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荼蘼花尽时》全文免费小说阅读

《爱在荼蘼花尽时》全文免费小说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葛婉彤给我找了套裙子,让我去洗个澡换上。

这是一套海蓝色细肩带长裙,很衬托身材,也很衬肤色。我把头发挽成发髻,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耳环轻轻晃荡,摇曳之间,更显得风情万种。

唇角有伤,我用了点遮瑕膏。手臂上有伤,我只能用外披遮盖。

葛婉彤在我背后拍手,“不愧是曾经的秦太太,果然倾国倾城!”

我淡淡一笑:“葛小姐过奖了。”

“你叫我婉彤嘛,总是葛小姐葛小姐的,怪见外。”葛婉彤过来,亲昵地搂着我的腰。

我是个慢热型的性格,她这样亲昵,我反而不自在。

“葛小姐,我给你化妆吧。”我微微笑笑。

“行,不耽误时间了,我刚刚约了黎老爷子,他会来。”葛婉彤赶紧坐下,笑嘻嘻说。

我没说话,用心给葛婉彤化妆。

经历了这么多,我的心绪不再轻易起伏,整颗心脏已经冷硬如冰。从此往后,我所做的一切,都不会付诸感情,一切不过是为了复仇。

宴会是私人的,是某私人会所,葛婉婷是这里的贵宾,领着我径直进去。

我们左拐右拐,到了后面一栋小院,小院的布置是纯中式的,幽静高雅。

小厅的茶海旁,背对着我们坐着一个男人,正在烹茶,其余并无他人。

我心里有点纳闷,不是宴会吗?怎么只有一个人?

葛婉彤妩媚一笑,示意我先站着,她轻手轻脚到了那人背后,在他耳边轻轻“嗨”了一声。

“哈哈,婉彤,你们来了。”那人回头,目光落在我脸上,眼中随即一亮。

我认出他,他就是黎世宏。他保养得的确是好,儒雅中带着气场,透着这个年龄特有的魅力,五十多岁的人,看上去也就四十来岁的样子,叫他黎老爷子,好像不太妥当。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怎么向他表情,若要做那种女子,是不是要放开自己,妩媚地去讨好他?

但骨子里高傲的血脉,让我没法一下子入戏。

我就这样傻傻站着,努力地扯起嘴角,声音细若蚊蝇:“黎先生。”

“嗯,我从前见过你,只是没有说过话。”黎世宏微笑,伸出手,轻轻捏住我的几根手指头。

葛婉彤“咯咯”直笑,大大咧咧坐下,斜睨着黎世宏说:“老爷子,是不是早就仰慕女神的美貌了呀?”

黎世宏牵着我的手坐下,哈哈笑道:“那是,我初见秦太太时,便觉她清雅如莲,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我小声说:“秦太太已经是过去式了。”

黎世宏转头柔声说:“但你依旧是我心里的莲。”

葛婉彤夸张地拍手:“哇!要不要这么撩!我受不了诶!我这个电灯泡,是不是可以悄悄退下了?”

“你别走!”我莫名有些慌。

黎世宏笑得很宽容,柔声说:“阿芷还像个小女孩。”

我尴尬地低头,黎世宏每句话都十分撩人,或许这就是情场老手吧。

葛婉彤起身,暧昧地睇我一眼,和黎世宏挥挥手,嗲声说:“老爷子,那我先闪了。”

“婉彤,你这个称呼我不爱,以后不要说我老了!”黎世宏拉下脸。

“哈哈哈,行,黎先生——”葛婉彤拉长声音。

她先走了,幽静的小厅只剩下我和黎世宏,我们身后有一座小假山,假山上流水潺潺,和着悠悠古筝,意境似乎特别好,适合酝酿一场虚伪的“爱情”。

黎世宏目光落在我脸上,柔声说:“你的事情我听婉彤说了,真想不到,这么温柔美丽的妻子,秦月泽竟然不珍惜。”

“家花没有野花香嘛。”我想笑笑,但终究心里太痛,笑容都很苦涩。

黎世宏沉默一会,说道:“秦月泽和我的势力,并没有你高我低之说,我们是相互制约、也是相互依托的,但是这个人人品坏到这等程度,我要考虑对他做些行动了。”

我曾经做梦也不会想到,会有某天,坐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和一个陌生的人,谈论如何对付自己最爱的亲人,所以心里很伤感,两行眼泪也不觉掉下来。

“别哭,你既然来到我身边,你的委屈,我自然要为你讨个说法。”黎世宏深深看我一眼。

我主动抓住他的手,哽咽说:“黎先生,我很想查一下,我儿子到底是……到底是不是还在人世。”

说到明宇,我就心痛难忍,甚至不忍说出“死”这个字眼。

黎世宏让我说说事情的具体经过,我从头至尾告诉他。再次复述,我虽然没有痛哭零涕,但待我说完,我拽紧的拳头还在微微发抖。

“我帮你去查查。”黎世宏轻轻抓住我的手。

“嗯。”我抬起泪眼,满怀期待看着他。

如果他能帮我找明宇,我想今晚他无论提什么要求,我都不会拒绝。

他站起来,同时也牵着我的手站起来,凝视我片刻后,轻轻抱了抱我。

“你什么心思到我身边,我很清楚,换了别的女人,这样的交易,我也会来者不拒,但是对你……我不太愿意这样。”他放开我,轻轻握着我的肩膀。

我黯然说:“黎先生,我也没有什么高尚之处,也不拐弯抹角,我想要什么您都明白,您想要什么也不必压抑。”

黎世宏笑笑,温言说:“像我们这等曾经沧海的人,若说爱情,必定惹人笑掉大牙,但不知为何,我却偏想在后半生,再学无畏少年,重新追寻一遍。”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想怎么便怎样吧,反正我自觉灵魂已死,剩下这具躯壳,宛如行尸走肉。

“黎世宏!你今晚放我的鸽子,原来躲在这里泡女人!”

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冲了进来,很无礼地大声嚷嚷。我转头看着她,不料她毫不客气地朝我挥手打了过来。

黎世宏及时挡住她的手,将我搂入怀里,随手一巴掌打在那个女孩脸上。

“你!你打我!”女孩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黎世宏淡淡说:“从今往后,有谁在江城动白芷一根汗毛,就是和我过不去!”

他搂着我往外走,剩下那个女孩站在原地气得跺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