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别太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总裁别太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穿着华丽墨绿色晚礼服的中年女人端着红酒,偷瞄着与名流寒暄中的顾行风,视线扫过他身边衣着艳丽性感的林菀,眼底闪过一抹鄙夷。

女人手肘轻碰身边的圈内好友,“前天娱乐新闻看了吗?风浪关头,顾行风没带薛大小姐出席,顾家是嫌弃薛乔,准备另择婚偶了吧。”

同样精心打扮的贵妇,身上紫色旗袍越发衬托她的雍容华贵。她翘着兰花指,抬手轻抚了下头顶的钻石发卡,皓腕上硕大的红宝石手链在炽白灯光下闪闪发光。

“我看未必,顾家没正面声明要退婚,我看顾薛两家婚事还是照常进行。你顾行风身边那个狐狸精,再折腾估计也没法成为正宫的,兴许又是风流顾二少的新玩宠。你不信,我们赌一把,你输了把最新全球限量版的那套首饰让给我。”

提到自己的心头号首饰,墨绿色礼服女人面色一变,不满地打趣着,“我傻呀,你这不是故意坑我吗?就她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女人,顾行风对她爱得死去活来,他家老子能答应让一个没身份的人进顾家。”

似乎想到有趣的事,她捂蠢轻笑一声,“其实,顾二少与顾董事长还挺像的,顾家现在那两位太太听说以前是夜店售酒的。”

人群中,两位女士窃窃私语,顾行风凑巧听见,脸色顿时暗沉。

他目光锋利地扫向乱嚼舌根的两个女人,正要上前斥责她们造谣。现场突然安静,众人纷纷望向入口。

顾行风扭头看去,脸色登时黑如锅底,仿若能滴出墨汁。

门口,薛乔挽着顾之辰款款迈入。

穿着黑色丝绒暗纹燕尾服的男人魁梧伟岸,英俊沉敛。银色羽毛工口礼服的女人娇小玲珑,小鸟依人般。男才女貌,两人又是一黑一白的情侣礼服,看起来般配极了。

“伯爵夫人依然容光焕发,靓丽迷人。”顾之辰轻托着伯爵夫人递来的手,绅士在柔白手背轻吻,低沉磁性若大提琴的嗓音,每一个字都在迸发出诱人的邀请。

他身姿笔挺,接着对伯爵鞠躬行礼,朗笑中少有的揶揄着,“伯爵,许久不见,你……嗯,看来需要另外聘请一位专业健身教练了。”

闻言,伯爵夫人捂唇偷笑,保养得当的脸上流露出丝丝幸灾乐祸的笑意。伯爵嘴角撇下,与他刚才对其他宾客的严肃截然相反。

“哼,臭小子,我今天可没有邀请你。”伯爵狠瞪眼顾之辰,老脸黑沉,大手拿着烟壶,连吸几口,俨然不爽。

顾之辰不以为然,深邃墨眸飞快掠过不远处的顾行风,大手垂下。正当薛乔收回藕臂时,又出乎意料地握住女人柔荑,十指交握。

薛乔一愣,杏眸慌张地望向伯爵夫妇,咬牙强忍抽回手的冲动。

“哦,我今天不请自来,是为履现承诺,带我未来媳妇来看你。”顾之辰风轻云淡溢出这句,伯爵夫妇目光一亮,当即好奇地打量着薛乔,有种公婆审视的意味。

而薛乔被男人惊悚的话语,雷的外焦里嫩,完全处于石化。

下一刻,薛乔冷静,小手微抽,顾之辰墨眸冷睨一眼,自然地松开。

两人几秒内的握手,落在外人眼中,只以为是绅士地牵抚。可是,自认还是薛乔未婚夫的顾行风,便不是如此理解了。

当下,顾行风胸膛怒气翻滚,双眼狠盯着薛乔,看着她与顾之辰交握的双手,眼神暴戾,全然是丈夫抓到妻子外遇的神色。

薛乔双手交握,礼貌地贴在腹部。看到伯爵夫妇真的听信顾之辰的谎言,她唇角噙着优雅的笑容,娇唇轻启,准备解释。忽而,她察觉到一道锐利目光投射到自己身上,她抬头朝人群望去,杏眸蓦然睁大。

靠,巧出天际了吧,怎么就碰上顾行风也出席的宴会?

现在两家还没声明取消婚约,她作为顾之辰的女伴出席,有心人肯定又会乱传一通。这样又会影响薛顾两家的名誉了。

思及此处,薛乔黛眉蹙起,懊恼自己事前没有向顾之辰问清楚。

“她不是顾行风的未婚妻吗?你到顾家撬墙角,小心咽不下。”伯爵看薛乔的目光微冷,他虽在国外,但国内的消息仍旧灵通,当下先入为主,认为薛乔水性杨花,同时勾引顾家两兄弟。

伯爵夫人神色略透不满,没有伯爵那般毒舌挑破事实,而是沉默不语,保留发言权。

面对伯爵夫妇的指责,薛乔窘迫。她扭头,狠瞪一眼肇事者,暗示他澄清。

顾之辰无谓地耸耸肩头,迎上伯爵凝重的神色,“我看上的,吞不下也轮不到别人染指。”

一句话,登时表露他的决心。

伯爵夫妇相视一眼,伯爵夫人主动开口打破僵局,“今天我生日,我们不聊其他,感谢你们到场为我庆祝,希望你们玩的愉快。”

说完,伯爵霸道地揽着伯爵夫人翩然转身,继续与其他宾客寒暄。

伯爵夫妇与顾之辰对话音量刻意压低,他人并没有听到。但未婚夫与妖艳女人出席,未婚妻与未来大伯同来,在场嘉宾瞅着顾家两兄弟诡异的搭档,纷纷颇有兴味地猜想其中缘由。

顿时,顾行风自觉大家看他的眼光,参透着点点绿意。

“顾之辰,麻烦你不要再胡言乱语。倘若你想玩,请你另找他人,我供不起你的消遣。”薛乔怒火攻心,压低声音,咬牙警告。

然而,伯爵夫妇一走,场上想要巴结的各界名流顿时涌上,里外几圈的将帝王般矜贵的男人包围。登时,薛乔被人群左推右挤着。

顾之辰站在中央,游刃有余地闲聊着,似没见到被人群挤走的薛乔。

对男人的冷漠绝情与莫名其妙的玩弄自己恶趣味,薛乔无奈至极。她暗叹口浊气,提着裙摆,无视周围投来怪异目光,径直朝静寂无人的露台走去。

只是,她没发现,转身瞬间,顾之辰似笑非笑地朝她背影望去,薄唇掀起一抹邪魅又残忍的笑。

顾行风漫不经心地与贵圈名流交谈,眼神却随着薛乔移动。发现她独自一人,便借口离开,悄无声息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