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觉醒来我成了王爷的未婚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一觉醒来我成了王爷的未婚妻》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温妍闻言差点没跳起来,连连道:“使不得,使不得。”

林夫人嗔怪道:“怎么个使不得?莫非月白你看不上我家怀瑾?”

听到她说林怀瑾,温妍更急了,但是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才能显得合理又不突兀,不由得在心底默默吐槽了一句古代的繁文缛节,导致现在要拒绝别人都挑不到一个合适的词。

林夫人才不管她,在温妍搜肠刮肚之时已经麻利将玉佩挂在她腰间了,温妍连个拒绝的间隙都没有,林夫人又道:“给你挂好了,不许取下来!不然咱俩绝交,我知道怀瑾现在不明白你对他的好,男人嘛,都是这种不知好歹,我回去教训教训就好了,月白你先休息,我有空再过来看你。”

温妍呆若木鸡,手指刚刚想取下玉佩,就被那句“不然咱俩绝交”给憋了回去,只得定定地站着,然后看着林夫人喜笑颜开地回去了。

端茶回来的梅染刚走到门口就见林夫人喜气洋洋地出了门,冲着林夫人背影问:“林夫人不喝茶啦?”

林夫人开心地回了一句:“不喝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梅染只得带着疑问进屋,一进屋就看见温妍表情古怪地看着林夫人的背影,然后她才注意到温妍腰间挂的那块玉佩,登时兴高采烈道:“恭喜小姐!”

这一声恭喜惊醒了温妍,她一个箭步上去捂住梅染的嘴,一手食指竖在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梅染被温妍这迅雷不及掩耳的一通动作弄得惊慌失措。

温妍见梅染没有要发声的意思了才松开手,梅染大惑不解道:“小姐你干嘛啊?怎么收了定情信物还这么慌张,一点都不高兴的样子。”

温妍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绞尽脑汁想给一个合情合理的回答,不想,梅染开始自问自答起来:“小姐你该不会是喜欢上别人了吧?”

温妍一惊,直愣愣地盯着梅染,梅染却把这个动作当作默认,自己也惊得瞪大了眼睛,道:“不会吧?是真的啊?”温妍还没来得及再去捂住她的嘴,梅染继续道:“天啊!该不会是景……”

“哎呀!梅染你快别说话了!我谁都没喜欢!”温妍再次堵上她的嘴,这次梅染还“呜呜”了两声表示抗议。就在两人拉拉扯扯之际,一名婢女敲了敲门,道:“大小姐,林王送信。”

捂着嘴的梅染喝温妍对视一眼,梅染眼睛里写满了惊喜。

门开了,一个丫头弓着腰站在温妍面前,手上拿着一个雪白的信封,温妍拿过信,一把撕开,里面掉出一张信笺。

“现在,林府后花园。”七个大字映入温妍眼帘。

温妍心里哼了一声,但是这惜字如金的七个字反而激起了她的好奇心。

于是,温妍还是按照吩咐,前往林府的后花园。

林府的后花园很清静,没有大红大紫、争奇斗艳的百花,也没有人,只有随处可见的一丛丛打理的有条有理的兰草,一支支绿意盎然的青竹,青竹兰草间藏着一座精致的小凉亭。一身白衣的林王背对着她,正坐在凉亭中的白色石凳上细细地品茶。

温妍两步跨上凉亭的石梯,听到脚步声,林王握着茶杯的手停顿了一下,缓缓道:“秋姑娘。”

温妍不是很习惯他说话清冷傲慢的语调,于是也不往前走了,站在他背后,将手抱在胸前,问:“王爷找臣女所谓何事啊?”

林王淡淡道:“本王是想感谢秋姑娘舍命救下家母。”

温妍见他毫无感谢之意,说这话的时候语调更加清傲,心里渐渐产生不快,道:“王爷若想诚心道谢早就到寒舍去了,既然专门叫臣女到这么个安静的地方,想必不只说这个吧。”

林王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轻笑,道:“秋姑娘果然是冰雪聪明。”温妍心底默默翻了个白眼,心道:“不想奉承就不要奉承了,你这么轻蔑的语气还不如不说,古人讲正事前都是要这么一通客套吗?”

林王依旧没有转过头,岿然不动地坐在那里缓缓倒茶,边倒边说:“本王这次叫秋姑娘来主要是想提醒秋姑娘。”

温妍闻言,眉间抽了抽,林王语调突然变得更加凛厉,语气重了几分,道:“本王是想提醒秋姑娘要有自知之明、多多自重。”

温妍还没作出反应,林王继续道:“秋姑娘不必在家母身上大下功夫,强扭的瓜不甜,这婚约是看各自缘分,秋姑娘不管是给家母挡刀也好、挡剑也罢……”

林王还在喋喋不休,铁了心地认定温妍是为了嫁给他才故意屡屡和林夫人交好,假惺惺地在给林夫人表演。温妍这辈子还没受过这种难堪的误解,不仅被人当成不安好心、惺惺作态,还把自尊都搭了进去,登时气得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于是,她以前骂领导的必死决心和愤怒一下占据了她的大脑,温妍两步绕到林王面前,双手叉腰,声音提高八度,凶巴巴地斥道:“林怀瑾!”

林王被这一声断喝打断,抬眼看见了眼冒怒火的温妍,一时住了口,温妍大声喊出来后稍微冷静了一点,捋了捋思绪,克制着怒火,语速加快,道:“我告诉你,林怀瑾,本姑娘忍你很久了,我救了林夫人不是给你看的,是因为林夫人是我朋友,我想救,我要救,我根本没想着什么挟恩图报。我告诉你,我救林夫人,跟你一毛钱关系没有,即使当时要受伤的是个无名小卒,本姑娘一样会救,你不领情就算了,还在这里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特意把本姑娘叫过来羞辱一顿,还好意思叫我有自知之明,多多自重,你好意思吗?尚有婚约在身就明目张胆撩拨别人,你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脸?”

林怀瑾被她数落得脸色发青,只能暗暗握紧自己的茶杯,温妍搭眼瞥见了自己腰间的玉佩,又来劲了,道:“得,你不就不想履行这个婚约吗?你不想娶,本姑娘还不想嫁呢!”说罢,温妍手忙脚乱地扯下自己腰间那块玉佩,粗鲁地攥住林怀瑾那只没有握茶杯的手,一把将玉佩拍在他手上,道:“拿回去!爱送谁送谁!我这就回去告诉我爹取消婚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