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错嫁冷首席》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痴心错嫁冷首席》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对方放开她,朝着脚步声看过去,顾之昂很是悠闲地倚靠在边上,像是欣赏什么好剧一样欣赏着两人,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看着二人停下之后,却还耸了耸肩,很是无辜开口:“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不好意思,太激动了,忍不住拍手叫绝,你们继续,继续。”

凌静雪本来就泛红发烫的脸此时变得更加滚烫,抬不起头一言不发。

厉以宸感受到嘴里的腥味儿,舌尖的疼痛让他再一次刷新对眼前这个女人胆量的认识,继而双眼发着寒光盯着顾之昂。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不会告诉你的女伴的。”顾之昂站直了身子,眼睛带着几分狡黠,言语亦是有几分轻快,说完还对着厉以宸眨了眨眼。

凌静雪也听出来什么意思,原来大家都知道钟文丽的存在了,她才是堂堂正正地站在厉以宸身边的女人。

本以为是不在乎了,可不知怎的,心中苦涩又一次泛起,方才的“吻”,让她恶心。

厉以宸没有说话,反而是又一次捏住凌静雪的下巴,迫使其与自己对视。

见状,顾之昂感受到气息的不妙,又一次开口:“真好,可以继续看表演了。”

厉以宸没有搭理她,只是轻启薄唇淡漠道:“再口无遮拦试试看。”

说完,他便将她狠狠地甩开,迈开坚定地步伐径直离去,走到顾之昂身边给了他一个眼神。

顾之昂倒也算识趣,笑了笑,对着凌静雪痞痞道:“一会见。”

接着便跟着厉以宸离开了。

凌静雪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停地深呼吸,摸了摸有点发麻的嘴唇,眼泪毫无骨气地滑落。

晚风吹来,让她整个人清醒了不少。

跟服务员要了果汁,她便坐回长椅上,看着外面灯红酒绿的世界,看着下面车马如龙,神思不知道飘向何处,也不知道魂归何方。

或许能够让她心情这么大起大落的,如今也就只有厉以宸一个人了。

明明被他弄得遍体鳞伤,可荆棘丛林,她也就这么闯进去了。

是,闯进去,却出不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凌静雪的心情才得以平复,果汁润喉,晚风吹散了一点忧愁,忽然觉得,若是没有这么多糟心事,就像现在这样坐着,人生也挺惬意。

可是很快,就不那么惬意了。

“怎么?休息区待不下去,自己跑出来哭了?”

正想着,一道尖锐刻薄的声音响起,将凌静雪从自己的思绪中拉回来,脑子“轰”的一下,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果然这个世界上是真的有那么些许好事之人,明明自己都已经躲避退让的,怎么就还是这么穷追不舍,不愿放过呢?

凌静雪看着几个打扮得典雅娇贵的女人们,后面还有一个如白莲一般“纯洁”的钟文丽,她便也明白了什么。

钟文丽恨自己入骨,在厉以宸面前不敢露出本来面目,然而现在厉以宸不在,她何须再伪装?更加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让自己难受的机会。

如今当着这么多世家千金的面,只要自己难堪了,不管是谁动的口,自有钟文丽心中一份畅快。

凌静雪只是轻轻瞟了一眼那几个人,接着便跟什么都没看到一样,自顾自地回到方才休息的椅子上,坐着看风景。

刚才与厉以宸一番,她现在着实没什么心情。

口渴了,拿着一旁小桌子上的果汁,吸溜两口,感觉还不赖。

“凌静雪,你是瞎了还是聋了?看不到我们在这儿,听不到莹莹姐跟你说话吗?”开口说话的是林氏千金林佳言,年纪不大,二十出头,却是个刁蛮任性的主。

她口中的“莹莹姐”便是丁氏的千金丁莹莹,是钟文丽的表妹,从来就看凌静雪不过眼,知道钟文丽跟凌静雪不对付,更加是铆足了劲儿抹黑她,自从有了林佳言这个小跟班,两人更加是狼狈为奸了。

“算了佳言,不过是个落魄千金,有什么值得你生气的?她瞎了也好,聋了也罢,都是她活该,那么恶毒,上天迟早要收拾她!”丁莹莹倒是装作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但开口言语却尖酸刻薄得很。

虽说不在乎,言语却句句戳人心。

不过还好,凌静雪虽然并不是那种身经百战的人,但对于这些无聊人的言论,倒还是可以做到左耳进右耳出,不往心里去,不恶心自己,不气到自己。

旁边那几个凌静雪不认识,但看着年纪倒是不大的样子,或许是她们的同学之类的,也是家里有点背景,不过却甚是“单纯”,被人牵着鼻子走,一起说凌静雪的坏话。

本想图个清静,却这么不遂人愿,还没一会儿呢就被这么多人生生给打扰了,凌静雪被叽叽喳喳吵了一会儿,可算是开口了。

“怎么这么吵呢?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在叫,扰得人无法休息。”

得到了回应,那些人就跟小哈巴狗讨要到了骨头一样兴奋,继续叽叽喳喳地说着,话也是越说越难听。

“怎么?就你这种人还想要休息?你是有多累?昨晚该不会又去哪儿讨老男人的欢心了吧?”

“哎哟莹莹姐你怎么说这个呀?我们都还小!”

“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好害羞的?不过有一点我很好奇,就这种货色,怎么会有人要呢?”

“说得也是啊,就这种素质的人,哪里会有人要?莫不是……”

“什么什么?”

“莫不是她那方面的能力很厉害,伺候的人流连忘返,这才……”

话虽然没有说得十分透彻露骨,但是大致上什么意思,大家都明白,那几个女的倒也是不害臊,直接捂着嘴巴笑起来,都是十分得意地看着凌静雪,都以为她被说得一句话也不敢回应。

凌静雪本是想让她们把心中的话都吐出来这事倒也就这么结束了,但现在看来,这些人非要找点事情做,也不能怪她了。

由于很久没有穿高跟鞋了,她今日磨破了脚,站起来的时候脚后跟隐隐作疼,便倚靠在自己上,慢悠悠地开口:“素质?难道你们所谓的素质高,名门教养,世家规矩,就是一个个跟长舌妇一样嚼舌根?”

不过一句话而已,便将方才叽叽喳喳说得天花乱坠的几个女人怔住了。

连后面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的钟文丽都有点吃惊,许是低估了这个凌静雪,从前并不觉得她如此会应付。

想着,钟文丽紧紧地握着拳头,指甲也嵌入自己的手心,连疼都感觉不到了。

看来日后,要对付这个凌静雪,是得多花一些功夫的了。

本是不想跟那些人较量的,凌静雪看都不看她们一眼,只是晃动着手中的果汁,吸了一口之后开口:“据我所知,要脸的人一般都是在背后嚼舌根,而你们,当面嚼……”

没说完便打住了,意思到了就好。

大概过了一小会儿,五六秒钟的时间,丁莹莹第一个反应过来,怒目圆睁地大声开口:“凌静雪,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骂我们不要脸!”

随着她这句话一出,其他人也都挨个儿地反应过来。

要脸的人都是背后嚼舌根,她们当面嚼,这不就是拐着弯骂她们不要脸吗?

“不要脸这三个字,我可从来没有说过,可不要冤枉我。”凌静雪耸了耸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