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江少深宠亿万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江少深宠亿万妻》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乔子衿瞳孔瞬间缩紧,真够倒霉的,想见的人见不到,不该见的人倒是送到眼皮子底下了!

她不能让陆沉发现自己在这,反应迅速地转过身,在两辆并排的车子间隙之中躲了起来,然后慢慢地抬起头,便看到陆沉果然从后座下了车,紧接着下来的,还有一道女人纤细的身影!

呵,果然是带女人来快活的。

蒋雨茉还在医院里住院起不来,陆沉就这么急着找下一个对象,说他是种马中的战斗机都一点不为过。

乔子衿心底不觉冷笑两声,撑在车子上的拳头微微攥紧。

不过仔细去看,挽着陆沉的那女人的背影,似有几分熟悉,穿着的那件米白色的小礼裙,好像……唐蝶也有一件!

猛地一下,乔子衿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尤记得唐蝶向她展示裙子时,还十分兴致勃勃地说,那是她男朋友买给她的,全榕城仅此一件。

难道那……

乔子衿蹲着的双腿不觉有点发软,一股凉气从后背袭来。

但她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可能的,只是碰巧一条同款式的裙子而已,唐蝶怎么可能和陆沉在一起呢,他们连面都没见过几次。

乔子衿笑自己胡思乱想,摇摇头准备起身时,背后的那辆车门冷不防地打开,冷冰冰地抵着她的后背。

“啊,抱歉……”乔子衿吓了一跳,她没想到车上还有人,连忙回头看去时,却正对上一双冷峻如冰的眼眸,不带半点情感的疏离,有种瞬间将人身置寒川的感觉。

江凌寒!

乔子衿顿时懵在原地,手脚冰凉,大脑一片空白!

怎么偏偏这么不凑巧,一躲就躲在他的车子旁边!

盛装打扮了那么久,谁想到会以这种狼狈的姿态见面,毁了毁了!

“江……江总,晚上好。”

乔子衿从业那么多年,也极少遇到这样尴尬的场合,笑容和表情都不会控制了,“您也真是的,一直待在车子里做什么,我还以为没人……”

“我在等乔经理挪位,你堵着门了。”男人冷冰冰地低眸凝视她,似有埋怨和不悦的口吻。

乔子衿愣了下,立刻低头,手指紧紧揪住自己的衣角,往旁边站了站:“对……对不起。”

江凌寒将车门关上,长指轻按了下钥匙锁门,便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一句话和一个眼神也没再给她,似是真的在为她耽误时间而生气。

乔子衿咬咬唇,心一狠,踩着高跟鞋几步上去,伸手拉住了男人的衣角。

江凌寒的脚步瞬间凝滞住,感受到背后一道微弱而颤抖的力量,竟然在扯着他的衣摆。

再仔细看向女人苍白的小脸,皓齿十分紧张地咬着唇瓣,咬出一排淡粉色的牙印。她纤细的手臂虽然用粉底遮住了,但仍能清晰看到浅浅的疤痕。

这女人不在医院躺着,没事跑来这里来就为了捉陆沉的奸?

穿成这样,她还打算让陆沉回心转意不成?

江凌寒想到此,眉心逐渐不悦地蹙了起来,语气低沉无比:“什么事?”

“我……我是专程来找你的,江总。”乔子衿的口齿都不利索了。

她会紧张,是因为从前对付的老板们心思都很明了,她能猜个大半,也就能掌握话语主动权。

但江凌寒不一样,尽管有过交集和相处,乔子衿却完全看不懂这男人的心思。

男人盯着她紧张到两颊变粉色的小脸,不觉轻冷地笑了两声,“我很忙,乔经理。”

“我知道……”

乔子衿知道这男人分分钟几百万上下,但她早有准备,缓缓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伸到男人面前,“这个买你十分钟,可以吗?”

江凌寒眸光锁定在她细指攥着的那张支票,五十万额度,两秒后,俊颜上流露出一丝嗤然的笑意:“乔经理大气,出手都是六位数上下。”

这倒是第一次有女人用这种方式留他,很倔强,很有她乔子衿的风格。

乔子衿辨不清男人是嘲讽还是玩笑,只能硬着头皮,把支票塞到他的怀里,低声道:“江总,我只是一个公关经理,且很享受我的职业生涯,所以暂时没有打算跳槽去做模特的想法……”

她一字一句说得很慢也很清晰,眼睛却始终不敢看他,只是紧张地凝视着他胸口的第二颗扣子。

“所以请江总高抬贵手,生意场的事,请不要拿我当作筹码,我有家人要养,也有自己的生活,没时间也玩不起。”

江凌寒静静听着她的话,她语气节奏伴随着睫毛一下下地颤抖,像只振翅欲飞的蝴蝶,很美。

他淡淡凝视着她半晌,突然开口时,话题却完全偏离了:“乔经理那晚侥幸逃过了那场火灾,有没有想过是谁放的火?”

“啊?”乔子衿有点猝不及防,她正绷紧了精神准备听男人的回应呢,却不想等来这么一句,“不是Julie吗?”

“就像乔经理以为是我硬要拉你进圣曜一样,Julie也一样,不过都是欲盖弥彰的表面。”

江凌寒忽然压沉了声音,用一种神秘却又让人胆寒的声线道,“是有人告诉我辰星不需要你这样的员工,她提出只要让你当圣曜的模特,就将这笔生意百分百的利润让给我。”

“什么?”乔子衿听着他的话,杏眸睁圆了起来,心脏震颤了两下。

尽管信息量很大,她还是听明白了男人的意思。有人在背后暗箱操作,要把她踢出辰星,贬她去圣曜当模特。

谁都知道圣曜的竞争有多激烈,模特位于最底层的地位,只有靠服侍老板和男人才能存活。

这位存了心要搞她的人并没有明示,而是用了很高明的手段。

而有权利这样的做的,只有辰星的上层阶级——

那一票股东,以及……唐蝶。

乔子衿第一时间排除掉了唐蝶,她攥了攥拳头,脑海中浮现出股东们一张张的脸,仔细回忆一番后,发现自己跟他们平时的交集并不多,乔子衿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得罪了谁。

“江总既然都告诉了我这么多,也不妨说说那人的名字吧。”乔子衿抬起头淡淡目视着男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