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金牌神医腹黑妃》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金牌神医腹黑妃》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整个坤宁宫正殿因为徐昭宁的这么一指而变得万般寂静,所有人的目光在徐昭宁和司景昱之间来回的扫视着。

看向徐昭宁时是嫌弃和不屑的,而看向司景昱时则多了几分不可言说。

“为什么?”太后打破这份诡异,“宁姐儿你为何选择景昱?”

徐昭宁目光微闪,为什么选择司景昱?

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好回答呢,也不知道觊觎郡王府那成堆的珍贵药材算不算一个理由?

不过这样的理由自然是不能宣之于口的,所以徐昭宁斟酌一番后,终于是缩着脖子搅着手指小心翼翼地回答了句,“因为他好看呀,比太子好看多了。”

正殿里再次死一般的沉寂,太后显然被惊的不轻,皇上目光幽深,而因为容貌被比下去的太子君慕铭却是怒斥出声,“徐昭宁你找死是不是!”

徐昭宁被“吓”的猛然后退两步,驼着背含着胸默默地站定,那模样显然就是被太子的话给震慑到了。

“皇上面前,昭宁不敢说谎。”

所以,她是真心觉得司景昱比太子长的好看。

徐昭宁这样的一句补充,让君慕铭的脸更黑,强忍住才没有冲上前来直接掐死她。

徐贵妃见徐昭宁这么轻易地就将太子给惹怒,心里冷笑不已,原以为这小贱人学聪明了,现在看来不过尔尔,被太子退婚后还妄想嫁进郡王府,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徐昭宁,司郡王岂是你这等身份能觊觎的。”

京城里谁人不知道郡王司景昱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论受宠程度可是连太子也得往后排的。

“莫不是司郡王比太子殿下还尊贵?”徐昭宁像是被惊到一般,说完之后又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像是窥探到了什么惊天秘密一般。

徐贵妃刚想张嘴说那当然,忽然瞥到皇上阴沉下来的面色,一时噤声险些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她恶狠狠地瞪向徐昭宁。

若她真承认了司景昱比太子还尊贵,可不就是打脸皇室么!即便事实上皇上对司景昱好过太子,但这样的话也是不能放到台面上来讲的。

可恶的徐昭宁,竟敢在皇上面前阴她,徐贵妃死死地揪住了手里的帕子。

可不管她怎么瞪,徐昭宁都不害怕,甚至挑了个隐讳的角度朝徐贵妃森然一笑,徐贵妃被挑衅的气红了双眸。

见徐贵妃吃瘪,徐昭宁瞬间便觉得心情大好,只是下一秒便感受到了一道冰冷刺骨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抬头望去。

四目相对,徐昭宁从男人的眼里看到了鄙视还有赤果果的嫌弃,徐昭宁不怒反笑。

在没人看见的角度里,朝司景昱扬了扬眉,笑的张扬而又得意。宽大的衣袖之下,纤纤玉手把玩着晶莹剔透的玉笛,整个人慵懒而又随意,玉笛有一截露出衣袖来,让司景昱看了个正着。

司景昱原本鄙视的目光突地一凝,那是笛子?

他可没忘记自己最近一次蛊毒发作的情形,目光再次落到徐昭宁脸上时,脑海中浮现出一双清亮的双眸,两者确实有相似之处。

恰在司景昱心思翻涌时,皇上突然出声问道:“阿昱可愿意应了徐大小姐?”

皇上这是在征询司景昱的意见,小小的举动背后所代表的含义却是意味深长,太子十指一紧,目光晦涩地看向司景昱,心里极为不平衡。

“郡王府不是收容所,臣也没有替太子接盘的义务。”这是拒绝的意思了,太子嫌弃的女人他自然也不屑要。

司景昱眸光微闪,在徐昭宁手中的玉笛多停留了一会儿。

“司景昱你这说的什么混账话!”太子被他这话给刺的怒气往头顶冲,狰狞着脸怒斥司景昱。

司景昱不为所动,丝毫没有将太子的怒气看在眼里,相反他斜睨着太子,嘴角轻扯,冷冽地继续说道:“可不是谁都像太子你这般荤素不忌的。”

“司景昱你算什么东西!”太子气的口不择言,怒气冲冲地就想往前冲撞而去。但是下一秒,皇上的斥责声起,“够了!”

太子身形顿住,僵硬着身子转过身来,满脸悲愤地看着皇上,“父皇,司景昱他这明显是针对儿臣,请父皇为儿臣做主。”

“朕的眼睛还没瞎,”皇上语气淡淡的,神色不明地看向太子,身后的徐昭宁。

见她此刻缩着脖子,脸上写满被嫌弃的委屈,整个人都一副懦弱上不得台面的模样,眉头皱的更紧。

这样的人自然是做不得太子妃的,但如果只是一个郡王妃……

皇上目光变得晦涩起来,但心里却是松了口气。

“徐昭宁,司郡王并不愿意娶你。”

皇上的话用的是肯定句,在坐的每一个人都听到了司景昱的拒绝,徐昭宁自然也听明白了。

“昭宁知道了,”徐昭宁声音压的极低,仿佛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一双杏眼此刻更是毫无神彩,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沮丧气息。

就在众人以为,她会识趣地表示一切听从皇上太后安排时,就见徐昭宁抬起头来,极为认真地朝皇上道:“那我就还是嫁给太子殿下吧,虽然他长的不如司郡王,但太子妃的名头还是在这里的。”

“徐昭宁,你这个贱人怎么这么不要脸!本宫都已经说了不想娶你了,你怎么就没完没了的。”

太子再也忍不住地暴吼出声,他不能吼司景昱,还不能吼徐昭宁么!

“之前是昭宁误会太子殿下了,既然太子殿下跟我家二妹妹没有暗中往来,那我就不嫌弃你了。”

言外之意就是她之前一直嫌弃太子来着。

说完徐昭宁还不忘朝太子殿下露出痴恋的目光来,同时还朝太子的方向走近了两步,那模样仿佛在说,她刚刚选择司郡王不过是为了气太子,她真正想嫁的人一直都是太子。

“太子,你别担心,我徐家嫡长女的身份不会变的。”徐昭宁说的那叫一个诚恳,仿佛只要太子娶了她,那她可以为太子赴汤蹈火。

“父皇,如果非要儿臣娶徐昭宁,儿臣宁愿死!”

在徐昭宁靠近自己之前,太子一脸决然地跪在了皇上的面前。

“皇上,司郡王长的很好看,可昭宁最想嫁的人还是太子殿下。”

徐昭宁也不甘落后的跪在太子身边,朝皇上请求道。

呵,小样,看姐不恶心死你!

这突然而来的狗血变化,任谁都想不到。

徐贵妃张大了嘴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徐昭宁,而司景昱则是阴沉着脸,盛满冷冽寒风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徐昭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