动作仔细而专注,都没有感觉到她走到了她的身后。

“辛姐。”

辛然猛然间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夏良辰这才安下心来,脸上却露出几分苍白和慌乱来。

夏良辰眨了眨眼睛,把箱子放在洗手台上,“辛姐,你很害怕?”

其实咖啡馆里的人,只除了辛然之外大家都遇到过这样的事儿,有一回她遇到的更凶险,是三个团伙拿着弹簧刀都架到了她脖子上让她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却被人救了,报警器一响朝他们冲过来,那三个人一把抢了她手里的手机还在她胳膊上故意划了一刀以拖住警察,这才跑了。

但这种事,经历多了,反倒没有那么慌乱,只小觉得能捡回一条命就是万幸了。

其他人也遇过不同危险的抢劫,但大家说说笑笑也全不当一回事过。

可显然辛然不同,听到她的话后脊背就是一僵,脖子极缓慢地转了过来,坚定地说:“没有!”

夏良辰打量着她闪躲的视线,觉得真是不可思议,辛然竟然……也会害怕。

洗手间里酒精味刺鼻,辛然直把自己手心破皮的地方咬牙清洗干净之后才喷了云南白药喷雾,吹了吹才撕了OK绷贴好。

夏良辰已经在沙发里铺好的被子,又抱了一张块柔软的毛毯,“辛姐,我睡沙发,你睡床吧。”

阁楼里只有一床一沙发,辛然从不和别人挤一张床,所以夏良辰挺自觉的。

不过,她有些好奇起来。

“辛姐,为什么你处理小伤口要那么久?好像医院里专业的医生手法啊,破个皮而已就拿酒洗半天,又喷药又贴创可贴的。”呃,她见辛然抬了眼朝自己看过来,一时有些莫名其妙以为自己问错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辛然大脑里嗡地一声响,很快又平静下来,淡淡地说:“你睡床吧。”转身去床上抱了平时给她准备着的被子,返身回了沙发边,无视了夏良辰刚刚的好奇。

“哦。”大概是意识到了些什么,沙发里的夏良辰乖觉的抱着毛毯连反驳也没有就睡到了床上去。

辛然又整理了下沙发,抱着被子将自己缩进去,紧紧地抱紧了双臂,眼睛却在这样的夜里睁得大大的,盯着不知名的方向里怔怔地。

夏良辰晚上睡到半夜的时候总觉得身体有什么东西拱着自己的手臂,迷糊间她睁开眼睛一看,就对上一颗毛茸茸的脑袋还在往自己的怀里钻……

“辛姐?”她小声的难以置信的唤了一声,辛然却还在做着无意识间的动作,并没有醒,整个身体微微的轻颤着。

夏良辰忽然间就清醒了过来,想了想伸出双手松松地将平时那个不论什么时候都会微笑着的人抱进了怀里,月光洒进来,她低头看着自己抱着的人,猛然觉得自己好像大概可能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件。

第二天夏良辰醒来的时候床上已经只剩下了她自己,房间里什么都没动过,辛然不仅是个厨房杀手,不是个打扫收拾房间的杀手,所以她一般不会主动收拾房间。被子还在沙发里,医药箱也在桌上,只她不在了。

“呃,总觉得好像做梦了……”但真的是梦吗?夏良辰也不确定了。

那样怯懦得像普通女孩子似的辛然,是谁也不曾见过的吧?

辛然早早离开咖啡馆阁楼就去了附近的警局报案,银行卡几张、身份证、钥匙几把、还有很多重要的电话号码的手机是爱疯最新款,关联着一张银行卡只要密码试对了可以无限刷卡购物……做完了笔录又留了家里的座机这才拢的拢头发往公寓回去。

经过一晚上整个小区的线缆竟然已经焕然一新,全部换成了最安全的线缆,走到楼下的时候竟然还听到一对年轻的夫妻说:“真是得感谢人了,就是不知道是哪家,竟然弄得整个公寓楼里短路。但也换了全新的,实在是帮了大家的忙……”

辛然垂着头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耳根微微地泛了绯红连头也没敢抬一下。

太惭愧了,是她不小心弄得整幢楼短路停电,却没想过这事儿无人追究……

到家之后忙去翻名片夹,找到了席宝宝的电话号码给他第一时间打了过去,轻描淡写的说了自己手机丢了,让他有事往家里打电话,不出意外的换来席宝宝的连连追问。

“你是不是被人抢了?”

“人呢?有没有受伤?是不是被吓到了?”

“什么时候遇到的,哪里遇到的,那人长什么样?”

“算了!你打车来家,不是要先去趟医院……”

“你先告诉我,在哪里被抢的,几点?”

辛然抬手揉了揉眉心处,一一解答,手心破了皮的事就没有告诉他。一再强调自己真的没受伤,这才好不容易挂了电话。但她实在太小看席宝宝这只宝了————-不到半小时就听到门外有人敲门的声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