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困在同一天五百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被困在同一天五百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上了年纪的封梓良,本就没几颗好牙。

这下被姜云哲全都给砸掉了,那一把桀骜不驯的老骨头,终于认怂了。

就当姜云哲抓起烟灰缸,想再砸下去的那一刻,封梓良举起了双手,“噗通”一声跪在了当场。

他口中囫囵不清的呜噜着:“公子饶命,我……错了。”

姜云哲这才满意的笑了,放过了封梓良。

随即他目光一转,定格在了还再装疯卖傻的封鑫身上,悠悠的开了口。

“你城府挺深啊。”

封鑫傻笑,抠出一块鼻屎放到嘴里,吃得津津有味。

对于这个惊天地泣鬼神的举动,姜云哲不得不佩服,他干脆将计就计,走上前笑眯眯的将烟灰缸塞到封鑫的手里。

“喏。”

说着话,姜云哲指了下满脸是血的封梓良。

“你拿着这个东西去砸你爸,砸完了他,我给你找漂亮媳妇。”

在这一刻,尽管封鑫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犹豫,但不得不说他是个狠人,他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迟疑。

以封鑫的绝顶聪明,自然知道姜云哲是在试探他,甚至是在逼他原形毕露。

可他也深知,一旦自己装疯卖傻的事被拆穿,他那的阴谋就会浮出水面。

以这个姜云哲的身份地位,绝对会不费吹灰之力的彻底毁掉封家!

权衡利弊,封鑫咬了咬牙,几个跨步冲到封梓良的面前,直接一烟灰缸给自己本就奄奄一息的亲爹,顿时砸晕在了当场。

“谁让你不给我讨媳妇!”

看见这一幕,所有的封家人全都吓傻了,与此同时每个人的心里都蹦出一个相同的疑问。

“难道三少爷真的疯了?连自己的亲爹都打!”

姜云哲晃了晃脑袋,嘴角无奈的拂过一抹苦涩,对还在发疯的封鑫说了句:“是个狠角色,不过也就是个角色罢了。”

扔下这话,当着封家所有人的面,姜云哲挽起了凌若依的胳膊。

“走吧亲爱的,我倒想见识见识,今后还有谁敢打你的主意。”

惊魂未定的凌若依,感觉脚都是麻木的,她整个人依偎姜云哲的怀里,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出了封府。

她不敢相信,姜云哲竟有这样恐怖的背景和身份。

上了车,她怔怔的看向姜云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姜云哲缓缓发动车子,不紧不慢的驶上大道。

“刚才的一切都是假的,我真的不是什么身份骇人的公子。”

“之所以我能镇住薛景辰那个老狐狸,那是因为我知道每个人身上所不为人知的秘密。”

冰雪聪明的凌若依,有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难道……你跟我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姜云哲的嘴角弯起一抹弧度,笑了:“不然呢?你不会真以为我是哪家大豪门的公子哥吧。”

凌若依看了看姜云哲身上那套有些廉价的西装,咬了下嘴唇。

“我看也不太像。”

……

回酒店的路上,俩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突然,一辆拉渣土的工程车从狭窄的胡同里,咆哮着蹿了出来,对着姜云哲所驾驶的大G就撞了过来!

尽管活在这同一天的五百年里,姜云哲已经将车技练到了登峰造极,但那个路口还是太窄。

避无可避的姜云哲,下意识的猛向右打起了方向盘。

都说驾驶员在面临危险时,首先的反映是会保护自己,而此刻姜云哲的做法,却是豁出了性命的在保护凌若依。

五百年里,姜云哲知道所有的事情。

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死于车祸!

想想也真是挺可笑的,姜云哲还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死了呢,在不断重置的这一天里,他就是这个世界的神。

五百年的孤独和寂寞,早就让他受够了!

他曾无数次的想过结束自己的生命,若不是每一次涌起自杀的念头,都会不知不觉的睡过去,然后醒来后又是重置的这一天,他恐怕早就解脱了。

“咣!”

一声爆炸般的闷响,近乎冲破姜云哲的耳膜,紧接着一股剧痛袭遍他的全身。

渐渐的,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直到失去……

当姜云哲再醒来的时候,凌若依正守在他的病床前,握着他的手哭红了双眼。

“你快点醒来啊,别睡了,医生都说你是个奇迹,屁的事儿都没有。”

“你可别吓我啊,你说你当时怎么那么傻,你我萍水相逢,你干嘛拼了命的救我!”

“唉,这都三天了你怎么还没睡够,医生说你极度缺乏睡眠,可那也不至于……”

迷迷糊糊的姜云哲努力的睁开眼。

映入眼帘的便是墙上的那块电子时钟,当日期赫然显示着2019年09月08日时,他一骨碌从床上直挺挺的坐了起来。

“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姜云哲突然的醒来,把凌若依给吓了一跳,她激动的跑出病房,在走廊里大声喊起护士。

“医生,医生,他醒了!”

紧跟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从走廊传进姜云哲的耳朵里。

半分钟后,姜云哲的病房里站满了人。

“奇迹啊,真是奇迹,那个大货车司机都死了,你身上竟然连一处骨折都没有!”

“是啊,我从医二十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福大命大的人。”

“也不光是运气,他本身的身体素质也非常优秀,恢复能力更是超越常人,不信你们看,这才三天的时间,他腰上的那块淤青已经消散不见了!”

……

听着一众医生和护士在那叽叽喳喳的吹捧着自己,姜云哲的脸上毫无波澜。

然而,他内心却无比的兴奋和激动。

因为他终于从无限重置的那一天走出来了!

“原来死,就是破局的方法!”

姜云哲紧紧的攥着拳头:“姜天俞,你没想到吧,为了跟我争姜家的继承权,你煞费苦心的启动时空之眼,把我困在九月五号那天整整五百年之久!”

“你知道你兄弟我,这五百年怎么过的吗?”

“哈哈哈,你洗干净了脖子等着吧,这五百年里我一刻都没有懈怠自己,就等着有一天能亲手报仇血恨!”

姜云哲的心里话,没有丝毫的托大。

的确,在这五百年里,他汲取众家所长,练就了一身顶级的功夫。

他博览群书,才智早已超越常人。

玩起枪来,他准到国际枪械大师都瞠目解释。

做起菜来,他能把最顶尖的美食家馋的口水横流。

毫不夸张的说,在这个世界上的各行各业里,他姜云哲就是站在金字塔顶尖的那个人!

……

这一切的一切,除了为打发孤独和寂寞,他还为了报仇。

十年后,再相见,他姜云哲要亲手把失去的东西给夺回来!

想到这些,姜云哲发自内心的笑了。

“傻笑什么呢,你个大骗子!”

等到医生们全都离开,凌若依的小粉拳不客气的锤在了姜云哲胸口上。

“哼,你不是说五百年里你都活在同一天吗?”

“你不是说,第二天醒来你就会消失不见吗?”

“现在9月8号了,离你说的那天已经过去了三天,你就不准备给我个解释吗?”

“额。”姜云哲一时语塞,无奈的耸了耸肩,刚想把实情解释给凌若依听。

凌若依却忽然扮了个鬼脸,学着姜云哲之前在总裁会客室的样子,把手竖在了嘴边:“嘘,姜公子你别说话,让我来说。”

“能让江南三大家族的大管家薛景辰如此的忌惮,除非你的背景在荆门。”

“而荆门里,说了算的那几位大人就没有姓姜的,所以你不是皇粮子弟。”

“那就之剩下王,姜,胡,刘四个超级世家,而你又姓姜,啧啧啧……”

话说到此,凌若依故意停了下来,观察起姜云哲脸上的变化。

姜云哲“噗呲”一笑,果断的转移话题:“呃,凌总你看,那个赌约我们要不要现在就兑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