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狂婿当世》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狂婿当世》免费阅读全文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听完杨云杰的一番话之后,萧然冷哼一声。

“切,不就是近千万的小项目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萧然若是没有说话,也不会引起杨云杰的注意。

但是他一开口,就立刻让后者感受到了不爽。

“哟,我当时谁呢,原来是只会说大话的那个软包啊!”

“吃软饭,混日子,靠着女人生活,你到底还是不是男人啊?!”

对于萧然,杨云杰是极度鄙视的。

二人仿佛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人物。

杨云杰是逐鹿集团的高管,用不了多久很有可能升为总经理,可谓是前途无限光明。

可萧然,却只是一个入赘到秦家,被众人称之为窝囊废的男人。

只要是男人,都会忍受不了这种侮辱。

但萧然却还是忍了下来。

俗语道,小不忍则乱大谋。

萧然绝对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暴露了自己的实力。

他杨云杰就算是再怎么厉害,在萧然眼中,顶多也就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事后,萧然的忍气吞声,换来的竟然是杨云杰更多分的话语。

“臭白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月茹虽然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

“让月茹跟着你,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

这两句话,直接让萧然怒火中烧。

但,杨云杰说的一点都没错。

萧然和秦月茹虽然结婚两年了,但是这两年来,却从未同房过一次。

“我劝你嘴巴放干净点。”

终于,萧然不在逆来顺受。

他换换抬起头,双眼就像是饿狼一般,死死的盯着对方。

不知为何,看到萧然反抗,秦月茹竟然有些激动。

对于逆来顺受,她早已司空见惯。

以前,就算是天大的侮辱,萧然也绝对会忍下来。

可这一次,萧然竟然反抗了?

“哟?!我没听错吧?怎么?难道还想动手不成?!”

萧然的反抗,在杨云杰看来,等同于小孩子的顶嘴。

“你娶了月茹,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这么好的美女,竟然白白折损在你这个臭小子手里!”

本来,杨云杰还有很多难听的话。

但他忍了忍,并没有全部脱口而出。

毕竟,秦月茹本人,还站在旁边呢。

“你可以侮辱我,但月茹,绝对不是你能染指的!”

只听到萧然怒喝一声。

“如若不然,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萧然眼中的凶光,早已转化成阵阵杀意。

本来,杨云杰是完全不惧怕萧然的。

但不知为何,在感受到了这杀意之后,杨云杰竟然害怕了!

不只是他,就连秦月茹,都感觉到了不可思议。

在秦月茹眼中,萧然一直都是一个唯唯诺诺的男人。

可正式这懦弱的男人,全身上下却布满了令人恐惧的杀意!

“够了!你到底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难道,你还想把我的生意搅黄不成?!”

正在这时,秦月茹终于开口了。

萧然咂咂嘴,想要说些什么。

但最终,他还是欲言又止。

杨云杰回过神来,不屑的看了萧然两眼。

随后,他将自己的手,很自然的搭在了秦月茹的左肩上。

“关于你和陈少合作的事情,我们有必要深入详谈一下。”

说罢,杨云杰离开了秦家。

“明天中午,南星酒店见面。”

这是杨云杰临走之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杨云杰虽然离开了,但萧然心中却很是不爽。

凭借他的实力,大可以一跃成王。

若是再这样下去,秦月茹说不定真的会看不起他。

因此,萧然决定,接下来的日子,一定要在秦月茹的面前好好的表现自己。

白王,难道终于要觉醒了么?

到了晚上该入睡的时间,萧然洗完澡,就准备回到卧室里面。

当他把手放到了门把手上的时候,才发现卧室的门,竟然被人从里面反锁了。

“月茹,你什么意思?”

萧然十分不解的问道。

结婚这两年以来,萧然从未被拒之门外过。

再怎么说,二人也是夫妻啊。

“你这个窝囊废,从今天开始,妄想进入我的房间!”

房间内,传出了秦月茹的声音。

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冷淡,但铿锵的语气,证明了她的决心。

“为什么?”

站在房门之外,萧然很冷静的问道。

“因为我不想看见你,我讨厌你!”

明亮的灯光,忽然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站在走廊之上,萧然竟然被这一句话,堵得是哑口无言。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更不知道如何讨得秦月茹的欢心。

“那好吧,我去隔壁房间睡。”

萧然失落的摇了摇头。

翌日清晨,萧然早早的起了床。

他发现,秦月茹已经离开了家。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是去了南星酒店。

起初,萧然并没有在意。

秦月茹去南星酒店,一定是为了和陈少谈生意。

正在这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焦言?找我什么事儿?”

萧然接起了电话。

没错,电话那端,正是他之前的部下,焦言。

此时的焦言,已经是龙寻集团的老总了。

而龙寻集团,又是江市第三大企业公司。

在众人眼中,焦言的地位不言而喻。

但在萧然眼中,焦言始终是一个不成熟的部下。

“我想找你喝喝酒,毕竟咱们两个很久都没有见面了。”

焦言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激动。

“说的也是,我们上一次见面,是在两年之前了吧?”

萧然的嘴角,出现了一抹神秘的笑容。

“那好吧,我现在就去龙寻集团,你在办公室等着我就行了。”

“要不我派人过去接你?”

焦言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需要了,反正没有多远。”

说罢,萧然就挂断了电话。

不多时,他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龙寻集团大楼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