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总怀疑我馋他颜值》全文免费章节阅读

《BOSS总怀疑我馋他颜值》全文免费章节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在一片混乱中,唐笑被来往的人群踩了好几脚,她的身板娇小,踩人的个子又高大,那么一脚下来,她的半边肩膀都麻了。

钟弈宸就在她身下,紧皱着眉头,眼底羞愤交加。

他什么时候,需要一个瘦弱的女人来保护?

心里莫名闪过一丝暴戾,他打算推开她。

“你起开!”

唐笑紧抿着唇,纹丝不动,“我没事,钟先生,您再忍忍,千万不要被人踩到。”

明明自己都被人踩了好几脚,她却在担心自己被踩到,这女人,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

钟弈宸因为愤怒睁大的瞳孔闪过一丝无力感。

他活了二十多年,从来都是去保护别人,哪里轮得到别人来保护他?

而今天,他居然被一个女人,像母鸡护崽一样护着,这种感觉,既生气,又焦灼,可是更多的,却是深深的无力感。

人群还在骚乱,他们两人仿佛是处在激流中的石头,总是免不了被人磕磕碰碰。

可唐笑的眼神始终坚毅,明明身板很小,却死死地护着身下的人,哪怕自己被人撞,被人踢到,她也丝毫不肯放开他。

骚乱持续了五六分钟,人群才逐渐变少,唐笑忍着后背和四肢的伤痛,拽着钟弈宸的上半身,把他挪到人少的地方去。

消防队很快就来,已经有保安拿着灭火器先上楼,其他的保安也全部赶来维持秩序了。

钟弈宸绷着脸,神色阴沉到了极点。

陈逸然姗姗来迟,白大褂还有些凌乱,看到角落里更加狼狈的他们,愣了一下,快步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你俩搞得这么惨?”

钟弈宸的衣服都被撞开了,身上沾了不少灰尘,而唐笑比他更狼狈,头发散乱,衣服也被挤得乱七八糟的,脸颊和裸露出来的手背上,有几处明显的淤青。

尤其是腿上,她今天穿了一件浅色裤子,这会儿膝盖的位置已经被染上了血的殷红。

钟弈宸的脸色沉得不能再沉,却一字一句地回答,“不用管我,你先带唐笑去检查一下shen体。”

唐笑摆了摆手,“我没事,都是些皮外伤,过几天就好了……”

“没事?”

钟弈宸的眉心皱得更紧,脸色黑得快要滴出水来。

“你知不知道一但发生踩踏事件,是会要命的?刚才那种情况,是让你逞英雄的时候吗?那么多人,要是他们再慌乱一点,把你踩死了怎么办?!”

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骂得唐笑有些不知道如何招架,只好把求救的目光投向陈逸然。

陈逸然安慰性地看了她一眼。

“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好歹人家也救了你,哪有把救命恩人骂一顿的?”

“我让她救了?你看她瘦得跟个小鸡子似的,还冲上来救我,我看她是不要命了!”

钟弈宸还在生气,脸色不好至极,陈逸然只好先找人安顿好他,又安排唐笑去另一栋楼检查身体。

好在医生检查了一下,只是膝盖上擦破了一些地方,其他的,都是淤青,包扎完伤口,医生又开了点跌打药之后,她带着一袋子药去找二楼找钟弈宸。

休息室里,钟弈宸坐在轮椅上,日光徜徉在他的脸上,阴影分明,显得他的面部轮廓更加深邃了。

“今天的火灾缘由我刚刚去问了一下,是有个中年男病人得了急症,没救得过来,家属情绪过激,去买了酒精点燃医院的床位造成的。”

陈逸然在帮他清洁手腕上的擦伤,钟弈宸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报警,再多找几个律师,把今天参与医闹的人全部弄监狱里去,罪名怎么重怎么来,费用我出。”

“好好好,依着你。”

陈逸然的伤口还没处理完,笑起来有些痞,“我怎么感觉,你是在给唐笑出气呢?怎么,你不是一向觉得她在觊觎你的美貌嘛,今天突然觉得大婶英雄救美的样子很帅?对她动心了?”

“滚。”

钟弈宸白眼快要翻到天花板上去了,“我只是不习惯被一个女人保护着。”

话音刚落,唐笑就出现在了休息室门口,钟弈宸看向她手里的药,蹙了蹙眉。

“医生怎么说?”

唐笑轻描淡写回答他,“就是膝盖上破了点皮,其他的没大碍。”

钟弈宸表情臭臭的,“破了点皮会流那么多血?裤子掀开给我看看。”

“……”

唐笑知道自己拗不过他,只能乖乖坐下,掀开自己的裤腿,露出一截光滑洁白的腿来。

钟弈宸只瞄了一眼,愣住。

原本觉得,她皮肤暗黄,浑身肯定也干干巴巴好不到哪儿去,只是没想到她的小腿修长匀称,皮肤更是白皙光滑,皮肤好得像是十多岁的小姑娘。

陈逸然也注意到了,眼角流露出一丝惊艳,“哟,大婶儿,没看出来你腿还挺好看,干嘛还做保姆,做腿模赚的钱也比这多啊。”

唐笑犹豫了一下,想要把裤腿放下去,钟弈宸却不让。

“膝盖摔成这样,还说没事?”

其实她的伤口已经处理得算是很好了,伤口医生都给她消了毒,还用纱布包扎了起来,只是没有包扎的地方还有些红肿,看起来有点凶险罢了。

她不习惯两个男人盯着自己的腿一直看,怕被怀疑,就把裤腿放了下去。

钟弈宸回头扫了陈逸然一眼,“你带她去再开点药,要不留疤的那种,她年纪那么大,本来就没钱结婚,也就腿能看一点,再留个疤,以后就更没男人要了。”

唐笑听了前半句话,还觉得自家这个总裁挺好心的,再听完后半句,就默默在心里收回了这句话。

“成。”

陈逸然答应得爽快,叫上唐笑跟他去拿药。

两人进了电梯,陈逸然看向她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大婶儿,你的年纪,应该不到三十吧?刻意打扮得老气,是为了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