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野狼》全文在线阅读

《都市野狼》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青山血染,血腥蔓延。常武看着心生哀伶,人怎可如此病狂?这里还有王法吗?天降可怜与人非,我辈痛恨之。平和的社会在都城,而今大山深处却又如此血腥?老人已经泪流满面,悲切恨欲狂。

他看着这山,这青山碧绿,有情有义却被腥风血迹所染老人心中大悲。他以救世济人为愿,大发人生宏图壮心胸附前人之楷模。而今不得不悲伶这些自私忘为之人,一种天地间悲痛涌思心间。

常武回头对着身后的弟子说道:“杀忧伤天和,血染风动有怨逆而生,我辈应救助。你们快去救治,多一时刻就会好上命于之分争。”四弟子快速走到跟前,看着眼前的伤乱一种无形的悲从他们心中蔓延。这里不是血腥而是替这些人而悲,悲他们不爱惜生命,悲痛他们染血青山,悲他们草皆人命。

痛显在脸上疼在心口,他们把伤情的抬拉在一处,抹药救治,上药针灸。方成把采折的染血即止药草,全部拿来全部捣碎及时应用。几个徒弟扶治伤人,药摸血止见效奇特。伤在已表痛在医心,四弟子方圆使出拿手快速救治,治者人太少,痛者人太多。伤……伤……伤得很多是重伤,人命如草皆生命皆在一线,救治在进行。有些贵重的药草也不得不用,这不是义诊却比义诊更烧药。

药到血止人情故重,此时的二弟子针灸出神入化,几针银茫一闪而入效果立显,三弟子研药主治五脏六腑内伤,药药病除。绝无虚发,几人额头汗珠乱流,却没人在意这些。而是忙碌救治。

对于他们能有一口气者也要立刻施救,这些人前时的狠劲已没,此时怂得让医者心疼。脸色苍白嘴角呕吐不断,喊爹叫娘惨声不绝。却挡不住身体的疼痛,人生从此变得暗淡,就算能只好也只是半残之体。

人生多了悔恨,多些悲痛,他们现在看到的不是山里的财宝,不是山里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不是山里别人看不到的白货,而是生命走向枯竭,而是生命迈入残破,而且心灵从此再无鲜艳。悲剧已注定,命运怎可改写。

战哥还在眼红的厮杀,他要创造神话,他要领着他们过神一样生活。战哥狂吼道:“他们人不多,杀过去白货已归,生活从此逍遥。拼此一次,以后荣华富贵从此安享。兄弟们杀上去,让我们为神一样的生活拼呀……”

下面生动,魔力四显,威猛升强齐吼道:“杀……杀……杀”拼命的冲上前去,血一轮战花从新点燃。

洪伟心欲狂,兄弟倒下的眼中迷雾四起悲痛苍澜,残肢半体血染山峦。他狠欲狂不死不休怎能还,他大吼一声“为了平安回家杀他个鬼马朝天,杀他个鬼哭狼嚎,杀他个匪头灭绝。从此我们安享,以他们之血来祭奠兄弟亡魂。得以安康重生,不在受此山之苦。”

厮杀拼血,高战吹响,拼死长行以祝此路安康。血在染,命在绝,尖叫苍苍悲声四起。拼命欲狂,此路冤灾能怨谁?命里红歌高唱,铁血染尽终归家。洪哥点燃众人回家路,谁不拼命此命断魂。众兄弟开始拼命,为回家,为安全一切为了从此走出而拼杀。

血再染,拼杀再继续。命里当歌揍起魂曲,一个个的对死倒下,一个个的血刀红霞,一个个血雨纷飞梦魂鬼府,这是一场没有对错的拼杀,这是一场利益的拼杀,这是一场白货归属的杀砸。用血染尽山峦,悲歌四起。没有希望只有痛的伤,这是一个回家的绝望,这是一个匪梦的破灭,这是一个白货血染的噩梦。

生活给我们惨痛,没有付出难以收获,即是付出也是代价天昂。

静下潭里潜伏的五人此时惊呆了,他们不是没有见过相互拼杀,而是很多……很多……太多的很多……

此时却震惊。太过惨烈与悲惨,没有对错,只有利益在此爆发点燃。虽然他们经历很多,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发现如此步。

王大虎双目瞪圆他不敢相信,此时在火拼的是这些人。太多的落寞,为了一些利益国人在狠拼,让他人嘲讽。

王大虎不知道是可悲还是在心痛,心却在失落,这种痛见得多了,麻木中却还是很痛。

为什么?为什么?国人自己在拼!王大虎不知道他此时双目隐红,那是太多太痛多的心痛犹如针扎。这些利益就可以使国人自拼吗?我们还有何梦可言?他双手握拳,胳膊肌肉暴起,那是心中的痛恨。

曾二兵看着此幕,眼睛闪烁心里复杂。他想亲手解决这小叶林的匪头,那是狡猾如狐的人物。每次都被他逃脱,每次都让曾二兵恨欲狂。他的妹妹就是被战哥的老人玷污过,他想还妹妹一个心静,可他却时时做不到。他是一名junren,他又他的职责,他不能做违心的事,他有一颗正义之心,也不允许他那么做。他一直在忍,看着妹妹那内心的脆弱,他真的想不顾一切解决战哥的老混蛋。他的心不允许他那么做,他很矛盾,很自责。让他难以抉择,他一直在徘徊,现在他终于可以叹口气。

他看到战哥身中数刀,血流不止。虽然狂暴也是在硬撑,他真的想过去补给他数刀,以了断妹妹的前弦。他经常谴责自己,鄙视自己不能为妹妹首仞战哥。这是他最大的遗憾,junren有所为应有所不为。他非常清楚,才如此纠结。

乔小春眼中闪着光芒,他自语道:“这是真的火拼,为了一点白货全都急红眼。缉毒确实让我兴奋,这才能显示我的缉毒出色的战功。你们先拼吧,一会哥在收拾你们这些毒贼子。还是哥最聪明,不费一足一毫就把你们全灭。”他眼睛闪着精光,脸上露出得意的笑。美美的嘴角有些哈喇子,好像肥肉到嘴此时可以美美的下咽。

徐为民哈哈大笑道:“天降神任于私人也,劳其筋骨,待罚恶徒,我为此功而名扬,不费吹灰之力而冻结,如此快意,我当冲锋。头,你说是不是?”王大虎看着他说道:“等,在等,他们人还很多,我们最好不费吹灰之力而解决。”徐为民说道:“头,你真奸诈,不过我喜欢。”

魏晨鄙视他们,你们身为junren却如此的奸诈,有损害我们高大光辉的形象,在不久的将来“头”我一定发表此言论,对你的抗议之指挥。我要你给我们一个说辞,你一定要给我合理解释。

王大虎看着他说道:“兄弟们他要合理的解释,你们说我该怎么办?“几人同时说道:“下手。”

王大虎说道:“好,这个机会给你们一定要把握住。”几人有说道:“请头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魏晨连忙说道:“那个……那个……头,我认为你的决定神勇无比,是大大的对,是我们公认的楷模。我们以此想你学习,在你光辉的领导下,我们神勇无比。”

啊……啊……啊。魏晨连连惨叫,悲声痛呼。“头,我错了,我无比的错了。救命啊……救命啊……你们欺负我如此的弱小,你们无耻到极点。”几人说道:“他还敢大放厥词,看来是下手太轻。兄弟们给我狠狠的揍……”啊……啊……啊……一阵阵的惨叫在静下潭荡起。远远的传出,头,我错了,大错特错了。你们饶了我这弱小的人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