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总咱们不熟》全文在线阅读

《穆总咱们不熟》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穆隋光的声音也传来:“哎呀,举棋无悔嘛,你不能这样的。”

钱荼求饶道:“爷爷,你让我再想想,再想想!”

穆北峥走了进去,只见一老一少正在下象棋,很显然钱荼已经被将军了,她抓着一个象,这去也不是,那去也不是,不管她怎么走,都会落得一个将军的下场。

穆北峥走到近前,低声先道:“爷爷,我回来了。”

穆隋光抬头,看见穆北峥,温和一笑:“哦,北峥回来了。”

穆北峥:“是的。”

他撇了一眼棋盘,钱荼没有任何回转余地,满盘都是棋子,很多都没挪动,很显然,穆隋光只走了三步就将了钱荼的军。

他懒得再看,嫌弃道:“臭棋篓子!”

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钱荼没听到,穆隋光却听到了,他扭头看一眼走远的穆北峥,意味深长地笑。

钱荼偷瞄穆隋光,见他移开了视线,偷偷地想将他的叠炮给挪开一只,不料被穆隋光发现了,连忙喊住:“小荼!你这是作弊啊。”

钱荼连忙缩手:“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这回事!我只是看你这棋子摆得不正。”

穆隋光大声叹气说:“小荼啊,输了就输了,我已经等好久了,还让你悔了几次棋了。”

钱荼实在想不出补救的办法,只好将棋子放下,说:“好吧,我认输。”

大概是传饭的时间有点晚,厨房里还没准备好,穆北峥出来的时候,穆隋光正在指点钱荼怎么下棋。

钱荼也是个聪明的女孩子,一点就通,比起刚刚被穆隋光三招打败,她现在能撑好几招了。但是,她有一点不好,容易洋洋得意,就比如现在,她刚学会一个轻易打败新手的秘诀,就把坏主意打到穆北峥头上。

她想起穆北峥昨夜接亲时凶她,还想到今天早上又吼她,此仇不报非美女啊!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她小小声地问穆隋光:“爷爷,穆北峥的棋艺怎么样?”

穆隋光一听,好奇地看了钱荼一眼,又回头看穆北峥,心中一动,对啊,让北峥教钱荼下棋,可不正好!

穆隋光想说好,但转念又一想,从刚刚钱荼的表现来看,她胜负欲很强,若是说北峥棋术很好,反而令她打消了切磋的念头,怎么办?

他斟酌了一下,说:“一般般吧,反正知道棋子怎么摆。”

“哦。”钱荼淡定地应了一声,内心却在窃喜,只是知道棋子怎么摆,看样子是新手中的新手啊。

心中有数,底气就足了,钱荼此刻胆子比天还大,比五花肉还肥,招呼穆北峥:“穆北峥,看你这么无聊,过来一起下棋吧。”

穆北峥正坐在圈椅上看报纸,听到钱荼叫他,眼皮都不抬一下,道:“没兴趣。”

钱荼见状,还以为他心虚,越发地挑衅道:“怎么?不会啊?没关系,我让着你。”

穆北峥翻了一页报纸,连话都懒得说,只鼻子哼了一声,不理她。

钱荼心道:哎呀,小样,怕输还不谦虚,我就不信激不到你!

她说:“不敢就算了,省得外面的人说,小奶奶我欺负你!等你以后学会了再来吧!”

穆隋光在一旁听了,不敢作声,默默低头喝茶。

那边,穆北峥没反应,钱荼见状,挑衅地更厉害了:“我也是,跟自家晚辈起什么哄。”

霍地,穆北峥站了起来,钱荼吓了一大跳,以为他要起来打她,结果他报纸一叠,一边撸袖子,一边白牙森森地笑:“小奶奶是吧?!下象棋是吧?!来!”

钱荼大喜,连忙摆棋子,一边摆一边说:“先说好啊,随便下下的,输了不许哭啊。”

穆北峥阴测测一笑:“放心,小奶奶!”

人要作死,真是拦也拦不住!

穆隋光看着孙子气势汹汹的样儿,有些担心,轻声叫他:“北峥……”

穆北峥回头,见穆隋光对他皱着眉摇了摇头,再看向钱荼,小脸偷笑偷得红扑扑,啧了一声,说:“我让你双车双炮。”

钱荼一听,大喜,哎呦喂,不会下棋还除子?啧啧啧,男人就是好面子,激不得!

她说:“这怎么好意思啊?你这人就是太好胜!”

话是这么说,人却兴奋地扭来扭去,就差没起来跳舞了。

穆北峥冷笑,没说什么,对她说:“你先走。”

让了四个棋子,还让她先走?

钱荼差点没笑出声来,哎呦喂呀,大孙子可真招人疼!

“你既然有这么一片孝心,那我就不客气了。”

穆隋光在一旁听钱荼左一个大孙子,右一个一片孝心的,心里真是为她担忧:小荼啊,差不多行了,活着不好吗?

钱荼刚拿起棋子想走,猛然醒起一件事,连忙说:“等一下等一下。”

她起身,将自己亲手制作的惩罚笔筒拿过来,重新坐下,然后,一边抖着笔筒里大大小小的小纸块,一边坏笑连连地说:“穆北峥啊,咱们事先说好啊,赢了无所谓,输了,可是要接受惩罚的!”

穆隋光见状,怕钱荼到时自讨苦吃,想阻止她,哪曾想钱荼此刻信心爆棚,以为他心疼孙子,反而抢先道:“爷爷,只是随便玩玩的,不会有事的!”

穆北峥冷冷看着那个笔筒,他也看见了里面各种折叠成小正方形的纸块,想也知道是钱荼的手笔,看着她一脸的小奸诈,淡淡地说:“爷爷,您不要插手。”

穆隋光一叹,心道,你可别把你未来媳妇吓跑了!

钱荼将笔筒往旁边一放,终于开始下棋了。

这时,寿伯进来请他们去饭厅用膳,却见小少爷和钱小姐正在对弈,吃惊不小,走过来,低声问穆隋光:“老爷,这……”

穆隋光:“嘘,小荼向北峥挑战呢。”

寿伯倒吸一口冷气,钱小姐,我敬你是一条汉子!

钱荼先走,她按着穆隋光教的秘诀,企图在中宫架起双叠炮,然而,穆北峥不按牌理出牌,非但不挪中宫,甚至还飞士起象,让钱荼的招数失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