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兵王》全文在线阅读

《超品兵王》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小美女新入住家里,会不会认床失眠?

她会不会口渴,想不想吃夜宵?

万一她害怕一个人睡觉,我是不是应该主动发扬一下助人为乐的精神,帮她暖床?

洗漱完毕回到空荡荡客厅的宁隐认为,一个能满足租客各种需求的房东才是好房东,他坚决不会承认,琢磨了这么多借口,一切的目的只是想摆脱目前单身汉的尴尬身份:爷们儿这么英明神武,什么时候缺过女人?

不行啊!

叹了一口气,尽管他觉得自己想的借口非常顺理成章,但是依着苏雨彤对他防火防盗防房东的心态,肯定到时候会将他的“好心好意”当成耍liumang,届时岂不是鸡飞蛋打?

于是,宁隐在好一阵天人交战的挣扎中,果断的放弃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并且他坚定不移的认为,日久生情和近水楼台先得月是有科学依据的,是金子总会发光,他就不相信自己这么一个大活人,成天在苏雨彤的眼前晃悠,会瞧不出自己有多么出类拔萃,除非——她的智商有问题。

一时之间宁隐信心十足,没错,像哥这么生猛、可靠、安全感爆棚的男人,主动泡妞那是自降身价。

唯有逆推,方是王道!

而在二楼房间中。

同样洗漱完的苏雨彤,整个人俯卧在床上,散发着洗发水香气的三千青丝,如瀑一般披散在香肩,将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彰显得更加玲珑曲线,如同一个睡美人一样,哪怕仅是看上一眼,便会挪不开视线。

但是此时的她,身体紧绷得已经出现颤栗,掩盖在被单下的双手,正握着一把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剪刀,水汪汪的眼眸中流露着楚楚可怜的神光,一动不动的凝视着反锁的房门,我见犹怜。

苏雨彤摸着良心对天发誓,不是因为她的胆子太小,实在是因为宁隐给她的印象太恶劣。

这个男人,看似平淡无奇,总是能够在遇到危险之时,无论是机智还是巧合,总能莫名其妙的轻松将事情解决,好像每一次的冲突都和他没有半点关系,可细细想来他都是事件的中心。

特别是他不经意间展现出来的黑白通吃的能力,更是让苏雨彤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既然他有着通天的能力,为什么一定要隐藏在,南溪港这种三教九流汇聚之地,自得其乐的做一个小商贩,难道真的如霸爷所言,他是在自甘堕落?

如果他世界雇佣兵之王的身份是真的,那他为什么在遭遇青牛带人围攻之际,宁愿选择低头哈腰,任人践踏还嬉皮笑脸的和一群地痞liumang“讲道理”?

他是在隐藏什么?还是…在逃避什么吗?

更为让苏雨彤感到好奇的地方在于,尽管她不知道是什么状况,却也从宁隐和霸爷的对话听明白,有一个已经去世了四年的女孩,无论是言行举止、气质容貌,都跟自己几乎如出一辙,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那么,坏人又和那个女孩到底发生了什么?尽管他隐藏的很好,她还是通过女孩儿与生俱来的天赋,感受到他身上那股让她忍不住想要流泪的,刻骨铭心的痛?

坏人,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吗?

呸呸呸,我在想什么呢!

陷入沉思的苏雨彤猛地摇晃了一下脑袋,将这种越陷越深的思绪抽离出来:我干嘛要去关心一个无时无刻,都在变着法儿想占我便宜的家伙?

苏雨彤都想好了,如果那家伙试图对自己用强,自己一定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剪刀下去把他作恶的工具咔嚓掉——以绝后患。

“阿嚏!”

躺在客厅沙发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宁隐,毫无征兆打了一个喷嚏,只觉裤裆掠过一股凉飕飕的寒意,忍不住夹住了腿:“他娘的,我怎么有种要被断子绝孙的危机感?”

……

一夜无话。

旭日东升,鸟语花香。

如同往常起了个大早,锻炼完身体回到小洋楼的宁隐,兴匆匆的跑上二楼,敲响了苏雨彤所在的房间。

“干嘛?”

房门打开,宁隐想象中让他兽血燃烧的风光乍泄画面,并没有浮现,出现在他眼前的赫然是衣冠整齐,双手握着剪刀死死护在身前,眼神不自觉瞟向他裤裆,神情异常戒备的苏小美女。

宁隐算是明白昨晚不好的预感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暗暗庆幸自己昨晚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恶寒道:“妞儿,不要告诉我,为了防备我趁虚而入,你抓着剪刀睡了一晚上?”

一眼被宁隐看穿真相,苏雨彤不假思索点头。

……宁隐:“我就这么不靠谱?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苏雨彤:“你有靠谱过吗?”

宁隐委屈极了:“我说妞儿,你是瞎了还是智商真有问题?麻烦你睁大眼睛看清楚,像我这种我功德无量、道德榜样、众生倾倒,人送绰号上天下地无所不能玉面小飞龙的男人,怎么可能不靠谱?”

苏雨彤白眼一翻,一针见血:“不要告诉我,一大清早敲门只是为了叫我起床,我看你压根儿就是没安好心。”

被小美女识破,宁隐半点不尴尬:“笑话,爷们儿是那样的人?我只是想喊你起床——做早餐。”

“不就是做早餐吗?说得谁不会似的,等一等……”苏雨彤仿佛想到了什么,指着自己的俏鼻,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宁隐:“你再说一遍,你要叫我做什么?”

宁隐皱眉:“做早餐啊,难道有什么问题?”

苏雨彤:“你确定真的要我做早餐?”

“废话。”

说到这个宁隐就来气:“区区五千块钱,换到其他地方就能租俩月,也只有像我这种视金钱如粪土的人愿意收留你,难道你还想白吃白喝?”

苏雨彤气呼呼道:“那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别后悔!”

宁隐不信那个邪:“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为什么要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