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夜王的全能丑妃》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夜王的全能丑妃》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三……三公主……”

三公主身边的几个贵女连大气都不敢出,因为此刻的三公主显然正在气头上。

那男子胆子实在是太大了些,竟敢这样对三公主说话。

三公主怒极,想砸门的心都有了,但是想起筑衣堂的背景,连皇兄都说筑衣堂背后的主人太神秘,不好招惹,她不得不把这口气给憋了回去。

“别让本公主再见到这个男的,否则本公主下次定剥了他的皮!”

最后,三公主只得放下了一句狠话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筑衣堂内。

伙计一脸兴奋道:“主子,您可算来了,明静大师和掌柜的都念叨好半天了呢!”

萧凉儿对他笑道:“知道了,大壮,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大壮笑得憨厚,与之前的滑头判若两人,硬是把她送到了里面,才转身回去。

“主子来了!终于把您给盼来了,不容易啊!”

中年掌柜王量一脸激动的望着萧凉儿,要是让京城里那些经常和王量打交道的商人们看到了,估计眼珠子都得瞪掉,这还是那个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冷面虎王掌柜吗?

他身后的明静大师也快步走了出来,瞋了萧凉儿一眼道:

“这个家伙,来京城都不提前给我们说一声,要不是我今天恰巧去了相府,都不知道她回来了。”

萧凉儿过去拉着她的手道:“明姨息怒,我这不是前阵子出了点事,这才谁也没有通知么。”

明静心疼的反握着她纤细的手,道:

“之前我们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现在知道了,你也是个苦命的,有那样的爹娘,竟把你丢在小荒村那种偏远之地不闻不问十年,所幸你自己争气,要是萧相爷夫妻知道你如今的成就,恐怕悔得要死。”

以前萧凉儿没有透露过自己的身份,只说她是孤儿,无父无母,明姨他们根本不知道她其实是相府的千金大小姐。

而且他们见到萧凉儿时,她就是男装打扮,脸上也没有疤,慢慢的才知道她是女子。

今天明姨去了相府,看到脸上有疤的萧凉儿时就微微怔了一下,接着通过眼神的对视,才确定了她的身份。

“他们是会后悔的。”

萧凉儿眼睛眯了眯,一抹冰冷的精光划过。

她不欲在这些事上多说,同明姨说了一会儿话后,问王量最近几个商行和店铺的情况。

这些都是由王量帮她对接的,账本都在王量这里。

她手底下的人见过她真容的人不多,只有她真正信任的人,才会与她有接触,很多店铺的掌柜都不知道背后的老板是谁。

所以在外人眼里,她这个幕后老板十分神秘。

王量把账本都拿了出来,萧凉儿翻了翻,道:“看来这段时间盈利不错,继续拿出三成出来培养那些孤儿。”

“是,主子,您放心。”

王量点点头,笑容满面。

主子心善,嘴上说是为自己培养死士,实际上这几年也没有强迫过谁给她当死士,都是大家自愿的。

“这是我最新研制出来的乾坤戒,这个是特意给你做的,里面可以放不少物品,今天给你们相府老太君做的衣裳就被我收在了里面,否则就露馅了。”

明静大师拿出了一个纹路特别的女士戒指,很精致漂亮,又简洁大方中带着古朴的感觉,正是萧凉儿喜欢的类型。

萧凉儿惊讶的看着明姨道:“没想到上古时期的乾坤戒都被明姨给抢先研究出来了!这下太好了,我们又能抢占市场了!”

乾坤戒,据说是上古时期人人都有的储物戒指,戒指上刻着空间秘纹,里面变成存放物品,很是方便。

只不过这种秘纹早已失传。

前不久,有人在一个古老的大墓之中挖出了一块秘纹碑,碑上的秘纹就是空间秘纹,虽然是残缺的,但还是很多大世家大势力都花高价买了秘纹图回去,萧凉儿也不例外。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明姨竟这么快就把乾坤戒给研究了出来,给她这么大一个惊喜。

要知道,谁最先研制出乾坤戒,便能最快的拿下整个东洲的市场,这意味着,萧凉儿又能赚一大笔钱了。

“你呀,真是个财迷!放心好了,我已经叫人连夜赶制,日夜不休,很快,第一批乾坤戒就能面世。”

明姨宠溺的看着萧凉儿说道。

在她眼里,萧凉儿就像是她的女儿,更何况,她的这条命,都是萧凉儿救的。不仅是她,王量、药老等人,都与萧凉儿是生死相交。

“谁会嫌钱多啊。”

萧凉儿笑道。

“主子,药老催您呢。”

这时,神出鬼没的云炎突然出现在门外,对萧凉儿说道。

“快去吧快去吧,听药老说这次一定会解决你的经脉问题,从明天起,你就可以修炼了!”

明姨推着萧凉儿往外走,比她还激动。

萧凉儿忍俊不禁:“好啦好啦,我这就去,改天再来看你们。”

药老在神医阁,离筑衣堂很近,没几步路就到了。

神医阁是京城近年来威望最高的药剂阁,因为有药老坐镇,药老是八级药剂师,在整个东洲也是顶尖的存在,谁也不知道他年龄有多大,谁也不知道他来自哪里。

一到神医阁,童颜鹤发胡子白花花的药老二话不说,先把萧凉儿拉进了药鼎里坐着,然后在底下点火。

“药老,您这是要把我煮熟啊。”

萧凉儿开玩笑道,她知道药老不可能伤害她,这老头,看似古怪难相处,实际上可贴心了。

药老哼了一声,道:“谁让你先去明静那边的,老夫就要把你煮了,免得你这妖孽再祸害世间。”

敢情是吃醋了,怪她没有先来她这边。

“我错了,下次一定先来你这。”萧凉儿笑眯眯的说道。

“谁稀罕!”药老又哼了一声,不过他上挑的胡子暴露了他愉悦的心情。

“忍着点,药力很猛的。”

药老先把水倒进药鼎里,接着倒入了几管黑乎乎的药剂,药剂一倒下去,萧凉儿就感觉全身像是被尖利的刀划来划去一样刺痛无比,然而这还只是开始,接下来才是痛不欲生的痛楚感一波一波的来袭。

随着不断有药剂的加入,药鼎里面的水都变得深红,沸腾着,如同一朵朵妖冶的花在绽放。

萧凉儿这些年经过了很多药剂淬体,超高的水温已经影响不了她的身体,只是那种药剂混合钻入骨髓的痛苦却是难以言喻的。

但她咬紧牙关,连一声痛苦的呻吟都没有发出。

药老的目光不知觉间柔和了很多,但并没有停下倒药剂的手。

萧凉儿的经脉堵塞且坚硬如石,本活不到十五岁,是这几年经常泡药剂才改善了许多,之前她所遭受的痛楚并不可现在弱。

要打通她全身的经脉,接下来将面临的痛楚会是现在的数倍之多。

一旁角落里默默无闻的云炎看着药鼎中坚毅的少女,眼中闪过了一抹心疼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