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来运转》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婚来运转》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孟宏连想都不想就冲了出来要为被欺负的于婉婉出气,手一抬还没甩下就被人半道给拦下了,紧接着他哀嚎起来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于婉婉却在这时看清了擒住他手腕的人,咬了咬唇,闪身走了。

司徒徐徐一声得意的口哨才打了出来,目光就注意到了多出来的年轻帅气男人的背后,还有两个身影。

一袭紫色晚礼服的漂亮女人,只是她眉目间隐有几分阴冷,让人对她火.辣的身材和漂亮的脸蛋都不想多看第二眼。而她身边站在的另一个……司徒徐徐的脸色像便秘一个月的人。

辛然抬头正对人道谢,才注意到这人见过,“原来是,你。”

顾悠然笑呵呵地和她打招呼,“嗨~辛小姐,你还记得我啊?”语气间带着几分莫名的讨好意味,只是不知听出来的有几人。

辛然微笑着点头,“又给你添麻烦了。”

加上前几天让他们进了次医院的事,和今晚他的出手相助,已经是第二回了。

顾悠然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带着几分桃花意,手里还死死的攥着孟宏的手他却忘记了般,“辛小姐,我叫顾悠然。”

他身后的漂亮女人开了口,“顾助理,请高抬贵手,那是家弟孟宏。”

“姐姐!”

孟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才顾上从剧痛里往声音来源处看去,却看到了姐姐身边的人时脸色变了好几变,诺诺地连呼痛都不敢了。

司徒徐徐和辛然两人交换了个眼神。

“哦!真是不好意思啊,原来是孟家大公子,对不住,对不住!”顾悠然松了他的手,身子却以不着痕迹的姿势往辛然的跟前挪了那么小半步,又笑眯眯地说:“可是也怨不得我呀,我这人总是看到没风度对女人动手的人就出手,男人一定要懂得怜香惜玉嘛!”

“不然就不是男人,是人渣了。”

呵呵地看着脸色难看的孟家姐弟笑个不停,脸上神情间半分不好意思都让别人看不出来。

“先生。”顾悠然回身弯腰,恭敬地朝那位与孟家大小姐站在一处的男人行礼。

那人穿一身高级定制的黑色西装,里面配着醒目的白衬衣,领带打得一丝不苟且五官深邃精致,面色中透着几分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咖啡馆里莫名从二楼下来又甩了司徒徐徐面子的男人。

容颜令人惊艳。

这样的人总是让人记忆深刻,哪怕辛然不花痴都不由多打量了他两眼,身旁的司徒徐徐的脸哟……简直就是便秘一个月之后的状态了。

孟敏华微微侧身,仰了仰目光往旁边的人看去,“让周总见笑了。”

周晋珩眼眸随意般地掀了掀,轻描淡写的眸光也不知是落在谁的身上,问道:“还好吧?”

别人都有些不明白,这话是接了孟敏华的问她的弟弟还好的意思吗?可是,他的目光怎么仿佛是……落在那边的辛然身上的呢?

可惜了,孟家姐弟被他接下来的话就打击得恨不得去撞墙。

“周先生,我好着呢!”顾悠然笑眯眯地偏了脸,笑容越发明显地带着几分谄媚:“辛小姐,你没吓到吧?”

辛然惊讶于心,脸上扬着微笑,“没事。”

说完话,不由将目光往那边的那个孟敏华,就连她那样眼高于顶从来不对什么男人假以颜色的女强人,连她都带着几分温婉伴在一侧的男人……是什么人呢?

那是辛然第一次对一个陌生男人生出好奇的心来。

不过,瞥见了孟大小姐冷冷扫过来的目光,和顾悠然道谢之后往某个只敢躲进角落里的人影淡淡地看了一眼。

“辛小姐,这是我们周先生…”顾悠然不理会其他人的心思,见孟宏往他姐姐走了出去,这才抬手很是郑重其事的将他家做好事从来不愿意留名的先生示意了下。

辛然见那人朝她看了过来,但令人惊艳的面庞上有着几分冷傲疏离,便扬着不变的笑容对他点了点头。顺便看了一眼他旁边脸色不显,但目光里有着探究之意的孟敏华。

然后辛然扯了司徒徐徐朝她眨眼,示意她离开。

司徒徐徐当然也不想再看到这个男人,她长这么大以来,竟然头一回被人那么当众甩面子不说……她一直没好意思和人说过一事,其实那天她离得他近,分明看到了他退一步时眸中的嫌恶。

她也巴不得快点离开这种破地方,贱人满地跑不说,还遇到这么个男人。

可显然今晚……是不能这么轻易离开的。

顾悠然先她们一刻开口,“两位也是来慈善拍卖会的吧,既然这样,做为主办方,又能这么巧地遇到,不如一起啊!”

然后不等人拒绝的话出口,他就侧着脸问他家周先生,“周先生,既然这样,我们请辛小姐她们一起进去怎么样?”

孟敏华一直非常讨厌周晋珩身边这个助理,话唠不说还总是惹人嫌。

就比如此刻。

明知……孟敏华自己也是骄傲惯了的人,虽然心里对自己的一见钟情有些不主动,但也是十分讨厌自己瞧上的东西被别人中途劫走的。而且周晋珩的性格————

孟敏华漂亮的脸上笑了笑,“周总,大家都在等我们了。”

原来今晚的变相豪门相亲宴,从另一方面来说是个慈善拍卖会的晚宴,有孟家一份。

就在孟家姐弟通过周先生性格做出推动时,十拿九稳的认定了他肯定是不会去理会一个助理的话时,却见他往前迈了步子,旁若无人般地走到了辛然的跟前,慢条斯理地开了尊口:“一起吧。”

率先往辛然和司徒徐徐刚才出来的宴会厅里走了过去。

“辛小姐,司徒小姐,一起啊!”

也不知是她们没有拒绝的太直接,还是她们俩都中了邪,竟然就真的被人“请”了回去。

司徒徐徐一直在想到底是遇到了十年不遇的霉神呢,还是遇到了天大的运气。

辛然则在想,好歹是咖啡馆里的客人,不能如此断了客源……

而孟敏华……则真正的注意上了辛然。

孟宏则更对她恨得牙痒痒,时不时投向辛然的目光里充满了愤恨,就连台上被请上去的周晋珩讲了几句什么都一句没听进去。

因为是慈善拍卖会,所以各家趁着名头带着儿子女儿过来的太太们都下了血本,这一场晚宴下来,辛然对数字不敏感没什么感觉,倒是数学好的司徒徐徐眼睛都亮得异常。

拉着她手与她小声的说:“这一笔的款子,要砸在红十字会去,不知又要撑死多少人了……”

可巧不巧地,这话偏被那位顾悠然助理听了去,竟然转头就原话告诉他家周先生。

然后,就见那位周先生朝司徒徐徐投来一束关注的眸光,下颌弧线一紧便漫不经心地问:“为什么是撑死?”但他神情间却显着几分的不解,并不像装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