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巨星老公绯闻妻》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巨星老公绯闻妻》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司机回来后,齐苍梧要将叶南歌抱上车,叶南歌死死的抓住了车门,眸中一片混沌,“我不!我不进去!”

齐苍梧怒意上涌,一把将女人扔了进去,椅子上垫着厚厚的毛绒,倒是一点也不疼,叶南歌嘟嘴坐了起来,口齿不清的嘟囔道,“坏人!”

齐苍梧丝毫不在意叶南歌的话,冷冷的坐在一边,周身散发着寒气,哪怕是醉酒的叶南歌都察觉到了害怕,一步步的向旁边退。

不知道叶南歌又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凑到了齐苍梧的面前,脑袋往齐苍梧的怀里钻。

齐苍梧皱眉,将女人的头抬了起来,被迫与自己对视。

叶南歌嘟嘴对着齐苍梧吹气,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迷迷糊糊的说道,“你长得真好看。”

女人的身上充斥着酒味,近在咫尺的皮肤仿佛剥了皮的鸡蛋一般,吹弹可破,一双眸子带着生理泪水,小脸晕红。

齐苍梧眸中寒意被炙热代替,忽然附身吻上了她的唇,带着酒水的香醇。

来不及慢慢品味,叶南歌猛的推开了齐苍梧,嘿嘿一笑,然后脸色一变,“呕……”

齐苍梧眼睁睁的看着女人将那些污秽吐到了自己这身名贵的西装上,要不是深知她喝醉,齐苍梧几乎要怀疑她这是故意的。

偏偏,吐完以后女人乖乖的缩在了角落,一双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嫌弃的说道,“臭……”

说完,自己捂着鼻子,抽过身边的小毯子,乖乖的盖到了身上,闭上了眼睛,嘴角还带着甜甜的笑容。

齐苍梧的脸色一步步的阴暗,看着女人熟睡的面孔,咬牙切齿道,“叶南歌!”

喝醉了拉着他发了一通酒疯,还恰到好处的全吐到了他的西装上,自己甜甜的睡了过去。

齐苍梧的双手控制不住差点要把这个该死的女人掐死,他一脸嫌弃的将身上的西装脱了丢了出去。

到了齐宅,齐苍梧深吸一口气,忍着想要将女人掐死的怒意,将她抱了起来,走了进去。

“臭……”叶南歌有些抗拒的推了推齐苍梧,却发现推不动,然后顺势就往齐苍梧的怀里缩了缩,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地方。

齐苍梧的双手差点没忍住要把她扔出去。

大厅中,光亮如昼,沙发上坐了一个人,齐苍梧直接无视,要抱着叶南歌上楼。

一股刺鼻的酒味充斥而来,齐苍城立刻站了起来,一双眸子带着怒意的看着齐苍梧,“齐苍梧,你带她去喝酒了?你不知道南歌她酒量不好吗,你还带她出去?”

男人身着一身米白色的毛衣,似乎是刚从书房出来,还带着一副金丝框眼镜,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书卷气。

齐苍梧冷笑一声,他这个哥哥不论发生多大的事情,都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只有事关叶南歌,才会变了这幅温润的神色。

“哥,你以什么身份来关心我的妻子,别说我带她去喝酒,我就算带她去外面春风一度,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齐苍梧的脸上毫不掩饰地嘲讽,“容我劝你一句,别对自己的弟妹抱有不该有的心思。”

齐苍梧低头在叶南歌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

齐苍城握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齐苍梧的动作,金丝框眼镜下那双眸子带着痛苦和悔意。

看到男人的样子,齐苍梧哼的一声笑了出来,随后抱着叶南歌径直上了楼。

听到楼上传来巨大的关门声,齐苍城仿佛被人重创一般,后退两步。

明明是想笑的,可是那笑容却比哭还要难看。

南歌,我现在连关心你都没有资格了呢。

楼上,齐苍梧将叶南歌扔到了床上,叶南歌丝毫不介意的翻了一个身,随后将被子全部裹到了自己身上。

齐苍梧去洗了一把澡,回头看到叶南歌,烦躁的把她拉了起来,“起来,去洗澡,臭死了。”

叶南歌睡着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生气的挥了挥手,把齐苍梧推开,重新倒在了床上。

齐苍梧深吸一口气,进了浴室,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拿了一个热毛巾。

掀开被子,耐着脾气替她擦拭身体,察觉到身上的不舒服,叶南歌一直不安分,皱眉推脱着他。

可她不知道,就是这些若有若无的抗拒最是撩拨人。

齐苍梧目光一暗,呼吸都加重了几分,忽然扔了手里的毛巾,迅速钻进了被子里,将叶南歌揽入了怀里。

叶南歌,这是你自找的!

他今晚平白无故陪着她发酒疯,还被吐了一身,是不是应该讨一点利息?

第二天,叶南歌起来的时候感觉头十分疼,仿佛要撕裂一般,她只记得昨晚和金宵谈心,谈到姐姐之后,伤心无比,就拼命的喝酒喝醉了,然后呢?

叶南歌看着周围熟悉的场景,心中一顿,她是怎么回来的?

“别动!”齐苍梧嘟囔的说了一声,随后伸手将叶南歌拉到了自己怀里,闭眼睡觉。

察觉到两个身上未着寸缕,叶南歌心中一惊,猛的坐了起来,身上的被子滑落,她的身上都是暧昧的痕迹。

齐苍梧不耐烦的睁开了双眼,叶南歌立刻慌乱的将被子提了上来,脸色羞红,“齐苍梧,你混蛋!你……你怎么能趁着我喝醉酒,你……”

齐苍梧目露嘲讽,双手折叠枕在头后,露骨的目光看着叶南歌,叶南歌被他看的不自在,尴尬的转移了视线。

“我混蛋?”齐苍梧眯眼看着叶南歌,“叶南歌,你好好想一想,昨晚是谁在我身上胡作非为,明明是你自己酒品不好,在我身上乱点火,我要是还能忍我就不是男人。”

昨晚发生了什么她脑子里都断片了,不过齐苍梧说的有理有据的,叶南歌立刻红了脸,抓起旁边的毯子,逃也似的跑到了洗手间。

齐苍梧忍着笑意看着叶南歌离去的背影,心情畅快无比,好似昨夜被某人发酒疯气的要杀人的不是他一般。

换好了衣服出去的时候,叶南歌余光瞥到齐苍梧还维持着之前的姿势躺在床上,她眼尖的看到了齐苍梧身上的抓痕和吻痕,吓得差点脚上一绊。

叶南歌捂脸,大步跑了出去,直到跑出齐苍梧的视线之后,叶南歌才堪堪放下双手,那张精致小脸红的仿佛能滴血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