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狂妃》全文在线章节阅读

《天骄狂妃》全文在线章节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在穆长风和凤雪晴盛情款待了一整天后,凤纸鸢住进了爷爷给她备着的流云阁里。

流云阁格外清幽,小院内假山流水,百花齐放。

屋内更是极尽奢华,雕花木门是国花牡丹,毛茸茸的貂皮地毯、水晶雕成的玉椅玉桌、紫金纱遮掩着的玉华木榻……

咳咳,整个一暴发户的装潢。

虽然知道爷爷宠爱自己,但这品味也实在是……不敢恭维。

凤纸鸢作为东陵第一大行商牡丹行的行长,凌霄殿的殿主,这些年来钱在她眼里也不过是一个数字,但这一屋子的价值,她还是能看得出来?

恐怕花了相府一半以上的俸禄吧?

由此可见,爷爷对她的宠爱已然到了一种发指的地步了。

相府虽然是侯门府邸,但当年爷爷为了成亲她和太子穆长风的婚事,自行向皇上降了一半的俸禄。

这些年操持府邸,打点关系,恐怕用了不少钱?

而凤雪晴又极度挥霍,掌权如今在二姨娘和她的手里,只怕是相府,早已是一具空壳子了?

其实凤纸鸢很想将当家权抢回来!

毕竟……她可是这相府正儿八经的嫡长女,东陵尊卑分的极明,正夫人不在,便是嫡长女或者嫡长子当家,怎么也轮不到一个姨娘颐指气使?

更别说她凤雪晴一个庶女了?

她们是主,而她们只是婢。

若不是这些年爷爷放任不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轮得到她们当家?

但现在不是当务之急,还得先等半月后的十二国狩猎大会!

朝着虚空吹了一道响亮的口哨。

下一刻。

四道利索的身影跪了一院。

便是此前带凤纸鸢来的四名翼行者。

“主上!有何吩咐!”

声音醇厚响亮。

凤纸鸢从腰间抽出四块令牌,眸底清澈,眼神决断。

“传令下去,四大分阁,从今日起,散布紫薇仙女降世传闻,就说此女乃是众星之主!斗数之主!谋略之主!政星之主!得此女能得天下!务必要弄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

“是!”

四名护卫毕恭毕敬的接过那刻着‘牡丹——魅影——浮世——神兵’四大组织的令牌。

身形一闪,眨眼在黯夜的风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凤纸鸢勾唇一笑,望着漫天的星斗,眼底渐渐起了涟漪。

放长线、钓大鱼,事情会越来越好玩了呢……

————

次日。

凤雪晴和太子穆长风,为祈祷她的伤势,还有他俩的好事能顺利进行。

特意去了一趟天元寺。

与此同时。

凤纸鸢也正在赶去天元寺的路上。

舍弟现在已被姨娘柳如眉藏在了穷乡僻壤,并且连她发动整个凌霄殿也遍寻不得?

现下她只能从弟弟最后出现的天元寺找线索。

马车咕噜噜在路面压出一道道辙痕,凤纸鸢的心也跟着七上八下的。

身份凌霄殿的殿主,这些年来,无论遇到多么凶险的事情,她都能处变不惊,临危不乱。

可现如今事情发生在她唯一的弟弟身上?

却是叫她十八年来从未有过的焦虑。

弟弟如今被小人陷害,不良于行,如今又不知身在何处?是凶是吉?

只得走一步算一步,现下她最大的心愿,便是找到弟弟,和弟弟团聚!

这么想着,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天元寺山脚。

天元寺是东陵最负盛名的寺庙,前来礼拜的人,除天子以外,皆要步行上山,方显诚意。

“主上,到山脚了。”

一名护卫轻轻扯开帘子。

凤纸鸢不悦道,“碧萧,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在外面,不要叫我主上。”

“是!”碧萧连忙点头应着。

凤纸鸢提起裙摆,踏下一步,素白流仙裙裙摆在风中摇曳生姿,宛如浮云,惊鸿般绝美的脸上,勾起一丝笑意,“现如今啊,我可有另外一个名字了呢。”

碧萧看主上那得意中带着一丝危险的笑意,瞬间了然。

笑道,“是!龙馨姑娘。”

凤纸鸢满意一笑,带上一块面纱,开始徒步朝着山顶走去。

一路上,那翩然的身姿,通身的仙气,即便是隔着面纱,都给世人无限的遐想。

脚下步步生莲,所到之处,周遭的花草树木都似乎黯然失色,满天的霞光都似乎都凝聚在她的身上。

那些前来礼拜还愿的公子哥门儿,眼睛都像是长在她身上似的?丝毫也挪动不开。

有些胆子大的登徒子,想要上前搭讪。

却都在离凤纸鸢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被碧萧那冻死人的眼神狠狠逼了回去!

直到凤纸鸢安然无恙进了天元寺主寺的禅房,那群宛如见了仙姑的痴人才退散了去。

“禅空大师,别来无恙啊。”

凤纸鸢一进去,就摘掉了脸上的面纱,轻车熟路的盘膝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清茶。

这般作态,不是常客,又是什么?

禅空大师已然年过半百,胡子花白,听脚步声就知道是谁来了,尽管现在依旧坐在蒲团之上未曾睁眼,却是淡然一笑,轻喊道。

“纸鸢,你该是三年未来了吧?我当时你忘了我这个糟老头子呢?”

“禅空大师说笑了,纸鸢这段时间实在是事务繁忙,无法脱身,这不?一有时间就过来了?”

禅空缓缓睁开眼睛,虽已是耄耋老翁,但那双眼睛却是清透无比,精神烁砾。

“得了,没事你还会来找我这老儿?说罢,此番前来,又是为了何事?”

凤纸鸢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在这禅空大师的面前,这才卸下主上该有的威仪,露出一副小女儿姿态,“到底什么事儿都瞒不过大师。”

“说吧,贫道酌情考虑。”禅空大师轻轻拨动着手里的珠子。

“大师可曾听说天选之女,紫薇星圣?”

“那个吹的天花乱坠的紫薇仙女?”

凤纸鸢嘴角一抽,莫名尴尬,“哈哈,若非有非吹不可的必要,纸鸢也不好将自己吹的这么神乎。”

禅空大师直截了当,“又想讹谁?”

“……”凤纸鸢感觉没办法交流下去了,轻咳两声道,“当今太子,穆长风,借大师后院禅房一用。”

“阿弥陀佛。”禅空大师没有回话,闭上了眼睛。

这便算是默许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