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个将军去种地》全文免费小说阅读

《拐个将军去种地》全文免费小说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地上堆着野鸡、野兔、大雁,还有野猪肉,看起来肉质饱满十分肥。

“只是这段时间运气好罢了,冬天的时候半个月都打不到一只猎物。”

随后,沈岸珂将两个篓子装满了猎物之后,用担子挑了起来。

“你想好把这些野味儿卖到哪儿去了吗?”蔡青突然发问,沈岸珂看了一眼蔡青。

“还能卖到哪儿啊?就挑到县城里在街上找个位置叫卖呗!”

对于蔡青突然的发问,沈岸珂有些不解,一双琥珀色的眼眸略微带着狐疑。

闻言,蔡青突然笑了笑:“只要你这一路护送我,我就答应把你手里的这些野味儿卖个好价钱,你愿不愿意呀?”

看到蔡青十分有把握的笑着,沈岸珂突然怀疑这蔡青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暗暗思索,沈岸珂倒是想看看蔡青能够耍出什么样的把戏。

“行。”沈岸珂干净利落的答应了。

二人就这么上路了,看起来十分高兴,一路上有说有笑的。

村东头的刘大婶儿看了之后,暗暗叹了一口气,觉得蔡青这丫头的命也真苦。

陈氏抱着一盆子的衣服到了河边儿,刚拿出来一件儿衣裳,村西头的李大婶立刻凑了过来。

“啊呦,我说你家蔡青跟姓沈的小子是啥关系呀?我刚刚还看到他们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一块儿走呢。”

村西头的李大婶儿特别好信儿,也是村子里的八婆之一。

“我们家青儿要去县城里办点事儿,可能跟小沈顺路吧。”陈氏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衣服。

“我看那架势可不像,看他俩那样子还挺亲密的,你家丫头不会喜欢小沈那小伙子吧?”

李大婶儿笑呵呵的,村东头的刘大婶也走了过来。

其他在河边儿洗衣服的,听到了这话也纷纷凑了过来。

“他俩从小就青梅竹马的,沈岸珂那小伙子虽然是个孤儿,但人品还不错,而且打猎也是个好手。”

刘大婶儿立刻过来凑一脚,话一开口,其他人也纷纷插嘴。

陈氏这话之后立刻恼了:“我们家青儿才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呢,你们绝对是想多了。”

看到陈氏板着一张脸,李大婶儿突然有些不高兴了。

“要是沈岸珂能看上你们家丫头也算是一件好事儿呢,就怕人家根本看不上你家丫头,你家丫头又自作多情了!”

李大婶的嘴还是有些尖酸刻薄的,一旁的刘大婶立刻推攘了一下。

“我看可不见得是这么回事儿,刚刚那沈岸珂跟蔡青俩人走的时候,那是笑脸相迎啊,肯定对你们家小青有想法。”

刘大婶儿笑呵呵地说着,陈氏突然将手里刚浸泡在河水里的衣服丢在了石头上。

“你们不要说这些没用的,我家青儿才不会跟沈家小伙子有啥关系,也不知道你们天天为啥要传这些没用的闲话。”

说完,陈氏将那两件衣服捞进了盆里,直接抱着盆离开了。

看到陈氏走了,其他人怏怏不乐。

“这一定是说到她的痛处上了,沈家小伙子早晚得被她家女儿勾去了魂儿,这丫头小小年纪的,对付男人可真是把好手。”

李大婶儿谈起蔡青的时候就没什么好脸色。

一旁的刘大婶突然生气了:“老李婆子,你少在这儿传这些闲话,那蔡青的人品如何,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她们娘仨这些年可没少挨欺负,那丫头的性子胆小怕事,软弱极了,又咋子可能去吸引男人嘛?”

洗衣服的孙大婶儿也凑了过来,为蔡青说了句公道话。

“就是的,人家丫头生的俊俏,就是沈岸珂喜欢上了又能如何?关你们屁事儿啊!”

孙大婶儿一向很喜欢蔡青,所以在这里为蔡青说着公道话。

这话一出口,李大婶就不高兴了。

“老孙婆子,你这话咋能这么说吗?我们这也是关心人家丫头,再说了,又不是你闺女这么护着干嘛?”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孙大婶儿将洗完的衣服拧干之后放在了盆里,抱着盆站了起来,瞪了一眼李大婶儿就离开了。

“我呸!不就是你家有头牛吗?你有啥好牛的呀?”

李大婶儿和孙大婶儿之间也有些恩怨,不过人一走话题也就断了。

沈岸珂和蔡青走到了县城里,今天的县城格外的热闹,大街上人满为患。

蔡青看到不远处有一家酒楼,可是似乎人流量不大。

“你知道县城哪家酒楼的人最少吗?”蔡青突然问着身旁的沈岸珂。

因为沈岸珂是猎户出身,一般有了多余的猎物,都会来县城卖,所以对于县城的一些事情也比较了解。

沈岸珂狐疑地看着眼前的蔡青,不知道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我问你话呢,咋没听见呀?”蔡青看到沈岸珂的眼神有点不对劲,突然有些不悦。

“要是说人少的话,也就是旁边那家好再来酒楼,之前生意挺火爆的,后来就不行了。”

沈岸珂仔细给身旁的蔡青讲了关于这家酒楼的事情。

原来这家好再来酒楼天天人满为患,后来县城的有钱人刘公子开了一家一品香酒楼。

雇来了洛阳城的大厨,菜品那是一流的好吃。

这家一品香酒楼不仅菜肴好吃,而且还有一些特别高端的包厢,甚至有一些说书唱戏的娱乐项目。

久而久之,好再来酒楼就日渐冷淡,现在开着也勉强维持生计。

听了这话,蔡青淡然一笑,心里突然有了主意。

“既然这家好再来酒楼这么冷清,那咱们就去他家。”

说完,蔡青像是一只欢脱的兔子,径自跑到了那家酒楼身后的沈岸珂提着重重的猎物紧紧跟着。

这好再来酒楼的确很冷清,偌大的酒楼里就只有两桌客人,菜品点的也特别少。

“二位客官这边请。”小厮并没有因为冷清而消减热情。

“我们并不是来吃饭的,能见一下你们酒楼的老板吗?我有事情要和他谈。”

见二人打扮穷酸,小厮眼里满是鄙夷不屑。

“我们老板今天比较忙,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