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府公主要开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梅府公主要开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见楚东陵表情严肃不想作假,西昌帝十分感动走下台阶拍了拍楚东陵的肩膀,“我西昌有你这般深明大义之人,实属我西昌百姓之幸!”

两人快速商商量好对策后,楚东陵就直接带人前去点兵,西昌帝怕梅一枝等到着急特意派了小太监去给梅一枝传话。

等小太监赶到将军府的时候,梅一枝还等在那里,“奴才见过公主殿下。”

“起来说话,可是宫中发生了什么要紧事?”宫中有个心怀不轨的嘉贵妃,梅一枝不得不多想。

小太监不敢耽搁,赶紧把西昌帝交代的话跟梅一枝说了一遍,“陛下让公主别太忧心,咱们将军厉害着呢,区区一个燕国不足为惧。”

等小太监说完后,站在边上的莲心立即上前把早就准备的荷包塞到小太监的手中,“多谢公公了。”

莲心回来后见梅一枝坐在桌边眉头紧皱,以为梅一枝在担心楚东陵,便上前劝道:“公主您也别太担心了,陛下不是都说了咱们驸马厉害着呢!”

其实梅一枝倒是相信楚东陵的,毕竟西昌帝也不是昏庸之人,要是没点能力的话也不会被封为将军。

前有虎视眈眈的严丞相后有心机颇深的嘉贵妃,梅一枝实在是很难不多想,只是一时间梅一枝也没想好对应的办法,便收拾收拾就休息了。

翌日,天才微微亮梅一枝便已经起来,精心收拾一番后就赶去主院了。

主院门口早有丫鬟候着,看到梅一枝后立即上前行礼笑道:“奴婢见过公主殿下,公主请随奴婢来。”

跟着丫鬟穿过回廊来到正厅,只见老将军和将军夫人端坐在上首,老将军身材魁梧看上去十分有气势。

坐在边上的将军夫人保养的极好丝毫看不出来年纪,看到梅一枝来了之后立即朝梅一枝慈祥的笑道:“来了。”

梅一枝颔首,上前对老将军和将军夫人微微行礼,“见过父亲,夫人。”

话闭,梅一枝伸手从身边丫鬟端着的托盘上端起茶杯递到老将军的面前,“父亲请喝茶。”

老将军表情严肃的结果茶杯喝了一口茶后点了点头,从衣袖中掏出一个红包递给梅一枝,“谢父亲。”梅一枝乖巧的接过红包递给身后的莲心。

随后又端起另外一杯茶递给将军夫人,“夫人请喝茶。”

将军夫人同样喝了茶之后给了梅一枝红包,随后将军夫人才温和的开口说道:“东陵一直唤我母亲,公主日后也算东陵一起唤我母亲便好。”

闻言,梅一枝再次乖巧颔首答应,“好。”完全没有要叫将军夫人母亲的意思,将军夫人愣了一下,随后重新扬起笑意。

这一幕只发生在一瞬,在场的人都没注意到,但是却没能逃过梅一枝的眼睛,梅一枝心中冷笑了一声,面上装作一副乖巧可人的模样。

在将军夫人的介绍下,梅一枝大概认识了将军府的各位主子们,梅一枝一一上前与她们问好,却突然听到一声冷哼,“嗤,装模作样。”

梅一枝闻言,立即抬眼望去,入眼的是两位年轻姑娘,一位鹅蛋脸,眉毛微微往上挑,眼睛是杏仁眼生的十分好看,另一位是瓜子脸,身量纤细,生的与第一位想必稍逊一些。

刚才的话便是鹅蛋脸的姑娘说的,不等梅一枝说话,将军夫人便厉声喝道,“晗儿!这么跟你二嫂说话的!”

梅一枝这才知道这就是将军夫人所出的嫡女楚晗,被自己的母亲当着众人的面训斥楚晗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

狠狠的瞪了梅一枝一眼,“本来就是,清乐公主好大的架子,让父亲和母亲还有我们这么多人等了这么就,才姗姗来迟还没有半点愧意。”

楚晗说完后将军夫人也没了声音,梅一枝冷笑了一声,转身对老将军说道:“父亲明鉴,昨夜儿媳已经派人去问过母亲院中的丫鬟,请安的时间是辰时,眼下里辰时还有半刻,不知怎的到了大妹妹口中就晚了。”

闻言,老将军有些不满的看向楚晗,开口说道:“也不看看今儿是什么日子,岂是你能胡闹的!”

楚晗见老将军生气了,当即低下头,不敢再说话,但是心中却是记恨上了梅一枝,老将军转而对梅一枝说道:“小孩子胡闹,你不要与她一般见识,你昨日也累了一天了,回去歇着吧。”

得了老将军的话,梅一枝立即应是准备离开,却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尖利的女人的哭喊声,一时间梅一枝也不好再离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老将军此时的脸色已经可以用难看来形容了,梅一枝回头看了一眼,将军夫人依旧是那副端庄的样子,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

不等老将军喊人,就已经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妇人,那夫人身材纤细,长相也偏柔美,那妇人一看到老将军就跪在老将军面前。

“将军,您可一定要给妾身做主啊!”说话间,豆大的眼泪就掉了下来,看的梅一枝是不住咂舌。

老将军一见眼前的人,脸色立即温和了许多,亲自动手把妇人扶起来,问道:“有话好好说就是了,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

妇人依偎在老将军的怀中,用手帕擦了擦眼泪,哽咽道:“将军,有人想要害死妾身和妾身肚子里的孩子!”

一听这话,老将军神情严肃的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清楚。”

于是妇人便把早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原来是早上厨房送过去的血燕,这向氏觉得味道有些不对,就舀了一点喂给房里的鹦鹉。

却没想到那鹦鹉吃吃了两口就口吐白沫死了,向氏受了惊吓这才不管不顾的就冲到了正院寻求安慰。

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后,梅一枝微微皱眉,下意识的觉得其中必有蹊跷,按说这向氏有身孕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是有人想动手的话,有的是机会,为什么偏偏选择今天动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