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金主总撩我》全文免费小说阅读

《有位金主总撩我》全文免费小说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田小鹿倨傲冷漠的态度惹恼了白梅。

“不懂礼貌,歪曲是非,你的父母就是这样教导你的吗?”

田小鹿的眼神沉了沉:“他们怎样教导我关你什么事?”

“你……”

白梅冷冷的打量着田小鹿:“你假装怀了阿寒的孩子,哄的老太太团团转转你当我不知道?小小年纪,不好好读书,只想着走歪门邪路一步登天,做梦吧!”

田小鹿被气笑:“你也太抬举我了,一步登天,呵,哪有什么天让我登?我再重申一句,我跟你儿子没有任何关系,也不知道他在哪。好了,我要去上课了,你请回吧!”

梁昊拎着一袋热气腾腾的包子恰走过来,见田小鹿神情不对,拉住她就往前面走:“你又跟谁置气呢,那个女人是谁,你俩大眼瞪小眼干啥呢!”

田小鹿:“谁知道是谁,不认识!咱们学校真该管管了,什么人都放进来,回头出了什么事,谁负责!”

梁昊:“说的也是,一会儿我就向上面反应一下……”

田小鹿跟梁昊交谈着渐渐走远,白梅看着他们的背影,眼神逐渐深了起来。

……

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助理阿森疾步走进来:“墨总不好了,夫人她……她又来了!”

墨翎寒把手里的文件一摔,坐在椅子上生闷气。

他们家女人怎么个个都是这样,死缠烂打,围追堵截,还不让不让人工作了?

“墨总,要不您像上次一样,从后门……溜出去?”

墨翎寒瞥他一眼,冷冷道:“不用,她想来就让她来吧!”

他的话音刚落,白梅冲了进来。

“阿寒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为什么不回家……看不见你,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

墨翎寒挥手让阿森离开。

面对白梅的着急,他有恃无恐:“不是你们逼我,我会这样?”

墨翎寒的脾性白梅最了解,吃软不吃硬。

她轻轻叹口气,变得语重心长:“阿寒,不是妈妈逼你,是人言可畏啊。你知道外面的人怎么说你吗,他们说你……说你喜欢男人,当妈妈的哪听得了这个,你也要体谅我的心情!”

墨翎寒横着眼睛看着她,心中好笑,喜欢男人,呵,真敢说,他之前有过一个女朋友,他们都瞎看不见吗?

白梅观察着自己儿子的神色,继续道:“再说了,孙家的女儿除了胖点,其他都挺好的,孙家跟咱们家又是世交,知根知底……”

“她那么好,你怎么不娶了她?”墨翎寒脱口道。

白梅:“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我不都是为你好?”

“为我好就给我下药?”

白梅几许尴尬:“那药除了让你昏昏欲睡,没其他副作用!”

墨翎寒无语。

过了几秒,道:“你可真是我的好母亲!”

白梅脸上有些挂不住,马上转折话题,继续谈墨翎寒的终身大事:“就算你不喜欢孙菲菲,我们还能为你物色其他人,听说老方家的外甥女刚从国外回来,人长也特别标志……”

墨翎寒站起来:“是你们娶媳妇还是我娶媳妇,我的事情就不能让我自己做主吗?”

“我们也想你自己做主,可你做的了主吗,你天天工作那么忙,对女人又不上心……”

说到这里,白梅忽地的一顿,她看着比她高出一头的墨翎寒,迟疑道:“你一直拖着不结婚,不会是因为姓田的那个丫头吧?”

墨翎寒被气笑:“妈你糊涂了吧,我都给你说了田小鹿是谨言请来的工作人员,跟我没关系,怀孕什么都是假的,你为什么就不相信?”

白梅点点头:“那就好,我看那丫头一脸穷酸样,根本不是配得上你的女人!”

墨翎寒冷勾了一下唇角:“您什么时候学会给人看面相了?”

白梅不以为意:“你未来的妻子,可以丑可以胖可以矮可以什么都不会,但不能穷,一穷毁所有,你的妻子,必须跟我们门当户对!”

墨翎寒脸上的嘲讽之色更浓了一些:“我从来不知道我的母亲这么嫌贫爱富!”

白梅笑了笑:“你不用拿话挤兑我,你现在还年轻,很多事还看不明白,我必须帮你看着点,不能像你父亲当年一样……”

“爸爸当年怎么了?”

白梅抿了抿薄唇:“没什么,都是些陈年旧事,不提也罢!”

忽然之间,白梅心情像是重了几分。

她轻叹一声,看着墨翎寒:“你跟孙菲菲的事,妈妈给你道个歉,不该给你下药,更不该逼你娶不喜欢的女人,但你也要为我想一想,我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泼天的心愿也不过是能看着你能安居乐业,子女绕膝……”

墨翎寒最不喜人打感情牌,拖拖沓沓,让人心软。

截住白梅的话:“行了妈,我的事情我会看着办,你回去吧,我要工作了!”

陆续有电话打进来,白梅看他确实忙,站了起来:“那行,你忙吧,别忘了下班回家吃饭,我让吴妈准备你喜欢吃的!”

“嗯!”

横在母子之间一月之久的矛盾初步化解,白梅轻松了一口气。

出来后,看见阿森往办公室里送资料。

她拉住阿森:“阿森,你这个当助理的不能只关心老板的工作,更应该关心老板的生活。阿寒现在还不结婚,就是因为接触的女人太少,不懂男女之间的玄妙,你们都是男人,没事多去娱乐场所玩玩,玩的多了自然就懂了!”

阿森尴尬不已:“好……好的夫人,回头我提醒一下墨总,让他多放松放松!”

白梅点点头:“这就对了!”

……

上完课,田小鹿第一个冲向食堂:“饿死了饿死了……”

梁昊在她身后摇头直叹:“果然是头猪,饿性比别人都大!”

两人一前一后的去了食堂。

田小鹿要了一碗大份牛肉面,梁昊小份蛋炒饭。

梁昊用筷子敲敲田小鹿的碗边:“田小鹿,你将来是要嫁人的,能不能别吃这么大一口?”

田小鹿吃的正欢,挑了一筷子面塞进嘴里,抬眼看他:“嫁人跟吃饭有啥关系?”

“有碍斯文!”

田小鹿噗一声:“斯文能当饭吃吗,矫情!”

梁昊还想再教育两句,王悠悠端着她的专用粉色饭盒挤进来:“诶诶诶,你们都听说了没,咱们正在建的图书馆被迫停工了!”

田小鹿除了挣钱,对其他都不敢兴趣,王悠悠神情夸张,也没影响她继续进食。

倒是梁昊这个学生会副主席,对学校劳心劳力,屁大的事都喜欢上纲上线。

他蹙了蹙眉:“那所图书馆属企业人士捐赠而建,应该不存在资金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