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吞龙战帝》全文在线阅读

《都市吞龙战帝》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秦无双,你还敢滚回这个家来?”就在此时,一旁的养母俞秀萍突然站了出来,冷戾叱喝道,“你害得我们家,已经够惨了!你还想怎么样?!”

“难道,你对我女儿还不死心?趁着今天订婚,要来捣乱?!”养母俞秀萍的话很难听,完全不给秦无双留任何颜面!

整个宅院内,气氛显得有些莫名压抑。

“秦无双,你今日回来…也改变不了一切…不如听三姨一句劝,别逃了,别一错再错……主动去警察局自首吧。你当年的罪,总得承担。”一旁的亲戚三姨也忍不住,开口道。

“就是!逃了十年了,说出去丢人不?!赶紧去自首吧!别再来祸害我们曹家了!”另一名大舅面色不屑,冷声道。

“秦无双…你如今的身份地位…跟我们家小卉…根本不是世界的。你如今回来,也挽回不了一切。没用的…虽然小卉儿时跟你有过婚约…可那只是儿时的戏言。你看看你现在,一个在逃重刑犯,你想怎么给小卉幸福?”一旁的大姑也忍不住,冷声开口道。

一时间,所有亲戚们,都纷纷开口…斥责秦无双。

一个消失十年的重刑犯,在今日突然回家。这是家门不幸啊。

“怎么,如今逃了十年,外面没地方躲了?还是没钱吃饭了?想回曹家,让我们继续养你这个白羊狼吗?曹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亲戚们七嘴八舌的斥责嘲讽道,语气难听,态度之差,不堪入目。

“行了!都别说了!”养父曹岳山终于是忍不住,一声大喝,将一众亲戚们的话都给压了下来!

众亲戚们面色有些错愕,他们看着曹岳山,有些不敢置信。老曹平日里,挺老实憨厚的一人,今天怎么发这么大火气?

“老曹,你冲我们发什么火?我们也是为你家好,为你曹家好!”

“就是…!要发火,也是冲你那败类儿子去!”

几名亲戚小姑们不满的回道。

就在此时,秦无双眸光冷漠,一步踏上前,说道,“我今日来,只为见一见父母,不为别的。你们无需担忧,稍后我便离开。”

场面,变得有些莫名压抑。

曹卉站在人群中,美眸复杂,望着那个男人许久。

终于,她深吸了一口气。

缓缓上前,“今日,是我和伟荣的定亲日子。既然你来见一见父母,那今日,也算是巧合了。”

她突然上前,一把挽住男朋友张伟荣的胳膊,大方落落的介绍道,“介绍一下,这是我未婚夫,张伟荣。”

此时的曹卉,似乎已经下定决定,放下心中那份芥蒂。

而后,她指了指秦无双,给自己未婚夫介绍道,“这位…是秦无双,我…哥哥。”

张伟荣眸光淡然,扫了面前的秦无双一眼。

而后,他伸手示意道,“秦兄弟好,我是曹卉的丈夫,初次见面。”

秦无双眸光平静,也伸手回礼,“你好,秦无双。”

可,就在两人的手即将握住之际,张伟荣却突然…收回了手。

“抱歉,我有洁癖,不习惯和陌生人握手。”

张伟荣的声音很平静,但…这等场合之下,轻视之意,已不言而喻。

故意伸手,以为要握手?

结果却又突然缩回。这等姿态,根本就是看不起秦无双。

“是么。”秦无双眸光淡然,倒也没有介意,平静收回了手。

张伟荣眸光高冷,盯着秦无双看了几秒钟。

而后略微迟疑,喃喃道,“秦……无双?你是十年前,江南的那个重刑逃犯…秦无双吗?”

听到这句话,整个现场的气氛,顿时就僵了下来。

一众亲戚们目光难堪复杂,有种被辱家门的感觉。

这个秦无双,简直的家族耻辱啊。

可,秦无双却眸光平静,站在那儿,淡淡回了一个字,“是我。”

他的回答,很平静,没有丝毫芥蒂,波澜不惊。

张伟荣似乎意识到自己多嘴了,连忙尬笑道,“旧事不提了,秦兄弟如今能回来,想来应该,也是有从良的打算吧。”

可,在场所有亲戚们,在听到张伟荣的话后,面色更是难堪了。

这简直是丢脸,家门不幸啊!

今日,原本是一场美满的订婚宴。

可随着秦无双突然上门,整个家族的脸,都被丢尽了!

“这是张某人的名片。”张伟荣从那件名贵的范思哲西装中,掏出一张镀金名片,递到了秦无双面前。

秦无双没有拒收,两指夹住名片,收了回来。

他将名片递到眼前,扫了一眼:【张氏物流有限公司,总裁,张伟荣。】

“我平时经商,做一点物流小生意。”张伟荣语气平淡,自我介绍道。只不过那语气中的自傲,却是难以掩饰。

“不知,秦兄弟…从事哪方面的工作?”

秦无双目光微微一愣,这是,要询问自己的工作?

放眼整个炎夏,还从未有人,敢胆大包天到,询问他秦天王…是做什么工作的!

这是,打算在自己身上寻找优越感?

秦无双将那张镀金名顺势插进了自己西装口袋中,算是收下了。

“秦某人…也是做生意的。”秦无双声音平静,缓缓回道。

“哦?”听到这句话,张伟荣不由得笑了,只是那笑容中…却带着一丝微微的嘲弄之意,“不知秦兄弟做的是哪方面生意?若是有机会,倒是可以合作一下?”

他已经上下打量过秦无双的衣着服饰了。这个男人的身上,衣服、裤子、鞋子…都非名牌。想来,是什么杂牌的廉价货。再加上一众亲戚们的眼神和语气不屑,他基本已经断定了秦无双的身份。所谓的合作,也只不过是随口一提,讽刺意味更大一些。

“秦某人的生意,我想应该没有什么合作的机会。”秦无双眸光平静,缓缓说道。

“哦?秦兄弟做的哪一门高端门生?”这一下,张伟荣似乎好奇心更甚了,可言语中的讽刺也更大了。

开玩笑,做什么生意,能大的过他张家的物流集团?

“军火生意。”秦无双眸光平静,盯着张伟荣,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