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兮凰兮》全文在线阅读

《凰兮凰兮》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红日西斜,淡淡余晖染透大地。群鸟返林,袅袅炊烟。归家之人抬头一望,一轮新月隐隐悬在东天。

推开王府后门,就见李管家安详地坐在后院石凳上,小鹄三人随即愣住。

李管家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谦恭地向王妃作揖行礼:

“老奴恭迎娘娘回府。”

数月来的观察,他已知这王妃主子乖张,常喜从王府正门出去,从后门回来。这摆明就是告知王府上下,她堂而皇之从正门出去,就是人并不在府上,不用有事没事在府内瞎找她,到时到候她自会回来,更不用特意等她的门,只要留着后门就行。

李管家对她这反常的套路都摸得一清二楚,所以今儿日落时分他便开始候在此处。

小鹄倒是意外,李总管平日里从不干预她的去向,如今却候在这里,看来是有事来找了,便笑问:

“李总管,是在这里等我吗?”

李管家依旧弯身作揖回答:

“娘娘,老奴是奉王爷之命,特来邀请王妃今晚到正厅共聚晚餐。”

小鹄一愣,毕竟这是嫁来以后头一遭听到王爷想要跟自己吃饭,可王爷不是讨厌外族人吗?不过,她还是要再确认:

“你是说…王爷要我一起…吃饭吗?那大公主可会出席?”

李管家回答:

“大公主也会一同出席。娘娘可先回厢房休息换衣,待晚餐准备好,老奴会遣人来请娘娘。如娘娘没其他吩咐,老奴先告退。”

说毕,李管家便离开。

芙蓉好奇道:

“王爷何以突然想到跟娘娘聚餐呢?”

柳儿则万分愉悦地笑道:

“这可是好事!娘娘,难得王爷能主动邀约,是一个好的开始。待会回到大院,不如让奴婢为娘娘好好梳妆打扮。”

小鹄挥挥手,淡然道:

“免了,像平时一样就可以。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除非是王爷想一辈子躲着我,否则,与王爷见面,本就是迟早的事。而且,我也考虑着在这两日找个机会跟他碰碰头,商讨安置难民的事。现在他主动来邀,我就省事多了。”

说着,他们便入了西厢大院。

可小鹄第一个反应却整个人呆住了:

“这儿…我…我是没走错门吧?”

同样惊呆了的芙蓉和柳儿异口同声道:

“应该…没错…,是咱们西院…”

一见他们回来,西院的小婢女匆匆跑了过来,轻声道:

“娘娘,您可回来了。公主一搬过来,就命人重新布置了大院和厢房,奴婢们实在拦不住…”

小鹄大概明白什么状况了,便无奈地笑了笑,沿着大院小径缓缓走着,“欣赏”着这番新景致:两旁摆设着一盆盆红白相间的香水百合,而四周墙下原本茂绿的灌木丛已被换成盛开红花的夹竹桃,而大厅门口两侧陈列着一排排灿烂的一品红,大厅中央更摆着几盆白色茉莉,散发出浓浓幽香。

芙蓉率先不悦地问:

“娘娘原先摆在大院树下的那个纺织车呢?”

那可是刚嫁到王府时,芙蓉千辛万苦找遍华城,才找到这个人家不要的旧纺织车翻新来送给小鹄当打发时间用的。

小婢女无奈地回道:

“芙蓉姐,是…是公…公主说看着不舒服,命人搬走了。奴婢知道娘娘喜欢那纺织车,所…所以暂时放到了杂物房里。”

柳儿也问道:

“刚刚看到大院的竹棚也被撤了,那之前新晾晒的染布呢?”

小婢女欲言又止:

“那个…”

芙蓉喝到:

“别吞吞吐吐的,快说!”

小婢女只好直言:

“在大伙忙着搬弄花草的时候,布棚架子被弄倒了…染布都被弄脏了,如今也放在杂物房里…”

芙蓉来气,正要开骂,柳儿拉住了她,并轻轻摇了摇头。

而小鹄坐下来,先喝了口茶,淡淡回了一句:

“不妨事,只是弄脏,没弄破的话,还是能用。这些都不打紧,今天带过去给难民的那批布料也是够用上一些日子。”

此时,黛玥在两三名婢女搀扶下走到正厅,见到小鹄,便笑着上前道:

“哎哟,皇弟妹,你可回来了!!一整天都没见着你,本公主就自作主张重新布置了,你不会介意吧?”

小鹄笑了笑:

“怎么会?只要大公主住得舒服就好。而且我一直没闲功夫布置西厢,这下可要感谢公主能有如此匠心地为我布置得这么清雅大气。”

黛玥微微一笑:虽然外表举止都不算得体,但在本公主的骄横下,却还能如此大方,也算是给足本公主面子,算及格吧。

于是,她故作得意地说:

“那是自然的。特别是外面的香水百合,可是朝廷贡品,母后特别赐给我的。我想着搬回西土麻烦,就让人运来这里,当是送你们的新婚之礼了。还有这几盆茉莉,可是四季常绿的珍稀之品,在中原也是难得一见的。那红花夹竹桃就更是极品,是我们西土独有之物,我之前就命人特意送了几株过来这里。”

小鹄问:

“那大公主在西土所居住的地方也种有这种夹竹桃吗?”

黛玥以为她也喜欢,便更得意地说:

“当然有,是我大婚之时送来的贺礼,我闺中大院都是这种夹竹桃,当满院红花盛开时,甚为漂亮。西土跟华城是一山之隔,气候和土质差异不会太大,只要你们好好打理,来年定能见到满树红花。”

小鹄愁眉道:

“我也很喜欢鲜花盛开的美景,不过,恐怕这些都不太适合现下公主娘娘的身子。”

黛玥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此话何解?”

小鹄解释道:

“如今公主是有孕之人,很多事都要忌讳,尤其是香味。如香水百合和茉莉,气味过于浓郁,会致使孕妇呕吐难耐,不宜放在此。可换种养吊兰或者芦荟,如大公主是爱看较鲜艳的花,可选取蔷薇,华城郊外也有。秋天也即将来临,届时可命人换上各种菊花,香气淡雅,有益无害。至于这个夹竹桃,对常人而言,是不错,但对于孕妇来说,其花和叶皆为毒物,严重者会致流产,必须移走。”

闻言,黛玥大吃一惊,全身凉了半截,忙道:

“老天爷,这可怎么行!蝶儿,快按照王妃的话去做,通通换掉!”

蝶儿忙走了出去命人重新搬弄。

而黛玥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弟妹,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出奇地打量着:

“皇弟妹,你何以知道那么多?”

小鹄微笑道:

“这个嘛…怎么说,其实我娘以前是个专门帮孕妇接生的,常跟我说孕妇的禁忌之事,所以我对此还是略懂一二。”

黛玥更意外地问:

“你娘是产婆?但…你不是羌国的公主吗?”

小鹄顿时语塞。

芙蓉忙插话:

“回大公主的话,咱们羌国君主也是多情之人,年轻时在外处处留情,便认识了咱们娘娘的生母,也就有了咱们娘娘了。不过碍于身份,君主一直没法给予她名分。直到前几年,君主继承了王位,才正式接了咱们娘娘回宫里,授予其二公主的封号。所以,娘娘可跟其他羌国公主皇子非同母。”

小鹄苦笑着点了点头,心里暗想:幸好芙蓉机警,转得快,自己都差点忘了这当初为替嫁而编造出来的曲折故事情节了。

同为公主,同为外嫁,她俩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经历和待遇,黛玥情不自禁地握着小鹄的手,半带怜悯地说道:

“这点,本公主在之前也是略有所闻。如此说来,你并非羌国皇后所生,非嫡公主,怪不得大婚之时,父皇和母后无意让你去皇都面圣,而只是让你直奔到华城这王府。看来你也是受了不少苦。可如今你嫁给的是我的二皇弟,是嫡系皇子,是有地位,有身份的,以后可不会被瞧不起。虽然炎玥弟并没受父皇重用,却有了王爷的爵位,有着皇室的眷顾,日子可是衣食无忧,而且还有我这一品大公主在,绝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你就安心当好你的朱雀王妃吧。”

面对公主那情真意切的话语,小鹄不禁心里涌出股股暖流。虽然她字字句句都是嫡庶之分和身份之别,令人听着不舒服,可那份单纯的好意,却使小鹄感受到亲姐一般的关怀,倍感感动地说:

“大公主,谢谢您。”

黛玥笑道:

“你如今可是我炎玥弟的王妃,所以要改口,跟炎玥弟一样唤本公主作黛玥皇姐即可。对了, 你过来我厢房看看是否还有不妥,我这可是头一胎…”

说着便拉着小鹄往里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