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江少深宠亿万妻》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版《江少深宠亿万妻》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她的眼神相较刚才的唯唯诺诺,变得锐利了些,似是誓死要揪出那个幕后操纵者。

江凌寒薄唇勾出一抹罕见的笑意:“乔经理冰雪聪明,还会猜不出?”

这是乔子衿第一次看见他笑,唇角的弧度恰到好处,眼底却是一片深邃不明的漆黑。

她刚要开口解释,突然,便听见电梯口传来一道男人打电话的声音。

清淡低沉的嗓音,在寂静的停车场里十分清晰,乔子衿再熟悉不过,是陆沉!

陆沉不是带她的新欢上楼了吗?怎么又出来了?

乔子衿心脏一抖,大脑没来得及反应,陆沉的脚步声已愈来愈近!

她紧张地四下张望着该怎么办,打算又用刚才的办法蹲下身时,忽然身子被一股力道拉了过去,直接硬生生撞上男人坚硬的胸膛,淡淡的古龙香水味,混着迷人的成熟气息。

“江……”

乔子衿整个人被江凌寒裹进怀里,冷不防被他的举动吓到了,她眼眸怔怔地看向男人,在陆沉的脚步愈来愈近时,男人深邃的黑眸忽然压了下来,温软的气息堵住了她后面所有的话……

乔子衿瞳孔猛地睁大,被吻上的那一刻,竟有种莫名熟悉的感觉在唇瓣上绽开……

她不敢相信自己在做什么,惊惶地用力拍打了男人几下。

江凌寒的力道很沉重,指尖也是冰凉的,紧紧攥着她的手腕压在背后的车门上,吻得又快有又急,几乎将乔子衿的意识都给吞入腹中。

“卢总,我只是下来拿个文件,不会逃酒,您放心,等我几分钟……”

陆沉打着电话的声音已经在江凌寒的背后,乔子衿紧紧闭上眼睛,身体一颤,不敢去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江总?”果然,陆沉一下认出了江凌寒,有些意外地道。

江凌寒这才松开乔子衿,手掌却摁着她后背,将她的脑袋轻轻摁在胸口处。乔子衿的鼻子贴在江凌寒的衣扣上,隔着单薄的衣料,几乎都能嗅到他肌肤间淡淡的柠檬沐浴露香味。

被他这样抱在怀里,她听见自己的心脏砰砰乱跳,而男人的心跳却出奇地平稳。两种节奏交织在一起,和谐而让人心安。

“江总这是……”

两句寒暄后,陆沉察觉到江凌寒怀里抱着的女人,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交了新欢?”

“嗯,比较害羞,不见人。”

江凌寒的口吻十分自然,宽大的手掌一下一下地顺着乔子衿的发丝,也不知道是在做戏给陆沉看,还是真的在安抚她紧张不已的情绪。

但乔子衿的心跳出奇地稳定了下来,她知道男人在帮她解围,便很配合地不再乱动。

陆沉并没有起疑心,微微颔首道:“那我不打扰江总,先上去陪酒了,回见。”

耳听陆沉的脚步逐渐远去后,乔子衿才长舒了一口气。

腰上的大掌缓缓松开,她从男人怀里站直身子,双腿都是软的,白皙的脸颊上满满的潮红,嘴唇也如胭脂般色泽诱人。

“谢谢。”

她轻轻哼了一声,如蚊子哼哼似的,思绪依旧停留在刚才的吻上,火热而疯狂,让她不禁想起在病房的卫生间里,那个陌生男人……

她连忙拍了拍自己的脸,清扫掉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江凌寒低眸扫过女人红彤彤的脸颊,不觉眼底划过一丝淡笑:“乔经理是真心道谢,还是在心里骂我流氓?”

“……江总不要说笑了。”乔子衿别扭地看他一眼,不管用什么方式,至少陆沉没发现。

荒谬就荒谬吧,反正她自从嫁给陆沉之后,就没经历过正常的事。

“看乔经理这么淡定,莫非不是第一次跟你丈夫之外的男人接吻?”

这话一说出口,让乔子衿神经被猛地蛰了一下,皱皱眉看向他,瞳眸如寒潭里透出诡谲的光,摸不清看不明。

他好似是真心发问,又想是什么都知道,玩味地笑看她的回应。

“不用这么警惕,随口一问而已。”

江凌寒淡淡勾唇,眼角划过一丝趣味浓郁的目光,手指缓缓抚过她的发丝。

乔子衿紧绷的心弦一松,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淡淡转过身,又落回到刚才的话题道:“既然江总不打算告诉我那人是谁,那我也不打扰了。”

毕竟,江总选择了那百分之百利润的交易,也就表明跟那人站队了,又怎么会出卖队友告诉自己呢。

在乔子衿并无指望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男人悠悠淡淡的声音,慵然地吐出了两个字:“唐蝶。”

两个字,一下如惊雷在乔子衿的脑海中炸开。她脚步猛地钉在原地,双腿开始发抖,一股冰凉感从脚底延伸到脚踝,再遍布身体各处。

怎么可能?

她只颤了两秒,便觉可笑至极,冷笑了两声,回头望去时,江凌寒的身影已消失不见了。

唐蝶?呵,怎么可能。

她又一次摇了摇头,心里只觉得一阵讽刺。

本以为刚才江凌寒替她挡住陆沉,还算他有点良心,不想,骨子里还是那么无耻,竟想挑拨她跟唐蝶的关系!

乔子衿心里不断说服着自己,但脑海却无法控制地想起那件礼服、那个熟悉的背影。

再加上今天那五十万的支票,以及,唐蝶父母所说的一字一句,都在不遗余力地把她往圣曜这个火坑里推……

如果说,江凌寒没有骗她,那么……

乔子衿咽了下干涩的喉咙,脸色逐渐没入一片苍白。

——

陆沉手拿着两个牛皮纸袋,推门走进一片歌舞升平的KTV包厢。

“你怎么拿得那么慢?”唐蝶喝得有点微醺了,冲男人撒着娇,挽着他的胳膊,“让卢总等你那么久。”

“刚才在楼下遇到江总。”陆沉淡淡抿唇,将文件交给卢总后,坐下来喝了口酒,压低声音道,“江总似乎有新欢了。”

“是吗?”唐蝶“哦”了声,轻轻将脑袋贴在男人的肩头,十分黏他,“江总也是男人嘛,也有需求要解决,正常。”

“对了,你跟乔子衿的官司,周末就要开庭了吧?”

唐蝶忽然想起什么,抬起头,眼眸闪着亮晶晶的期待,十指也扣住了男人的掌心,“等我们把官司打下来,就在周末办领证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