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空间:太子快走开》全文在线章节阅读

《妙手空间:太子快走开》全文在线章节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他刚要开口,忽然想起来玉玥璃的医术,想了想还是选择相信玉玥璃,眼眸冷冷的瞥了眼那名太医,眼神带着警告。

那太医说完就后悔了,感受到太子的目光,他只能把头低的更低了,往后微微挪了挪,让人群挡住自己的身影,心中却更不屑了。

玉玥璃却不在意,又帮皇上把了把脉,“皇上这是久病不医,劳累所致,除根怕是难了,只能慢慢将养,平日里熬一些川贝枇杷,冰糖雪梨,比吃药要好一些,这殿内熏香也别点了,可以在屋内煮一些艾草,枇杷叶,空心兰,这几样可以止咳平喘,平日里喝的茶太浓也不好,可以换成蜂蜜柚子茶,或者冰糖橘子茶,都是能缓解病症,另外我再开一副药配合一日三餐餐后一炷香后服下,更重要的还是要忌口,平日里荤腥油腻要少沾,还要多注意休息。”

玉玥璃说着已经开始提笔写药方了,皇上在一旁认真的听着,忽然觉得这唠唠叨叨又细心的样子像极了那个他深爱的女子。脸上表情不自觉的柔和下来。

那两个御医听着玉玥璃的话,脸上表情渐渐变得严肃起来,见玉玥璃在书写药方,好奇的凑了过去,看见玉玥璃笔下的药方顿时楞了一下。

“麻黄散,枇杷叶,止咳草,甘草,三寸子,白竺……”

两个御医看着这药方着实是吓了一跳,不怪别的,这玉玥璃用药太大胆了,却也巧妙,这白竺,麻黄散,他们不是没想过,毕竟这药中都有治疗咳疾的药性,但相对的这两样药材药性太过霸道,稍有不慎便可引起腹痛干呕,所以他们不敢用,但玉玥璃这药方中加了红葵,三寸子,这两样的药性刚好是抵消了白竺和麻黄散中的霸道药性,反而起到一个护脾胃的作用。而甘草,枇杷叶,止咳草又能巧妙的与白竺和麻黄散中的药性想融合,红葵中的温和的一面更能将药性发挥到极致。

这哪是什么医药废物,根本就是个用药天才啊,懂得药性相生相克,合理用药,这绝非是一朝一夕能学会的。而之前的食疗更是比喝药更容易轻松,效果也更佳。

两个御医对视一眼,对皇上作揖行礼,“启禀皇上,太子妃果真是杏林高手,不论方才所言的食疗,又或者是这药方,都是极佳之法,微臣虽不敢断言,但若皇上能按太子妃所言,这咳疾必不再犯。”

“嗯,”皇上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日后就按着药方抓药。还有方才那些平日的吃食茶饮……”

玉玥璃写完了药方,又附身写了另一张。

“这是川贝枇杷膏,冰糖雪梨,还有蜂蜜柚子茶,冰糖橘子茶的制作方式,不会太难,都是些最基本的,皇上每日饮用也能暂缓这咳疾,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修养为主,不能再劳累,太子病愈,想必也能帮皇上分担一些,平日里饮食也要清淡,忌腥辣油腻,忌酒。皇上您别不当一回事,再这么咳下去迟早会成肺痨的。”

“好,朕知晓了。”皇上笑着应了一声,这唠叨的模样,总让他安心许多。

“咳,”司北玄干咳了一声,有些无奈看了眼玉玥璃,这小心眼的丫头,这么快就开始报复了,他不过刚病愈就给他找事做啊。

药方交给两位御医管理,他们也想回去好好研究一下,食疗药方则交给了皇上身边服侍的苏侓公公。

外面候着的几位太医此时也全无之前那副轻视,却还是带着怀疑,他们只听玉玥璃口中说得头头是道,又是川贝枇杷又是蜂蜜柚子的,左右不过是一些水果,真能治疗咳疾不成?

只是那两位首席御医这神态也不像是骗人的。

正想着,外面忽然匆匆忙忙进来一个小太监,“皇上,皇后娘娘身边的宫女来报,皇后娘娘头风发作,来招几位太医前去看诊。”

皇上这才注意到其他太医也跟着来了,“一个个不好好守着太医院,来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看看皇后娘娘。”

“是……”几个太医慌忙的退出殿内。

玉玥璃想了想,也跟了上去,“我也去看看吧。”

说着也不等同意,直接就这么跟了上去。司北玄起身想喊住玉玥璃,却见玉玥璃已经匆匆跟着太医一起离开了。

“罢了,随她去吧。”皇上挥了挥手,召回了司北玄。

司北玄扭头看着皇上,“父皇看上去心情不错的样子。”

因为什么?玉玥璃么?

“看着这孩子,总让朕想起了你母妃,”皇上叹了口气,“你母妃生前,对朕也总是这般唠唠叨叨的细心体贴。”

说起自己母妃,司北玄脸上表情也柔和了许多,想着这半月多跟玉玥璃的相处,虽然那丫头平日里经常没大没小,还没把他这太子当回事,管东管西的,但他好像挺喜欢这种感觉,这种被人管着,被人关心的感觉。而她,玉玥璃,那样自由明媚的,才生动可人啊。

这边父子俩回忆过去,那边玉玥璃已经跟着太医进了皇后所处的‘凤藻宫’,刚进门就听到里面有女子一阵阵的痛呼,太医一进去便是用药。玉玥璃赶紧把人拦住,一上来就用药可还行?

皇后身边服侍的姑姑有些怒了,“你是什么人,为何阻拦太医给皇后用药?”

“姑姑先别急,待我看看。”玉玥璃坐在皇后身边,拉过皇后的手把了把脉,又在头顶几个穴位上嗯了嗯,皇后的痛呼声小了一些,玉玥璃又抬头看了眼那姑姑,“姑姑且看好了,这几个穴位,这里,都能稍微缓解头痛,不至于让皇后太过难受。”

见皇后的确是舒服了些,姑姑慌忙点头应了一声,随即接手继续帮皇后在那几个穴位上摁着,扭头却见玉玥璃不知从哪儿哪来一个布包,打开来里面都是细长的针,她伸手捏出一根适中的就要往皇后头上扎。

姑姑吓坏了,赶紧拦住,“放肆!姑娘这是何意?为何要对皇后娘娘用针刑?”

针刑?玉玥璃楞了一下,随即笑了,“姑姑错意了,这是针灸,将银针扎在穴位上,可治病,”

说着,推开了姑姑,一针扎在皇后娘娘头顶穴位,又取出一针,在额头扎下,紧接着手上也扎上两针。皇后渐渐平息下来,原本痛苦皱着的双眉也放松了,微微睁开眼。

“娘娘,娘娘您醒了,娘娘,您感觉怎么样?”姑姑立即问道。

“舒服多了。”皇后长长输了口气。

见皇后好多了,玉玥璃将银针都一一收回,随手又从空间里拿了一瓶药递给姑姑,“日后若皇后娘娘再头疼,可用这个,将药涂抹于手心或者穴位处,然后慢慢按摩那几个穴位,让药融入,可更有效的缓解。再佐以太医院太医所研制的药,也不至于再如此这般等候太医时候疼痛。还有,这枕头也不可太高了,枕头过高也是容易造成头疼之症。”

“好,多谢姑娘了。”姑姑接过药酒,对着玉玥璃道了声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