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宠替身王妃》全文在线阅读

《误宠替身王妃》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两日后。

正值亥时一刻。

被黑布笼罩着的天空今夜只有点点星辰,不过这月光倒是充足,洒在院子里竟让北苑更显得萧条了几分。

苏凰雉已经按照百里凤雏的意思受罚完毕,又继续洗了整整两日的衣裳。

一双纤纤玉手被水泡得跟肿了一圈似的。

她从小凳子上起身,用手锤了锤酸胀的腰肢,抬头看向四周之时却未曾想到竟只有她一人还在忙碌之中。

李嬷嬷的脾气是个顶不好的,睡觉更是容易被惊醒,今日她倒是没出来赶着骂她,当真有些稀奇。

地上放着的灯笼还亮着,苏凰雉手提起灯笼小心翼翼地回了自己的屋子,生怕吵醒了众人,又免不得扰人扰己。

大门吱嘎一声响,她把门刚一关上,等转身之时,却发现房内的椅子上竟坐着百里凤雏。

“莫不是你知道本王在这儿,故意躲着本王?”

普天之下,连皇上也不敢让百里凤雏等上半个时辰,她可倒好,生生让他在房内坐了一个时辰。

屋子里冷冰冰的,倒是比东苑还要凉爽几分。

苏凰雉诚惶诚恐走到跟前作了一揖,“草民不敢……”

“虽然本王说你是村妇,但好歹你也是进了本王的王府,日后在本王面前该自称一声臣妾,不然等传出去了,还说本王亏待于你。”

百里凤雏的话让苏凰稚的心更是有了些许的忐忑。

即然罚都罚了,何必这般假惺惺来与她扮演岁月静好的夫妻。

“是,臣妾领命。”

苏凰雉也不与他多费口舌,除了她心性一向如此外,还有便是她这整整两日忙得连腰皆直不起了,身子早已疲惫不堪。

两腿站着便开始打颤。

百里凤雏倒也没为难她,“坐下吧,本王帮你斟茶。”

得了命令的苏凰雉当真乖乖坐于一旁,一坐下便是如释重负地轻松不少。

大约是她过于乏累,她竟没察觉到今夜的百里凤雏有何不同,连他递来的茶水也照喝不误。

“本王这两日想了想,你是王妃,这次的惩罚的确让你受累了,日后我会多加补偿于你,你万不可记在心里,埋怨本王。”

百里凤雏把茶碗置于她的面前,就如同在那日的张太医面前那般,故意装作与她感情甚好的样子。

苏凰雉淡淡地应了他一声,“王爷不必多言,臣妾不会埋怨王爷。”

“那就好,这次过来,本王也只是想同你多说说话,培养培养感情,以免咱们本事夫妻,出去了闹了笑话可不好。”

今儿到底是什么风,把百里凤雏吹得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但他一向多变,苏凰稚也并不理会他突如其来的转变,她困顿得不行,嘴里仍吐出一句话来,“王爷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旁人不敢多加议论。”

言语之中的淡淡疏离呼之欲出。

百里凤雏越是对她亲近,她越是避而远之,这倒是有意思。

越是要与他保持距离,他偏不要如她的意,思忖片刻后,他从嘴里幽幽说道:“即是如此,本王决定今夜宿在此处,你觉得如何?”

半响过后,苏凰雉仍未搭话,等百里凤雏定睛一看,此女竟和他说话之时,靠在椅子上睡得不省人事。

翌日。

苏凰雉睡得昏昏沉沉,一睁开双眼,竟见到外头的光射进来刺得眼睛生疼。

莫不是到了响午了?

她一把掀开被子下床,昨天睡得太沉,竟不知发生了何事,怎知一睡就睡到了如今。

等她脑子闪过百里凤雏的模样之时,心里顿时忐忑。

昨日与他说话,她本就已经全身乏累,谁知道他说的还尽是一些无用的话,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说着话就莫名其妙睡着了,想来百里凤雏那人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她。

简单地梳洗一番之后,苏凰雉心中所担心的事儿终于发生了。

本该一片宁静的屋外,突然有一阵脚步声传来,且听上去来人并不少。

本以为来的人是百里凤雏,却没料到竟是何鸢带了她的那些姐妹和府内一帮丫鬟和奴才上北苑来找她。

何鸢今日身穿的是一身桃粉色的流云衫,质量做工的确上乘,但粉色本就娇俏,若是再搭配一金步摇和玉镯子,未免显得有些俗气。

一踏进苏凰雉的房内,何鸢还没说话,她身边的贴身丫鬟琪琪倒是一条忠狗,连忙搀扶着她家主子,“主子你可小心些,北苑这地方连狗都不住,万一磕碰到了王爷可又要心疼。”

这话不就是在讽刺苏凰雉住在这里连狗都不如么?

何鸢就爱听这种话,她拿出一白色真丝手绢,故意掩在鼻前,眼神所到之处皆是嫌弃鄙夷之色。

堂堂王妃还比不上一个姨娘住的地方。

“姐姐,妹妹近日忙着陪王爷,没来看望姐姐,姐姐可别怪罪于我。”

开口便是在向她炫耀,但奈何苏凰雉对她陪谁一点儿兴趣也没有,她仿佛只是在听一句无关痛痒的话,“自是不会怪罪。”

看到她的话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何鸢气得又不太好发作,只能甩了甩袖子,把一群下人浩浩荡荡地带了进去。

来者是客,苏凰雉也没有把她赶出去的道理。

何鸢入了主屋,一屁股坐在主位之上,还让苏凰雉亲自给她泡茶双手奉在案上。

眼中的得意之色就差没直接说,她才是真正的楚王王妃。

“对了姐姐,妹妹今天来就是想替王爷传一句话,王爷说,姐姐表现极好,是个可造之才,这今后呀,还要继续多多努力才是。”

何鸢眉飞色舞地开口说话,时不时还摸了摸头上的金步摇,这可是王爷亲自赐给她的,听说还是邻国奉上来的珠宝,在整个天翌都难以寻到。

她自然要带来多显摆显摆,好告诉这个冒牌货,让她不要觊觎王爷的宠爱。

苏凰雉微微皱起秀眉,“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