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神临门》全文在线阅读

《煞神临门》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唐素心觉得很委屈,她原本正在外面办事,接到电话就赶过来了,根本就没时间回去换衣服。

她还感到很难过,原以为和一群大学同学见面会很开心的,没想到竟然是这副景象。

她现在明白了,叶梓办的根本不是画展,而是一场打着画展名义的私人派对,画廊里外都放有摆满食物和酒水的桌子,那些穿着体面的人也大多都端着一杯红酒谈笑风生。

早知道是这种派对的话,就不过来了。

“素心,她们说你现在混得很差,我本来还不信,现在看来,她们说的都是真的啊。”

叶梓像是没看到唐素心脸上的僵硬笑容,仍一腔阴阳怪气的说道。

唐素心没回应,只低头苦笑。

江辰则皱着眉头,冷眼望着叶梓。

唐素心念大学的时候,江辰经常暗中关注她,对她这些同学大概有些了解,那时候的唐素心是系花,又是平江市唐家的千金,可谓集万千目光于一身。

而且她性格温柔,心地善良,可以说是老师和众多男同学眼中的宠儿。

叶梓在内的不少女同学,表面上跟她玩得挺好,但背地里……可没少说她坏话。

因为叶梓和很多女同学一样,都嫉妒她。

现在,叶梓不过是想借这个机会,当众羞辱唐素心而已。

难怪开画展之前不通知唐素心,临时才叫她过来,可能是一群女人聊到她之后,一时心血来潮故意让她来丢人现眼而已。

对江辰来说,这种恶毒的女人必须得到应有的教训。

“唉,算了,既然都来了,过去跟同学们打个招呼吧,大家会理解你的困难的。”

气氛正尴尬的时候,叶梓故作轻松地挽着唐素心的手臂,边说边带着她往画廊门口走去。

唐素心没反抗,而是朝其他同学挤出了一抹笑容。

江辰则眯着眼朝那群女人打量几眼后,也跟了过去。

“诶,素心,你不是唐家的千金吗?怎么开起小电驴来了?这几年过得很不好吗?”

那群女的也迎了过来,其中一个浓妆艳抹,穿着低胸礼服的女人意味深长地说道。

“何芳,劳你费心了,其实我过得挺好的。”

唐素心终于抬起头,坦然地笑了笑,接着说道:“我虽然不像你那样光鲜亮丽,但我有工作,有家庭,生活平静安稳,对我来说很满足也很幸福。”

听到她的话,江辰有些欣慰,他没看错人,唐素心不是个爱慕虚荣,也不是个自怜自艾的女人。

那个叫何芳的女人则不屑地撇了撇嘴:“哟,素心,看不来出嘛,我听说你找了个吃软饭的窝囊废入赘当老公,在你们唐家受尽了白眼,竟然还能过得不错?你的人生也太没有追求了吧。”

唐素心依然不卑不亢地笑道:“我的追求就是安稳平淡啊,可不像你们,追求那么多,我可没那么多心思,也不想活得那么累。”

何芳脸色一变,却又不知该怎么反驳她,只涨红着脸低哼一声。

聚在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发出阵阵议论,有人肆无忌惮地嘲笑唐素心破罐子破摔,也有的人称赞她出淤泥而不染,真不愧是平江素女。

气氛越来越尴尬的时候,叶梓打岔道:“素心,这就是你那个入赘的老公吧,长得还挺不错的,就是……”

她没把话说完,而是意味深长地上下打量江辰。

“嗯,他叫江辰。”唐素心落落大方地介绍道。

江辰也淡淡地扫了一眼那群女人。

“呵呵,我也给你们介绍一下吧。”叶梓笑眯眯地说着,并挽住旁边那个挺拔英俊的青年。

“这是我未婚夫,丁浩,我们准备要结婚了。”

说罢,叶梓还特意扬起手,亮出她手指上一枚醒目的钻戒。

“哇,叶梓,你这枚钻戒好大啊,这得有上百万吧?”何芳一脸羡慕地惊呼了起来。

“差不多吧,丁浩送的,只是订婚戒指,丁浩说只花了九十九万而已,代表我们两个人长长久久,等婚礼的时候他还会送我另一枚更大的钻石婚戒。”叶梓得意地再次扬起手臂。

丁浩则洋洋得意地故作谦虚了几句。

叶梓故意瞥了一眼唐素心的手指,意味深长地问道:“素心,你不是结婚了吗?怎么没戴婚戒啊?”

“我和我老公没办婚礼,也没交换婚戒。”唐素心依然不卑不亢地笑着回应。

“哦,原来是没买戒指啊,素心你的人生追求确实也太低了点吧。”

叶梓说着,又指了指她的礼服深V领中间挂着的一条红宝石项链,接着说道:“这条项链也是丁浩送的,鸽血红宝石,足有十克拉,丁浩说在一个慈善晚会上花一千八百万拍下来的。”

“素心啊,不是我说你,但你要明白,舍得为你花钱的男人,才值得托付,才能证明他爱你。”

“哇,一千八百万!这都相当于一栋别墅的价格了,你男朋友对你可真好啊。”

“叶梓,你好幸福哦,都羡慕死我了。”

“唉,我们班最成功,也最幸福的就是叶梓了,既成了有名的画家,还招了个英俊多金且对她这么好的未婚夫。”

“我可不愿意过素心那种生活,结婚了连个婚戒都没有,足以证明她老公根本就不在乎她。”

那群女人你一言我一语地纷纷议论起来。

叶梓掩饰不住眼中的得意,甚至还特意把胸脯挺高了几分。

丁浩则故作谦虚地客套了几句,但也掩饰不住眼中的得意。

不远处,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者听到这边的喧哗之后,好奇地凑了过来,并仔细打量着叶梓脖子那串红宝石项链。

江辰也凝目看了一眼那颗红宝石,然后摇头冷笑。

但他没说什么,而是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盒子,递给唐素心。

“素心,这是我送你的,本想回到家再给你,但你的大学同学兴致这么高,干脆拿出来给她们过过眼吧。”

唐素心一愣,下意识地接过盒子,并有些疑惑:“江辰,这……这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江辰淡淡地笑了笑。

这东西是他一直带在身边的,因为唐素心刚把钟少康送的礼物都还了回去,江辰又觉得这两天来没送过她东西,所以有些愧疚,于是今天上午趁她去办事的时候,在街上买了个小盒子把东西装起来,本想回去之后再送给她的。

见江辰送东西给唐素心,那群女人顿时都把目光都聚集到那个普通的小盒子上。

周围的人也纷纷凑过来,一个个好奇地等着看热闹。

“呵呵,一个这么丑的盒子,里面能有什么好东西?”何芳阴阳怪气说道。

“就是,她老公不是吃软饭的吗?听说连工作都没有,能买什么好东西送她。”

“说不定是路边摊花十块钱买的戒指呢?”

听到这些冷言冷语,原本犹豫不决的唐素心一咬牙,打开了那个盒子。

盒子里面,是一块翠绿色的长方形玉佩,上面刻有密密麻麻的小蝙蝠,还挂有一根红绳。

不知为什么,唐素心只一眼就喜欢上了这块玉佩,并满心欢喜地拿在手上仔细观察。

“切,还以为是钻戒呢,原来是一块玉,没什么特别的嘛,是真是假还不一定呢。”何芳一脸不屑地嗤笑道。

“呵呵,这种东西路边摊大把多,五块钱就能买一个了。”

唐素心没理会她们的讽刺,只开心地望着江辰,并郑重说道:“谢谢你,江辰,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你喜欢就好。”江辰也欣然笑了笑。

叶梓摇头叹了一口气:“唉,素心,你的人生追求,果然很低啊,一块假玉都能让你满足了。”

唐素心没理她,而是仔细整理好那根红绳,就要把玉佩挂在脖子上。

“等等。”

这时,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者突然越众而出,诚恳地问道:“唐小姐,鄙人罗太山,平常时喜欢收藏一些古玩玉器,您手上那块玉牌好像有些特别,可否借老夫仔细看上几眼?”

唐素心一愣,继而把玉佩递过去:“当然可以,罗老先生请便。”

“多谢唐小姐。”

这名叫罗太山的老者客气地拱了拱手,这才小心翼翼地接过那块玉佩,并举在眼前仔细端详。

“这不是平江有名的鉴宝专家罗老先生吗?”有人认出了罗太山。

“没错,正是罗老,平江乃至淮海地区收藏界最权威的专家之一,他的眼光比检测机构的机器还准。”

“哇,真的是罗老先生啊,那你们说,那块玉佩是什么货?”

“这就不知道了,一会听罗老怎么说吧,反正他说是真货就绝对是真的。”

旁人低声议论中,罗太山的神情渐渐激动了起来。

“这雕琢手法……是明代特有的枝下有枝手法,没错,这是明朝的东西,密密麻麻的蝙蝠则寓意洪福齐天,只有皇帝才能用这种寓意,这是明朝皇帝佩戴的玉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