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小狂妃》全文免费阅读

《神医小狂妃》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门口围观的人很多,一时静若幽谷。映入众人眼帘的就是一个白衣如玉恍如天神的俊美儒雅男子。

他坐在轮椅上,皮肤白的几乎透明,就连唇色也是发白的,唯有头发和眼眸是黑的,越发显得整个人清冷的不染半分尘埃。

他就是闻名天下的温玉公子,是云央百姓爱戴的贤王爷云轻言。

他体恤百姓,心怀天下,做过的事情没有一件不是为了百姓。

这样一个人,此时他的眉头紧紧皱着,不满的看了拿鞭子的女孩一眼:“云轻舞,你过分了,怎么可以这般伤人!”

云轻言一边回头吩咐管家:“赶紧找最好的大夫!”

“轻言哥哥,你为了这个人凶我!”云轻舞哇啦一声哭了,扑到云轻言膝盖上,感觉特别委屈,她的轻言哥哥天仙一样的人,怎么可以被玷污。

“四小姐落水了,我救了她,终究是坏了她的名节,哥哥不是不负责的人!”云轻言轻声安慰云轻舞,但是他的声音周围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沈颜魅看着面前这个谪仙人一般的玉人儿,耳朵里突然就听不到任何声音,她连呼吸都屏住了。

她穿过来刻意忽略掉的事情,无从回避了。

她是在枪林弹雨中战斗,但是不是死在恐怖分子的手里,而是自己的副手一把匕首深深从后面刺入她的心脏。

他说,你去死,军方的功劳,敌方的钱财都是我的!他是敌方的棋子,但是她从来没有怀疑过。

他就和云轻言长的一模一样,如果不是衣服不同,头发长短不同,沈颜魅真的会以为是一个人。

她努力压制自己翻涌的情绪,原主是个木头,但是谁都不知道她心思细微,而她全盘接收了原主的所有。

她的目光缓缓下移,扫过云轻言的双腿,嘲讽一笑,紧接着感激涕零的说:“颜魅卑贱如尘土,王爷救了颜魅,颜魅怎么能以怨报德,玷污了王爷。”

“本王坏了你的名节,自当负责!”云轻言似乎根本就没有料到沈颜魅会反对,在他的印象里,这是一份荣宠,沈颜魅就应该感激涕零才对,他眸光越发冷了。心里有浓浓的疑惑,对一边的侍卫使了个眼色。

那个侍卫转身就消失在人群里。

沈颜魅只当看不到,扔掉云轻舞的鞭子,拿着衣袖擦着手上的血迹。她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云轻言脸上风轻云淡的,心里只怕恨不得把她大卸八块。

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接受女人的拒绝,尤其是这样位高权重,贤名满天下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一定是特别爱惜他的名声,不管她怎么说,不嫁是事实。悠悠众口,相信说什么都有。云轻言的心里怕是恨毒了她。

沈颜魅就不相信,云轻言会不知道她的花轿到了门口,不相信他不知道他的妹妹在门口凌辱她,这么久了,侍卫看着没动,云轻言没出来,他也没有多么待见她,要纳了她一定是有目的的。

她没有再看云轻言,而是看着围观的百姓,朗声说道:“王爷乃是我云央最好的王爷,爱民如子,完美如仙。而我,父亲声名狼藉,母亲是青楼女子,论学识论容貌没有一样拿的出手,对王爷不能有任何帮助,而我这样的身世,以后也会让王爷被人诟病。王爷救了我,那是王爷爱民如子,事急从权,大家说,我能恩将仇报吗?”

有时候舆论最可怕的,众人的力量是最大的。既然大家都认为贤王爷委屈,那就放大这份委屈。她沈颜魅怎么会被人摆布?

“四小姐明事理,王爷值得最好的女子!”人群中立刻有人配合。

“对对,王爷,人还没有进府,不如就算了!”

“王爷恩义,四小姐也明事理。”……

云轻言的脸有些黑了,如果他再把人硬生生的拉进王府,他倒是强人所难了。他容不得自己的羽毛有半点污点。

“小姐,沫儿扶您回去!”沫儿时机刚好的从一边过来。

沈颜魅歪头看着云轻言,微微一笑:“王爷,颜魅可以回去了吗?”至于云轻舞,她看都没有看一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这个人一向睚眦必报。

云轻言微微笑了,他这一笑,天地间似乎瞬间都被照亮了,他的声音无比的温和:“四小姐受伤,是本王的错,不如先疗伤?”

沈颜魅微微一笑,脊背挺直,瘦小的身躯似乎有无穷的力量。天地之间似乎就只有她一个一样,自有不一样的坚韧的风骨。

“不如,王爷给点诊金,颜魅自己去找大夫,不敢脏了王爷的地方。”沈颜魅笑眯眯的说,好像浑身是伤的人根本就不是她。

“你,你无耻!”云轻舞不愿意了,滚了就滚了,还敢要钱,这个沈颜魅究竟是什么玩意,知不知道廉耻,穷疯了?

“公主,颜魅越是无耻,显得王爷越是高洁不是吗,颜魅这样的人,这样的做法,王爷都有容人之量,体恤之心,王爷果然是我云央的福祉。”希望有一天高帽子压死你。

云轻言没有说话,只是审视的打量沈颜魅,似乎这个沈颜魅和他知道的不一样。他知道,今日同意沈颜魅走了,怕是婚事就是不作数了。

沈颜魅眉眼闪了闪,看出了云轻言的不情愿,她猛的扯掉自己的嫁衣。

里面,她的衣衫破烂,浑身都是血迹,看着她的脸,就能想到她的身上有什么样的伤口。是谁,将一个小孤女伤成这样?

“如果王爷真的怜悯颜魅,就给颜魅一条生路!”沈颜魅苦笑着说,假装擦了一下泪。

“这是?”云轻言知道沈颜魅过得不好,但是看到这个他的眉头还是紧紧皱起。

“颜魅这身伤,是自作自受,家姐教训的很是,颜魅这样的人,实在不敢高攀王爷,玷污了王爷,如果王爷不同意退了婚事,怕是颜魅只有一头碰死在这贤王府的门口。否则,无颜以对这天下的百姓。”

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云轻言却是不能做什么,他微微笑着把自己的披风拿下来,示意身边侍卫给沈颜魅披上,然后让人递过去厚厚一沓银票。

“倒是本王强求,连累四小姐了,这就是赔罪了!”云轻言言笑晏晏,温润如玉。满脸的歉意,如果眼眸不是那么冷的话,沈颜魅倒是真的会相信他是温润的君子。

沈颜魅感觉他心里怕是要把她挫骨扬灰。

也许很快,就有人要把她挫骨扬灰,比如她那个高高在上的国公二伯父。

她毫不迟疑的接过银票,拢紧披风,这些都是值钱的东西。而她,缺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