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席少的贴心小棉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版《席少的贴心小棉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叶舒然没理何智辉,只顾着往前跑。

她跑到了白天发传单的地方,在马路边的排水沟前停了下来。

虽然有路灯,可是排水沟下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她掏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模式,沿着排水沟一步步的往前找过去。

这几天没下雨,排水沟被落叶灌满,凑得近了,可以闻到一股腐烂的臭味。叶舒然忍着阵阵恶心,拎了根棍子将那些落叶拨开,却怎么也找不到。

一辆黑色轿车缓慢行驶在马路上,薛辰烨单手扶着方向盘,手指捏了捏鼻梁,脸上露出几分疲倦,胃部隐隐作疼着。他将车停靠下来,这时一个披头散发,穿着白衣服的女人缓缓站起……

薛辰烨吓了一跳,待他仔细看去时,那人影又不见了。

大半夜的见诡了!

薛辰烨打开车门,一阵细细的抽泣声传过来,他皱了皱眉,距离他几米远的地方,一个女人坐在马路边上,正在哭。

薛辰烨吐了口气,这么晚了不睡觉跑马路上来哭,他心里嘀咕了声。

他不是个热心肠的人,只漠漠地看了眼那女人,随后长腿一抬,走上行人道,往前面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走去。

他买了瓶牛奶让营业员加热,在货架上随意看了眼,挑了只面包。

便利店里没什么人,安静的只剩下微波炉呜呜的工作声。薛辰烨撕开了面包包装,边吃边透过玻璃窗看街景。

这边属于商业区,办公大楼零星亮着光。他的目光一转,那女人还在哭。

对面几个染发的小混混越过马路,好奇的打量了眼女人,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嬉笑着走了过来。

“叮”的一声,热牛奶出来,薛辰烨收回目光,拿手机付完账,拿了东西往外走。

“……小姑娘,跟男朋友吵架了?”

“要不要哥哥们来哄哄?”

一条花胳膊伸过来,叶舒然厌恶又恐惧的往后退了一步,心中暗叫糟糕,她本就对霓城陌生,为了一枚戒指大半夜跑出来,真是鬼迷心窍了。

她边退往身后看了眼,眼见一个男人拿了东西正从便利店走出来。她连忙跑了过去,躲在男人身后,扯住他的衣服撒娇道:“你怎么才出来,真狠心不理我了呀?”

女人的声音软软甜甜的,带着些微外地口音,在这闷热的初夏夜,有点儿勾人。

薛辰烨低头,女人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小鹿似的清澈干净,眼里写着求救。他的视线落在抓着他衣角的小手上,细白手指沾染了泥灰,将他银色的西服抓出了黑漆漆的手指印。

薛辰烨皱了皱眉毛,抬起两根手指扯下女人的手。

叶舒然死死的捉着男人的衣角,看着他冷漠的脸,心里还是不想放弃这根救命稻草。可她的手刚才伸进井盖时刮伤了,他大手一捏,伤口钻心的疼。

叶舒然还是松了手,惊慌无措的站在他的身后,只希望可以瞒过那几个混混。

这时,一只大手伸到她的面前,手上拎着一瓶牛奶。

叶舒然一愣,抬头看了看他,男人面无表情,眼里有几分不耐烦。

叶舒然忙配合地拿了牛奶,嘴唇微动了下,唇形是“谢谢”。

男人抬起眼眸,冷冷地看向那几个小混混。对方看男人气质矜贵,其中一个回头看了眼路边停着的豪车,察觉对方不好惹的样子,立即赔笑道:“哥,这是你女朋友啊?”

“我们就是看她一个人,不放心……”眼见着男人的脸色越来越阴沉,那人结巴起来,“保、保护她呢。”

“滚!”男人薄唇一动,那群小混混立即撒开腿跑了。

叶舒然听着七零八落的脚步声远离,心里松了口气。

她将牛奶递出去:“谢谢。”

男人低眸,扫了眼她双手捧着的牛奶瓶子,眉毛皱了皱,叶舒然这才发现瓶子上沾了她的指印。

她将手缩了回来,不好意思道:“抱歉。”她顿了顿,瞥了眼不远处的便利店,“我赔你吧。”

薛辰烨其实今晚的心情并不好,也没想多管闲事,但此时,忽然觉得有个人说说话也不错。他淡淡道:“吃晚饭了吗?”

叶舒然有点懵:“啊?”

薛辰烨看着面前傻乎乎的女人,眉心皱了下,觉得自己今晚真是见鬼了,接连做些无聊的事。他准备当自己没说过,就这么走了,却听女人道:“我们去吃烧烤吧,我知道有一家不错的烧烤。”

男人脚步顿了下,皱眉看向女人,她正对着他笑,眉眼弯弯,甜美温柔。

就这么一个浅淡的笑容,让薛承烨再次做了件自己都觉得不可能的事。

天星街白天只是普通的街道,到了夜晚却是热闹非凡,摆地摊的铺了整条街,卖手工艺品的,街头卖唱的,水果烧烤成了组合,总之应有尽有,由于聚集了一大批年轻人,所以即使到了这个点,依然热闹无比。

叶舒然带着薛辰烨找了家摊位坐下,说道:“你想吃什么?嗯……这家的烤茄子很好吃。”

说着,她看了眼他手上的面包,人家救了她,请他吃顿饭也是应该的。只是她现在穷得很,希望他不要吃太多。

薛辰烨本人是从来不吃什么路边摊的,他瞧了眼烧烤架子,油脂滴落在木炭上,火焰窜起,将铁架子烤得黑漆漆油腻腻。

他习惯性的皱起眉,只觉得自己今晚真是荒唐。

叶舒然看他没动作,以为他客气,便自己拿了单子点了烤茄子、烤面筋、金针菇,她觉得这样似乎太素了,又狠狠心要了五串烤五花肉,两只鸡腿。

薛辰烨瞧着女人挤眉弄眼肉痛的模样,倒生出几分有趣,便没有起身离开。

旁边榨果汁的小贩正好弄了两杯西瓜汁,他把西瓜汁要了过来,抿了一口,随口问道:“你为什么在那哭?”

叶舒然脸上的笑容微僵,不自在地抿了下嘴唇,挤出一个极不自然的笑,闷声道:“丢东西了。”

说完,她掩饰什么,手捧着西瓜汁喝了一大口,凉凉的果汁下喉,她埋着头,指甲有一下没一下的刮着纸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