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顶尖仙医》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顶尖仙医》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什么情况?在这乱哄哄的闹成一团,一点规矩都没有!”

就在一群人对常博指指点点的时候,一位面色不善、穿着白大衣、脖子上还挂着听诊器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他见门诊门口一群人聚成堆闹哄哄的不像样子,原本就不甚和缓的面色更加不悦,这些人在医院还这么吵闹,以为是在菜市场买菜吗?

“是吴行医生,大家都别吵了,他是这中医科的副主任呢!”有人担心吴医生不高兴会影响之后的看病便喊了一声,说罢原本吵吵嚷嚷的人群立时安静下来,显然这吴行医生的名号很是让人信服,应该好些人都挂了这吴医生的门诊。

根据国家统一的划分,医生的职称可以分为:初级(医士、医师或者住院医师),中级(主治医师),副高级(副主任医师)以及正高级(主任医师)。

一般来说,能够做到主治医师就已经可以坐门诊了,而副主任医师比之更高一级,每个科室能到这个职称的也不过一个手就能数的过来,而最高级别的主任医师。那更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是真正可以被称为“专家”的人。

而龙城市中心医院的中医科除了苗仁寿是主任医师外,紧随其后的就是这位吴行副主任了,可以说是中医部的二把手,其医术自不必说,也是术精岐黄。

吴行见人群都静了下来脸色也缓了缓,目光转向了常博面前的那名住院医师问道:“小陈,什么情况?”

那人忙道:“吴主任,这个人说他是昨天孔劲松孔主任介绍过来的。”

“这样啊。”

吴行听闻此言,眸中精光闪过,面上也带了几分鄙夷之色,他目光不甚和善的看了眼常博,语气轻蔑道:“苗主任跟我说了你今天要来的事,他现在有事出去了,应该得有一会儿才会回来,你先跟着我吧,刚好有些话想跟你说。”

说罢他头也不扭地走向自己的门诊室。

“好的。”

来者不善啊!常博暗自腹诽,他直觉这个吴医生对他有很大的敌意,态度也很轻慢,大概是把他想成了靠走后门进来的关系户了。看来今天这入职手续怕是不能顺利办完咯,不过好事多磨,也无妨!

想到这里,常博笑着摸了下脑袋跟了过去。

如果说别的东西他还不会这么风轻云淡胸有成竹,但在中医上的造诣常博还是很有自信的!

如果连这个吴医生都能拿捏住他常博,那他就不配传承那位修真前辈的毕生所学了。

“你坐这个椅子上吧。”

见常博过来,吴行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坐下,同时目光鹰隼地打量着常博,语气平静道:“先说说自己吧。”

常博被他盯得有一瞬间的不自在,但很快就平复下来,坐下之后直直看向对方的眼睛回道:“你好,我叫常博,是龙城师范大学的应届毕业生。”

“龙城师范?那你是哪位国医圣手的徒弟吗?”吴行听到常博的大学之后便皱紧了眉头问道,心想这是什么野鸡大学?

“我师父不怎么有名气,只是位普通的中医。”常博自是不可能将那位修真前辈供出来,便随口编了句话。

“岂有此理!”

谁知那吴行一听这话便怒了,脸上的鄙夷已经不加掩饰,语气生硬道:“那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真是什么不入流学校的学生都敢过来了,你不要以为你找了人说情就可以进我们医院了!我问你,你知道什么是中医吗?你了解什么药治什么病吗?这可是医院,你什么都不懂就想给人治病,出了状况怎么办?谁能担这个责任?!”

常博见这个吴医生怒不择言,心中不悦,但面上不动声色,依旧语气平稳道:“吴医生,我从小就跟着我师父出诊,到现在少说也有十年了,自认在这方面还是略有小成的。”

“住口!”

那吴医生却是个脾气暴躁蛮不讲理的,出声打断他话道:“不过十年,我吃着晚饭都三十多年了,中医有几千年的渊源,连我都不敢放言说完全懂,你这年轻人真是狂妄,竟敢说略有小成!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拎不清自己斤两的毛头小子!未免太过于自大!”

说着他停了一下,似是想到了什么,更加轻蔑道:“我说呢,你这种野鸡大学的毕业生怎么可能进的来我们医院,不过是托关系找后门让孔劲松跟院长卖了个面子罢了,你别以为这样就高枕无忧了,他孔劲松的手再长也别想伸到我们中医部,劝你好自为之!”

闻言,纵使常博脾气再好也忍不住沉下脸,他明白了,对方这么咄咄逼人不过是在给他一个下马威,而且很大概率是因为他是孔劲松介绍过来的人。

“吴医生,我敬你是前辈,本不想多说什么,但说实话,我这个职位是院长点头同意了的,跟你同不同意应该也没太大关系吧,况且孔主任昨天晚上已经对苗主任说过了,我今天来也是找苗主任的,你的话嘛……”

听不听都无所谓咯。常博这句话故意只说了一半,但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这吴行可是副主任医师,阅历、人脉、经验都不是常博一个毛头小子比得了的。

但对方实在咄咄逼人,他都把厌恶之情不加掩饰地露出来了,那自己大可不卑躬屈节,这工作是死的人是活的,实在没必要看人脸色度日。

“啪!”

“竖子敢尔!”

那吴行也是没料到常博竟敢如此出言不逊,言下之意竟是讥讽他不够格来管这事,怒急拍桌。

“滚!立刻给我滚出去!别再出现在我眼皮子底下!这中医科你别想再进来,再不滚我让保安给你赶出去!”竟是不顾形象地咆哮起来,便吼边去摸电话,看样子是想叫保安了。

“吴医生!不好了不好了,郝少爷出事了!你快去看一下吧!”突然传来一声急促的叫喊,接着便有人闯了进来。

“郝少爷?哪个郝少爷?”

“是腾志集团郝义洪郝总家的少爷!好像是说他在外面玩的时候旁边有栋楼塌了,刚好把郝少爷给埋了,现下虽然已经被救了出来,但还没度过危险期,情况不太乐观,已经在急诊室抢救了,病危通知书都下了!。”

吴行一听这话不禁脑门冒汗,赶忙收拾出来一个中医急救箱,朝着那个人道:“我现在马上过去,你在前面带路!”

郝义洪,龙城市腾志集团的老董,其公司涉猎甚广,餐饮酒店、购物商场、房地产等一年少说也得盈利过亿,背景深厚,是龙城市数一数二的集团,这中心医院的好些器材可都是他捐送的,自然不能懈怠。

虽然这种伤情基本都是以西医治疗为主,但这无疑是一个在腾志集团老董面前表现的好机会。

如果运气好能扒住那种级别的人物,以后岂非可以一飞冲天、平步青云了?

“对了,去给保安说一声把他赶出去,别让我再在医院里看到他!”那吴行正想着如何讨好郝义洪,还不忘常博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给撵出去。

这小子实在是目中无人,也不想想自己得罪的人是谁!

“这位兄弟,你看这……你还是请自行离开吧。”那人看似公事公办的态度,眼里却盛满了戏谑。

“啧,不劳你们费这个功夫了,我长腿呢。”

常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想这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便沉着脸转身离去。

这种被人瞧不起的滋味可真难受,虽说以他现在的能力根本不怎么在意能不能进这个医院当医生,但这种被人“请”出来的屈辱还是让人憋屈。

“真是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早晚让你们知道小爷我的厉害!”常博磨着后槽牙狠声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先在心里记上一笔再说。

正准备走向公交站牌处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常博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备注显示是孔劲松。

“孔主任……”

常博按下接听键,刚叫了对方一声就被对方急切地打断了:“小博,你现下在医院吗?”

常博闻言怔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对方是问他在不在中心医院。

“在呢。”

“那真是太好了!你能不能现在过来急诊部这边,我这有位患者病情十分危急,我不是太有把握,想让你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能救一下,你快过来吧!”孔劲松的急迫隔着手机都能感受得到。

看来这个患者病情不是一般的严重啊!

常博想了一下,难不成是方才吴行赶着去看的那个郝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