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娘子意》在线小说全文阅读

《厨娘子意》在线小说全文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你娘对你不好么?”这话刚出口梁子意才反应过来。

不禁暗叫要遭,这可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

话音刚落,林菊花的脸色便有些变了,低落却也仅仅只是一瞬罢了,转眼便又笑了起来,“没关系,祖母对我很好的。”

可以看出来,她与林大婶一样,都是爽利的性子,在梁子意看来十分讨喜,林大娘对她好也是意料之中。

没有再多嘴多舌,梁子意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羡慕道:“真好,你还有祖母疼爱。”

在她看来,林菊花虽然不被娘喜欢,可却至少爹娘尚在,还有祖母疼着,比起前世的她那是好太多了,这话也是出自真心。

孩童总是敏感的,林菊花听出梁子意的真诚,也跟着笑了起来,人都有虚荣心,被人羡慕了,自然心情愉悦。

两个小姑娘手拉这手下山,此时郑阿柔与林大婶已经将今天的野菜采摘的差不多了。

这东西不像是别的,无法存放太久,大家都是一天采摘一天要吃的,她们也不例外。

“哟,子意摘了不少呢,真是个能干的姑娘。”林大婶采了许多年的野菜了。

怎么么可能看不出来梁子意采的大多都是不能吃的杂草,可她年纪尚小,林大婶觉得小姑娘肯干便是好的,至于干的怎么样,那是日后的事情。

女儿被人夸奖,郑阿柔很是开心,可嘴上却还是谦逊道:“这孩子自小愚钝,哪里像菊花似的,摘的都是能吃的。”

即便是这样说,可郑阿柔却没有将东西给扔出去,那是女儿摘的,要怎么处理,都听她决断。

郑阿柔的做法让梁子意心中一暖,又不好意思表现出来,只得小声嗔怪道:“娘!”

“这丫头,还害羞了。”笑着点了点梁子意的小鼻子,郑阿柔牵起她的手,转头对林大婶道:“我先带着子意回去做饭了。”

现在天色已然不早,正是到了做午饭的时候,村中家家户户都升起了炊烟,不管吃的究竟如何,外人看起来,这村里的人总是过得红火的。

“你们自去吧,我在这儿等等菊花她爹。”

母女两个回到家,一个洗菜淘米,一个生火烧水,家常的活计做起来有十分的默契。

这个时候,梁子意才将篮子里的野草都扒拉开,露出里面的牛肝菌,鲜亮的黄色看上去十分的喜人,“娘,你瞧瞧我在山里摘到了什么好东西?”

梁子意期待的看向郑阿柔,期待她能认识这是什么,这东西若是她第一个发现能食用自然是利益不小,可若是要说服其他人肯吃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若是有人怀疑起来,她们也没得说辞解释,金陵统共就那么大,若是招了童府那些看不惯他们一家人的那些人的眼,反而不好。

她的想法郑阿柔一无所知,擦了擦手,“让娘瞧瞧你又有什么好东西了。”虽然是这样说,可她心中却没有抱多少期待。

在她的眼中,梁子意就是个五岁的小姑娘,即便是开窍聪慧了,知道的东西也多不到哪里去。

可当她的视线落在那一片喜人的黄色上的时候,郑阿柔忽的一怔,连忙道:“子意,你怎么认识这东西?”

对上郑阿柔严肃的目光,梁子意心中一虚,缩了缩脖子,指着脑袋道:“看见了,就认识了。”除此之外,她也找不到更好的说辞去解释为何她会知道这些。

与其编一大堆由头惹人怀疑猜想,还不如用此等玄之又玄的方式解释,反正郑阿柔不会害她,这也没法细细深究。

果然,郑阿柔闻言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反复的嘱咐她这件事不能让别人知道,若是旁人问起来,只管将此事推到她的身上。

“是,子意知道了。”这是郑阿柔对她的保护,如今她还不过是个五岁的小娃娃,没有自保的能力,自然也无法拒绝。

慈爱的摸了摸梁子意的头,女儿聪慧是好事,可如今她也太过聪慧了,还有这般的恩赐,郑阿柔生怕天妒英才,老天将她好容易正常了的闺女又收了回去。

“这东西城里的大户人家都喜欢,可都生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即便是金陵城也没有多少,等娘亲将它晒干了拿去干货店卖,应当能有个好价钱。”欣慰的看向女儿,郑阿柔深深的觉得,这是她的小福星啊。

对于郑阿柔要料理了这些东西卖钱的想法,梁子意没有意见,欢喜的笑道:“有钱了咱们就能把屋顶修一修了。”这样也算是有了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

郑阿柔的手僵了僵,没有接话。

见状,梁子意也没有多说什么,反正现在离手中有银子还有一段时间,她还能慢慢说服郑阿柔。

沉默的将午膳做好,梁大也回来了,他手上拎着一只野鸡一只野兔,才出去一上午,这样的收获也算是丰厚了。

“夫君你回来了。”郑阿柔上前接过野鸡野兔,掂量了一下重量,满意的笑道:“这鸡有个四五斤呢!吃完饭我料理一下给林大婶家送些肉去。”

她细细的盘算着鸡兔的用法,多少先吃掉,多少腌起来放着,野兔的皮毛还算是完整,剥下来也能去城里换钱。

梁大没有搭话,端起桌上的粥喝了一口,道:“这些娘子决定就是了,下午我去村长家,出府的时候少爷赏赐了十两银子,咱们若是能换点薄田也能将日子过下去了,还钱的法子咱们再细细打算。”

现在他们一家也算是农户了,不管是在什么时候,田地都是农户的命根子。

梁子意却比梁大想的更深一重,大圆朝重农耕,她家成了正经的农户人家,日后若是想要做什么,也能够方便些。

“诶,这是应当应分的,一会我便去把银子找出来,你再带点肉去村长家,求人总不好空手去的。”

别看郑阿柔老实巴交的,人情世故她却也并非是全然不懂。

在童府呆了那么多年更加磨炼了出了她待人处事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