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少的法医小妻》全文在线阅读

《穆少的法医小妻》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傅薇想了想说道:“也不一定,这个得看骸骨的保留情况,最好没有经过化学制剂清洗或者抛光之类的破坏。一般情况下,刚从坑里挖出来的最佳。”涉及到专业,她讲起来眉飞色舞。

“没有破坏,从墓里挖出来有两三个月了,一直晾着没动。”他说完朝她走过来,在两步开外停下,“手给我。”

“什么?”傅薇不解地问着但还是老老实实抬手摊开掌心,他伸手把一团东西放进她手里。

透明的一团水滴,冰凉滑腻,重要的是还在来回晃动,用指尖戳一下有胶质感。她觉得很是奇怪,便弯了五指任它在掌心里来回游动。

“这是?”

“冬儿以为的蛇,一个朋友给的。”他低头看她微微翘起的嘴角,觉得自己这如毛头小子献宝似的举动也算值了。

两人站在一处的画面刺激了不远处望过来的傅妍,她转了转指尖上的一枚红宝石戒指,眼神寒凉。

“真是一对璧人啊!”傅伟业端着一杯酒不咸不淡地说道,傅妍看也没看他转身就要走。

“别走啊,咱们已经三年多没见了,真不过去看看?那不是你的好姐姐吗?我记得你们从前关系最要好了,她要去德国留学你还哭得死去活来的。”

“别人的闲事你少管。”傅妍抬头瞪他一眼。

傅伟业噗嗤一下笑了,“算我多嘴。不过你真就这样看着他们你侬我侬的一点都不生气?”说着他话锋一转压低声音说道:“穆家主母很喜欢你,我跟父亲也默认了这桩婚事,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我猜她可能还不知道要跟穆寒亭议亲的是你,否则以她的个性肯定会对他退避三舍。”

“你又了解她多少?”傅妍看着两人咬了咬嘴。

“我们毕竟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说起来她可能是最不像傅家人的一个了。”傅伟业说完抿了一口酒,伸手挽住傅妍的胳膊,“走,去见见咱们的亲人。”

傅妍几乎是半强迫地被傅伟业给架到了走廊上,她扭头看着他,“你别忘了我们才是一家人。”

“忘不了。”说着他忽然提高声音冲着那边说道:“穆会长,你可是让我好找,穆家这么大我要不是想喝杯酒躲清静,根本见不到你。”

傅薇听见傅伟业的声音轻轻皱了一下眉头,随后翻手将那团水滴握进掌心。

穆寒亭敛去笑容抬眼看过去,“傅处长说笑了,让傅处长亲自找来是我失礼了。”

傅伟业笑着转头打量了一眼傅薇,“原来是佳人在侧难怪穆会长要在此逗留了,情有可原情有可原。”说完他哈哈大笑,自觉言语诙谐。

“二哥。”傅妍半撒娇地在旁边拽了拽他的袖子。

“哦,忘记介绍了,这是傅某人的妹妹傅妍。今日得夫人邀请也就跟过来了。”他说这句话的意思很明确,就是在提醒穆寒亭这可是你母亲看上的儿媳妇。

“穆会长好,在家常听父亲和兄长夸赞会长年轻有为,我心生好奇就闹着兄长要来见识见识。幸得夫人邀请,倒是全了我的好奇之心。”

傅妍一番说辞进退有度,给了穆寒亭很大的面子。

三人真真假假地寒暄着,倒显得一旁一言不发的傅薇跟个背景板一样没有存在感。

她自然不耐烦听这些,可是撂脸子转身走人也绝对不是她的作风,一来太突兀,二来显得她好像做了什么错事一般。

她知道那两人是故意装作不认识她,就是想让她低人一等,可她早已不是几年前的傅薇了,自然也谈不上尴尬自卑。

“两位大驾光临我自当好好陪着,只不过刚求了这位小姐一件事,她好不容易应允下来。所以先容我送送她,再回头给两位赔不是。傅处长,到时我任打任罚。”

“穆会长着什么急?”傅伟业说着侧身看着傅薇,“在下傅伟业,在机要处谋了一个小小的职位,不知这位小姐在哪高就,竟能让穆会长有事相求?”

“傅伟业,咱们好歹一个锅里吃饭一个门里进出也有十几年。我自问这几年没有变化到哪里去,你也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咱们还不至于见面不相识。”

傅薇瞧着他的惺惺作态心里一阵隔应,真是的,坦诚一点有那么难吗?

呵呵,呵呵,傅伟业是真没想到傅薇会这么直白,一时间尴尬得舌头都打结了。

“大姐,当初是你自己拿着刀跟傅家断绝关系的,如今二哥装作不认识你也是为了保存你跟傅家的面子。”傅妍微微垂眼一脸哀伤,“父亲跟母亲每次提起这件事都要落泪,我们自然不敢再伤他们的心。”

“傅妍,我这个异类一走你们父慈女孝多好,何必嘴上挂念呢?”

傅薇深呼了口气也压不住心头的火,她原以为自己已经差不多要跟所有人还有这个世界和解了,没想到还是修练不到家,轻轻松松就被人给逼得原形毕露。

“那个,都是误会,都是误会,你当初执意离家我可什么也没说,现在再见是不是可以一笑泯恩仇了?”

“你觉得呢?”傅薇两手环抱看着傅伟业,嘴角带着一丝讥诮。

“大姐,咱们一家人有什么都可以关起门来细说,就别让穆会长看笑话了。”

“穆会长,答应你的事改日再谈,告辞!”傅薇也不管自己这转身就走是不是有些落荒而逃,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回到家只见着母亲冰冷的牌位的画面,她怕再待下去可能会行为失控。

母亲走了半年,没有一个人告诉她。在那半年里,父亲若无其事地照例给她打钱,家里的每个人都像没事人一般欢欢喜喜。

在这样父慈子孝的氛围里,她的愤怒哀伤都像无理取闹。

父亲逼着她喊那个女人母亲,她拎着刀要砍人最后只架到了自己脖子上,撂下一番狠话从此再没登过傅家的门。

她终究修行不够没办法宽和。

“我送你。”穆寒亭跟傅伟业告辞紧走两步跟在傅薇后面。

望着两人的背影,傅妍恨恨地说道:“二哥,这就是你说的最善良的傅家人?”

“傅妍,我其实更怀念你刚进傅家那会儿的样子,单纯。”傅伟业说完拎着酒杯走了。

傅妍攥着手上的戒指咬了咬牙。

她是外室养大的不假,可她母亲已经入了傅家族谱成了三太太,她从十二岁回到傅家之后也一直在努力学做一个大家闺秀,这些人都看不到吗?

现在,她才是堂堂正正的傅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