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天魂帝》全文在线阅读

《炼天魂帝》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倏!倏!倏!”几声轻响,一阵阵风摇晃着密密匝匝的树枝,那是白袍老者扛着赵天山在飞奔。

一炷香的时间,白袍老者已经奔跑出一千里,来到被杂草掩藏的洞口,忽然一闪身,两人消失于洞口中。

此刻的赵天山被冷风惊醒,睁眼看看已经被悬在半空中,四肢被绳索捆住,分别系在一个深洞的四个角落,惊讶地呼叫起来,直骂白袍老者有虐待年轻人的倾向。

“天山老弟,感觉如何?”白袍老者笑着对赵天山问道。

赵天山劈头盖脸地反问:“这是哪里?为何要打晕我?”

“这里是黑风洞,冒出来的泉水非常寒冷,若能泡上二十四个时辰而皮肤没有冻僵,那就先恭喜你了。”白袍老者诡秘一笑。

“我说你给我什么好东西,竟然虐待我,人家可是正正经经地做一个安静的魂者,没必要搞得我一丝不挂吧。”赵天山回应道。

“的确,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为了提升修为,总得付出一点代价吧,天山老弟,以你如今的实力,还不足以面对很多强者,所以你是特事特办。”白袍老者随即伸手分别向四条绳子指去,几道如雾般的气脉喷薄而出,它们竟然像塑胶带一样自动放开,把赵天山置身于寒泉中。

黑风洞是瓮翼帝国一个鲜为人知的武魂修炼地,其底部有深坑达百米,形状宛如一个大肚婆一样,洞口杂草丛生,不易发现,像是一座被淹没的地下城市。

黑风洞里面沟壑纵横,地形复杂,若是一般人置身其中犹如迷宫一般,根本无法出去,而白袍老者却能来去自如,真是一个奇葩的存在。

“特事特办?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我还真是第一次听到。”赵天山仍然不敢相信白袍老者的话,“我宁愿相信世界有鬼,也不相信你那张臭嘴。”

“好了,我就知道你受委屈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修炼已经开始。”白袍老者说完捋了捋胡须,满意地笑着坐到一条雪白的凳子上。

赵天山无可奈何地闭上眼睛,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管他呢,他如今的心志已经不太正常,因为亲眼目睹自己的家园不存在,童年的记忆渐渐远去。

“轰——噗——”

赵天山全身异血飞速流动,头上似有蒸汽萦绕,嘴唇翕动,像是在念着什么咒语,龙珠呈现,加速修炼,振奋之气焕发而出,脑海里浮现出一串串奇怪的符文。

“大妙功法!”赵天山惊呼道,“太熟悉了,难道这又是提高修为的稀奇之地?”

“不管三七二十一,多多益善,我已经拥有天下第一武魂炼天魂锤、世界第一快速修炼辅助器龙珠、霹雳血祭叠加力量,现在还在此地修炼大妙功法,这妖孽的魂者我做得有价值。”赵天山兴高采烈地任由寒泉侵入全身,心中暗暗地下定决心,不管龙潭虎穴也要闯,一定要闯出一个新的天地来。

可是,想到瓮翼帝国皇家和李家大院的种种不近人情的做法,赵天山心中复仇的焰火在胸口爆燃,瓮翼帝国是所有势力中最强大的,拥有生杀大权,无人敢反抗,无人敢说半个不字,众多人只是敢怒不敢言。

白袍老者嘴角浮现一抹得意的笑意,聚精会神地看着赵天山。

此时的赵天山浑身笼罩在寒泉的雾气中,宛如晶莹剔透的水晶,皮肤已经适应寒泉的温度,没有出现苍白的现象,这是寒泉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的反应,反之则冻伤肌肤,整个人则变废人也。

赵天山慢慢睁开眼睛,带着几分坚毅,几分冷酷,这时候的他不是由塑胶绳索控制,反而是他控制着塑胶绳索,只见他双手双脚稍一用力,塑胶绳索突然变长,整个躯体全部侵入寒泉底部,大约沉入两分钟。

“嘣!”水面上溅起巨大的浪花,赵天山从寒泉底部向上飞起,同时四条塑胶绳索断裂,他悬在半空中,轻轻地移动到寒泉的岸边。

“天山老弟,恭喜恭喜!”狂喜的声音传来,只见白袍老者来到赵天山身边,递给他一套干净整洁的衣服,“唯坚韧者始能遂其志,天山老弟能够在这极其寒冷的泉水中浸润两分钟,这已经是超过了极限,恭喜你在寒泉中修炼成功大妙功法,这是能够一次消耗敌人百分之五十的力量所在,你要好好利用,不过请别轻易拿出手,会消耗自己百分之二十五的灵力。”

当然,每一种法宝的存在,都会有两面性,比如龙珠有能瞬间注满灵力加速修炼的奇效,其缺点是不能连续催动,只能间隔三十秒钟,在弱者面前显得很强大,但是在超级强者面前,别人在半秒钟直接击杀敌人的比比皆是,所以大妙功法也在某种程度上弥补了龙珠在此方面的缺陷。

“老白,刚才我还在抱怨你,完全是你做事不符合常理,休要怪我哟。”赵天山穿上衣服,然后便和白袍老者一块离开黑风洞。

“天山老弟,我有一个小小的不成熟的建议,不知道你可否接受?”他们来到青阳山庄外,赵天山触景伤情,白袍老者为了激发赵天山,于是先问话。

青阳山庄是瓮翼帝国与万钞帝国交界处的巨大的建筑物,现在已经是不复存在,按照现在赵天山的能力,还不足以重建,即使门泊东吴万里船的东西也没有达到修建能力。

赵天山暗下决心,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要重振家园,脸上露出冷峻之色,亲人一定要寻,此仇一定要报。

“老白,什么建议,尽管说来。”赵天山眼神很诚恳看着白袍老者,这么一些日子来,赵天山得到天星河龙的龙珠加快修炼,又得到白袍老者的指点和门泊东吴万里船,不知道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而现在身边只有白袍老者一个好友,从不接受白袍老者做法的赵天山开始觉得他越发可爱了。

这时候,青阳山庄的废墟外,三匹马裹着滚滚尘土而来,他们是何方神圣,连白袍老者一下也弄不清楚,他们先找到一个能够掩藏的地方蹲下,再看看这些人的来意。

远远看去,他们蒙着面,估计也不是什么善茬,光天化日还蒙着黑布,肯定是要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好了,我们走吧!”

“走?你不是有建议吗?”

“边走边说。”

“老白,你要急死人哟。”赵天山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人老要疯,树老心空,我看不是没有由来的。”

“瓮翼红榜,你听说不?”白袍老者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