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霸道总裁住我家》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霸道总裁住我家》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出院那天,是三牛来接杳音出的院,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看上去很是不乐意。

“音音,咱车就在外面呢,我送你和叔叔阿姨回去。”

肥头大耳的三牛殷勤的跟在杳音的身边,听到车这个字,杳音还是为之一怔,好家伙,三牛也是有车的,直到走到门口,看见了那辆轰隆隆的四轮拖拉机。

额头顿时三条黑线。

泥泞的小路上,车子一颠一颠的载着杳音,兰姨,杳父和杳母,黑不溜秋的车头烟灰随着车子不断的往外冒,呛得杳音连忙顾着捂嘴。

“兰姨,你可一定要帮帮我,我绝不嫁给他!”

兰姨些许为难的样子,但显然,她也不赞成这门婚事的。

“兰姨就问你一句话,这孩子是陈诺的,还是?”

支支吾吾的杳音低着头。

“罢了,反正你们也已经离婚了。这孩子你究竟是什么打算?”

对面杳父杳母正低头熟睡。杳音见状才大胆的开口:

“我要打掉这个孩子。”

眼下,慕南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而父亲又逼着自己结婚。可想而知,这个孩子其实来的并不是时候,她可不想让父母知道,自己竟然是给别人代运了。

“如果没了这个孩子,那样,我也就不用和三牛结婚了。”

杳音是打定了主意,连忙拉着兰姨的手,恳求道:

“兰姨,你可一定要帮帮我。”

好看的面容皱在一起,很是为难的模样。这毕竟是杳音的亲骨肉,横竖都是杳家的孩子,她哪能轻易的做得了这个主。

车子晃来晃去,一路颠簸到了家门口。

“叔,要不咱这婚事,今儿就先定下吧。”

这话一出下的杳音一个激灵,抬起头,三牛的亲属还有邻里朋友正围在她家门口,好不热闹。

“只要你愿意娶,什么都好说!”

杳父开门带着众人向屋里走去。

“爸!”

杳音又怒又慌。

“三牛的父亲,不知从哪里牵了一头大黄牛,头戴着大红花,嘴里砸吧着野草,此刻正拴在杳音的家门口。

“完了完了,这聘礼都送来了!”

一个重心不稳,杳音差点就吓晕了过去,这亲爹当真是不要她了,都是慕南,如果不是那个混蛋,她又怎么会怀孕。

“这礼钱就给三万吧,意思一下就可以了,年后,咱就把这喜事办了!”

杳父抽着大烟斗,匆匆忙忙的就要这么定下来。

“爸,我不愿意。”

“你给我滚出去!。”

杳父气的双手发抖,紧跟着又拿起了鸡毛毯子就要这样打过去,杳音挺起了肚子,不怕死的指了指。

“你要是真生气,就打这里。”

一不做二不休,总之,她杳音决不能就这样嫁给三牛。

“你,你这个不孝子。”

杳父拖着鸡毛毯就挥了过来,却被兰姨挡住。

“姐夫,你这是做什么。定亲多大的喜事,音音还小,瞎胡闹怎么你也跟着闹。”

兰姨护着杳音音,责备的拍了拍她的头,对她使了一个眼色,在耳边悄悄的说:

“你别怕,兰姨来给你想办法。”

“兰姨~”

杳音委屈巴巴的滴流着眼泪抱在了兰姨怀里。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只有三牛依然笑得傻里傻气。

不过一天的功夫,村头到村尾,谁都知道了杳家闺女和三牛的婚事。

夜里,杳音胡乱的拨弄着自己的头发,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咯吱一声

房门打开被人打开,兰姨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不是我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当着人家三牛和那么多乡亲的面就说自己不愿意给三牛当媳妇,多丢你爹的脸,这婚事可是他自己提出来,人家三牛才上门的。”

“兰姨~”

杳音一个没憋住,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她一个大好姑娘,可不能就这样困在这里成了一个乡间村妇。

“我和你妈商量了一下,音音,不如今晚你就逃吧,回到城里就再也不要回来了。”

兰姨说的坚决,紧紧的拉着杳音的手。

手心的温度涌上心头,杳音感激的连连点头。

等她回到城里,还不第一时间就把这个孩子打掉,到时候就算是杳父要他结婚也没有理由。至于慕南,以后再履行合约也不迟。

乘着月夜分高,杳音就提着行李箱摸着黑蒙蒙的夜路朝着集市里走去,等去了市里,上了车,杳父就真的再也拿她没有办法了。

“这孩子,哎。”

杨华靠在门前昼着眉头:

“不行,这事儿我还是得和陈诺那孩子说说,有什么事情比自己的亲骨肉更重要?”

看着杳音远去的身影,兰姨也点了点头。

“年轻人总有犯错的时候,也许陈诺会念在这个孩子的面,和音音复婚也说不定呢。”

“明儿,你就和我去一趟城里。”

杨华拉着兰姨的手,不容拒绝。

朦朦胧胧地天,杳音一身疲惫的回到家,熟不知,因为她怀孕,一大家子早已不得安宁。

高档的西餐厅里,兰姨做东将陈诺请了过来。

“兰姨,我和音音都已经离婚了,你还找我做什么?”

陈诺摆明的不情愿,可毕竟是自己曾经的长辈,面对兰姨也不好发做什么。

“她不能找你,那我呢?”

不远处,杳母的声音传来,虽是乡下农名可此时此刻的她有着不一样的威严。

“妈••••••”

陈诺惊讶的张口,面色难堪的低下了头,想走却又觉得不大合适,只能硬着头皮的坐了下去。

“我听说,你和杳音离婚了?”

一听是冲着离婚的事来的,陈诺自知理亏,却又不清楚杨华兰姨到底知道了多少,只能支支吾吾的含糊着点头。

“最近刚离的。”

“你这孩子,你们结婚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有什么不能好好说,非要离婚呢?”

听到陈诺的亲口回复,杨华的心猛地一疼,虽是外来女婿,可手心手背都是肉,杳家从来没有怠慢过陈诺这个孩子。

听到这里,陈诺才知晓,原来杳音并没有和杳家说过慕南的事,那就正合他意了。

“阿姨,您不知道。杳音她竟然背着我和憋得男人在一起了,我那么的爱她,她却忍心这样的伤害我。”

陈诺佯装着擦了擦根本没有流出的眼泪,悲伤欲绝的样子起了身转身就要走,兰姨刚想拉回他,就被陈诺反手打了下来,挣脱了兰姨的手。

“以后有关杳音的一切都不要再来找我,她是个dang妇,是我陈诺的耻辱。”

“陈诺,陈诺!”

兰姨有些急了,连忙喊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