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影视之永恒轮回》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综影视之永恒轮回》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润玉独自一人坐在落星潭旁,望着粼粼水面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邝露轻轻走到他身后,“殿下?”

“……这里,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的地方。那时她满身是伤,我虽心有疑虑,却还是救了她。后来,与她相处的每一天,我无时无刻不在庆幸自己当时救了她,数千年的陪伴,我的人生终于不再只有无尽的黑暗和孤独。”

“……”邝露默默地听着,这些年她多多少少也知道了些,既心疼殿下,又庆幸有人陪着他。

“这么多年,她无微不至的照顾我,陪伴我,这座璇玑宫,每个角落都充斥着她的气息。可我,还是没能留住她……”

“殿下,帝君是最重视您的,邝露相信,帝君一定会回来的。”

“无论多久,我都会等她回来,一直等下去。”

……………………

众人皆知夜神殿下最近心情很不好,连平日最亲近的火神殿下都不见了。

后来锦觅封神,但却因某些原因,需要历劫。而历劫当日,润玉碍着情面,不得不来送送这位名义上的未婚妻,穗禾和君炀为看热闹,也赶了过来,顺便,为锦觅准备了一份大礼。

不得不说这锦觅倒是好人缘,历个劫而已,竟来了这么多人送她。

在水神等人叮嘱过后,穗禾方才上前,在锦觅面前站定,抬手托起一蓝色光团,然后打入锦觅胸口。

“穗禾公主,你这是……”洛霖有些担心。

“这是天道的意思,并非我本意,穗禾也只是听命罢了。”才怪。

之后的事,一如穗禾上一世的记忆,锦觅下去后,急急忙忙赶回来的旭凤也跳了下去,还交代丹朱用红线将他与锦觅绑在一起,丹朱顺手也将旭凤亲卫燎原君推了下去,原本作为背景板的君炀,则趁众人不注意,悄悄将手中的一团不明物体扔了进去。

反正都这么多人了,也不介意再多一个。

被团成团的青蛇彦佑:我介意!

璇玑宫中,润玉与君炀在对弈,穗禾在一旁闲得无聊。

“大殿,你真不准备见见鼠仙?”本着给荼姚找麻烦的原则,穗禾提前救下了鼠仙,并把专注于坏事的彦佑扔到了凡间。

“鼠仙之事,与我何干。他背后之主是谁,我并无兴趣。”

“若那人是你生母,你也不在意?”

润玉听到生母二字,下棋的手顿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当年她既已将我抛弃,我又何必执着。”

穗禾撇了撇嘴,这人就是嘴硬,她早就领教过了。

确实,润玉嘴上说着不在意,但心中还是对生母有些向往。从小,他就十分羡慕旭凤有母亲疼爱,每每看到母神对旭凤关怀备至,他就忍不住向往,若是自己的母亲还活着,她是不是也会向母神对旭凤那般待他。

而他幼年的记忆全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这么多年来,半点恢复的征兆都没有,他也渐渐放弃了。

这时,润玉突然想起了那颗几乎被他弃之脑后的灵火珠,若是他没记错,灵火珠共有两串,一串在天后手中,另一串听说是赐给了水族的一位公主。水族?难道……

“邝露,随我去省经阁,查一查灵火珠。”

“是。”

最后,润玉在省经阁中无意间找到了一幅画,一红衣女子踏浪而来,而她手上戴着的,正是另一串灵火珠。

邝露见润玉找到,也凑了过来,看着画中人,竟有些眼熟。“殿下,这画中人,好像在哪见过。”

“我也觉得颇为熟悉,可我并未见过她。”

“殿下你看!”邝露看到在画的右上角题了两句诗。

“忽堕蛟珠红簌簌,邂逅今朝不相离?北辰君?”这不是父帝早已弃之不用的别号吗?那这画中人是谁?润玉又看了看画中女子,还有,那两首诗,不知为何,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名字:簌离。

…………………

“夜神大殿怎么又空到我这飞鸾宫啊?”穗禾懒散的斜躺在软榻上,好笑的看着润玉。

“我要见鼠仙。”穗禾眉头一跳,这是有好戏要看的节奏啊。

“雀灵,将鼠仙带来。”

“是。”

没多时,就看到了鼠仙,不等鼠仙说什么,润玉一个箭步上去,一把握住他的手,问道:“簌离是谁?”

“大殿?”

“告诉我她是谁!”

“也罢,既然大殿想知道,那小仙,便向大殿一一阐述。”

穗禾丝毫不避讳,摇着羽扇,一副吃瓜群众的表情。

鼠仙从簌离上天界讲起,说了太微的欺骗,说了润玉的出生,说了龙鱼族惨祸,还说了簌离的蛰伏。

随着鼠仙的讲述,那些血腥的过往一点点被揭开,润玉无神的退后两步,他想起来了,幼时的过去,他记起来。

穗禾担心的看着润玉,要是润玉出了什么事,帝君回来不得拆了她的翼渺州啊!

血腥的记忆让润玉暂时无法面对簌离,只得狼狈离开。离开的润玉并未回天界,而是无意中来到了洞庭湖。

润玉想到了鼠仙的话,还是决定下去看看。云梦泽前,润玉恍惚间又看到了当年不堪的过去,以及,一个满面凄苦的女子。

或许是那段过去太过可怕,润玉有些发抖,始终拿不定决心,究竟要不要进去。这时,他挂在脖子上的玉坠散发着柔和的光辉,那是若初用重华天特有的水灵玉打造的。

“若儿,你是在鼓励我吗?”

半响后,润玉还是推开了大门,见到了那个他本该熟识却被遗忘的女子,他的生母,簌离。

璇玑宫,落星潭

润玉捂着心口的逆鳞之伤,呆呆的望着某处。他幻想过,他的生母对他哪怕不及母神对旭凤的关怀,但至少会给他些温暖。可幼年的记忆告诉他,没有。那是他,好不容易见到的母亲啊!

…………

“上神请回吧,自从当年笠泽的一场大火,你的母亲便早已不在了。”

“我原以为,母亲是爱我的,只是因为当年迫于形势,才骨肉生离,我猜到了画中人,诗中意,却独独猜不到,我日思夜想的生母,却如此退避三舍,视我如同陌路。不知究竟是我自作多情,还是母亲太过无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