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殇亿万总裁》全文免费章节阅读

《情殇亿万总裁》全文免费章节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蓝明耀此时两腿软的站都站不起来,听到滚字,干脆两手着地像狗一样爬着向前,瞬间没了影子。

缩在角落里惊吓过度的曼巧在也忍不住,爬过来匍匐在蓝梦莉脚下,卑微如野草:“小姐,小姐我错了,曼巧以后在也不敢了,求求你看在我自幼服侍你的份上,饶我这一次,曼巧日后纵是做牛做马都会报答,求你,求求你……”

曼巧的头使劲往地上的石板上磕着,没两下额头已青紫起来。

蓝梦莉蹲下shen子,笑意盈盈的无上她的脸颊:“曼巧,你还知道自小就在我身边,那你更应该明白——”

她的脸色急剧而变,反手为掌,一巴掌重重掴去,声音随之冰如寒霜:“我最恨别人在后嚼舌根,犹其是牵扯到宛白”

最后两个字时,她的语气已轻柔如天空中的流云:“你们算什么东西,算什么东西——

蓝梦莉豁然起身,抬脚朝她身上狠狠踢去,她脚上穿着是细高根,一下下,专门往她的敏感地位踹。曼巧佝偻着身子,恨不得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却死咬着嘴唇,大气都不敢喘。

直到蓝梦莉额头都沁出薄薄水雾,她这才住了脚,旁边一只手伸了过来,将散发着牡丹香气的轻柔雪纸递到她面前,无声无息,如同从地下突然钻出的幽灵。

蓝梦莉也被惊住,不自觉的后退两步,撞上背后的花架才稳下脚步。

看清眼前那身黑衣,脸色又变,上前将手中的雪纸狠狠摔在他脸上怒道:“蓝坤,你是鬼吗?告诉你多少次了,在我面前时发出些声音,你没长脑子吗?这话我给你说几次了,告诉你,在有下次你也不用在呆在蓝家,可以滚了”

蓝坤从头到脚一身暗黑色,站在滕架旁边,却仿佛和漆黑的滕架融为一体,根本就感觉不出半点声息。

既像根戳在地上的木头,又像是毫无半点生息的僵尸,听到她的话,身子才几不可闻的动了动,张口:“是”

蓝梦莉早就习以为常,冷撇他一眼,曲起手肘直直伸到他鼻子前,蓝坤双手递上拿着的纸巾盒,她抽出两张轻轻拭着面颊上的薄汗,眼神不自主的撇了地上的轻霜眼,开口:“轻霜的话太多,你去教教她”

蓝坤转身抬步,只觉得眼前白光闪过,伴随着轻霜凄厉惨叫,鲜血已从她嘴里喷出,蓝坤松手,这才看清他手中拿着把寸来长的匕首,已沾满鲜血。

他依然僵着脸从口袋里掏出块白绢擦干净匕首上的血迹,白绢轻飘而下,覆盖在地上那滩血红下的一团,他这才重又垂着手回到她身边。

曼巧死死盯着那块白绢,全身抖的话都说不出来。

蓝梦莉眼中浮着厌烦之情,原本好好的心情全都被搅了,正午的太阳愈发毒辣,她抬头翻了眼已照到头顶的太阳,甩了甩手中的纸巾轻飘道:“你把她们两个送到杜爷那去,告诉杜爷这两个人是蓝家这个月额外给他的进贡”

蓝坤没有说话,只是僵着的头几不可闻的点下,对着外面抬了抬手指,两个身穿蓝色西装的男人起了上来,一手拖起地上的轻霜,另一人朝着曼巧而去。

当蓝梦莉嘴时突出杜爷这两个字时,曼巧身上的颤抖已停,只是两眼呆滞的看着地面。当她被男人抓着衣领从地上拖起时,双眼突然转动,猛的挣开男人的手冲着蓝梦莉撞去,男人悴不及防竟被她挣开,连带被她推的脚下一个趔趄。

蓝坤的手臂已横在蓝梦莉身前,牢牢挡着她,曼巧抓着他的手臂放声大骂:“蓝梦莉,你这个不要脸的表子,难怪月宫的人看不上你,像你这种蛇蝎心肠的毒妇,总有一天你会遭到报复,你不得……”

蓝坤反手一巴掌把她掀翻在地上,身后的男人已跑上前两手拧着曼巧的手臂扯向背后,随着轻微清脆的骨头断折声——

‘啊——’曼巧仰天痛呼出声,两条手臂软软的耷拉下来。

“小姐”蓝坤上前低头轻呼,左手已下意的放在腰侧,那是他刚刚掏匕首的地方。

“不要”蓝梦莉对着他哧笑着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爬在地上的曼巧轻淡道:“她这么做的目地就是为了让你杀她,我又岂能和了她的心意”

她微微屈下shen子,丰满有致的玉臀包裹在白色的紧身裤下,紧绷有致,将里面小内裤的轮廓显露无疑,蓝坤的身子猛的僵直,别开了目光。

蓝梦莉伸手在鼻端前不住挥着,似是要赶走眼前弥漫的血腥味,看着爬在地上动弹不得却恨不得上前咬她两口的曼巧笑道:“不仅要留着她这条命,连她的舌头也给我留着,如果没了舌头到了杜爷那,又怎么能侍候的他手下兄弟们更舒服”

“曼巧,你好歹也跟了我十几年,本小姐原本看你还有两分姿色,想着到了合适的机会把你给推上来,虽然这身份上未必见的了光,起码也是半个主子,吃喝不愁”

“可惜了,天生的贱骨头,上不台面的东西,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杜爷那,好好享受享受这世间男人的温存。蓝坤,告诉杜爷,让他手下的兄弟们悠着点,别一下子就玩死了,我还要留着这条贱东西,让她多享受享受生活的美好”

“是”蓝坤抬手,蓝衣男人上前,抓着曼巧的衣领就在地上拖着走了出去。

曼巧眼中浮现出惶恐的绝望,声嘶力竭的对着她诅咒:“蓝梦莉我诅咒你,诅咒你众叛亲离,不得好死,诅咒你生生世世下地狱……”

蓝坤一个眼神射过去,拉着她的男子伸手将她揽入怀里,另只手就去堵她的嘴。

蓝梦莉转身迈着优雅的步子朝着客厅,双眸中冷光凛冽,下地狱,如果是让她陪着月宛白,纵是下地狱她亦甘之如饴。

想起月宛白,那两个贱人的话在次回响在耳边,蓝梦莉垂着的双手不由自主的紧握成拳,不会的,宛哥哥只能是她一个人的,是那些贱人在胡说,乱嚼舌根,不会的,不会的……

蓝梦莉在内心深处一遍遍如同催眠似的告诫自己多想了,可她的脚步却越来越快,到最后竟然飞跑着朝别墅而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