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寄我余生以相思》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寄我余生以相思》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黑色的保时捷停在路边,厉彦谦从车窗里看着林心一瘸一拐的背影,一双冷厉的双眸里,是幽深的寒光。

这个该死的女人,身上只有那么几块勉强遮羞的布料,可她却似乎并不急着要回到住处去,竟然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

呵,果然是因为他耽误了她的生意,现在要找下一个客人了么?

林心只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只游荡在街上的孤魂野鬼,她已经很累了,脚踝上的旧伤也在隐隐作痛。

可是她不敢回去。

若是被厉彦谦发现了她的住处的话,会连累到秦妈的。

她也不能,不能再被厉彦谦抓住了。

空荡荡的街上只有林心一个人的身影,马路上偶尔有车疾驰而过,似乎一次次地在刺激着林心脆弱的神经。

车上,厉彦谦的司机接了一个电话,听到他开口叫了一声“若兰小姐”,厉彦谦这才稍稍将目光从车窗外面林心的身上收了回来,给了自己的司机一个深邃的眼神。

司机会意,对着电话那头的宁若兰温声道,“对不起若兰小姐,厉总正在开会,是J国那里的新项目出了一点小问题,是,您放心,好,我一定转达。”

收起电话,司机恭恭敬敬地将宁若兰的话转述给了厉彦谦,“是若兰小姐的电话,若兰小姐让我转告您,她脚踝上的伤没有大碍,让您不必担心。”

伤?

厉彦谦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似乎这才想起来,宁若兰方才是被林心这个女人给绊倒,扭伤了。

他抬眸,用目光搜寻车窗外那个单薄瘦弱的身影,可是,空荡荡的街上,已经空无一人。

好一个林心,竟然被她从他的眼皮子底下给逃走了!

厉彦谦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残忍却玩味十足的弧度。

想跟他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很好,那么现在既然游戏已经开始了,可千万不要停下来。

驾驶座上的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厉彦谦嘴角的弧度,只觉得一阵阵的毛骨悚然。

他跟在厉先生身边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厉先生的脸上,出现过如此丰富的表情。

……

“秦妈,我回来了。”

天快亮了,林心才终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秦妈的家里。

林心整夜没有回来,秦妈担心的整夜都没睡,好不容易看到林心回来,却是这副衣衫不整的狼狈模样,秦妈的脑袋嗡的一声,仿佛炸开了一道惊雷。

“这,这是怎么回事?小姐,有人欺负你?”

林心虚弱地挤出一丝微笑,摇了摇头,“没有,没有人欺负我,秦妈,我找到工作了,你看,这是我今天赚到的钱。”

她将手里的钱全都放在了秦妈的手里,那些钱,甚至都已经被她攥的发皱了。

“秦妈,我的工资是日结的,这么算下来,我应该很快就能把她接回来了,秦妈,这些钱算做我住在这里的生活费,剩下的,麻烦你帮我存起来。”

说这些话的时候,林心的双眼灿若星辰,亮晶晶的。

秦妈的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小姐,你受苦了。”

林家的千金大小姐,天之骄女,锦衣玉食,谁曾想,仅仅是一夜之间,就从天堂坠入了深不见底的地狱之中?

如今还要为了这么一点钱把自己搞的如此狼狈。

林心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秦妈将钱收好,急忙打了一盆水过来,想要让林心洗把脸,自己好把煮好的粥再热一下再拿来给她吃点。

可才一转身的工夫,林心竟然就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小姐,小姐?你都已经一天一夜没吃过任何东西了,还是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吧?小姐?”

秦妈叫了她几声,林心都没有任何反应。

她实在是太累了。

秦妈只好有些笨拙地将林心从椅子上扶起来,小心地将她送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让她睡的舒服一点。

她用温水轻轻帮林心擦拭了一下沾着酒污和泥土的脏兮兮的身体,一边擦一边掉眼泪。

林心的身体因为在监狱里常年见不到阳光而变得惨白,又因为饱受折磨,皮肤都变得粗粝不堪。

更让人心疼的是,她的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有被火灼伤的伤疤,甚至还有似乎被烟头烫过的烟疤,就连脸上都是深一道浅一道的抓痕。

秦妈甚至不敢想象,小姐在监狱里每天过的都是什么样的日子。

她用温水擦了一遍又一遍,才终于让睡梦中的林心缓缓舒展开了紧锁的眉头。

“不,不要,放开我,放开我!”

“林心,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不,我不是,我……”

“装什么清高!老子碰你是看得起你!”

“走开,给我走开!不,别碰我,不要碰我,啊——”

林心睁开眼睛,单薄酸痛的身体猛地从床上弹坐起来。

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眼神里的惊恐久久都没有散去,浑身上下都已经被冷汗浸湿,甚至就连身下的床单也都是湿淋淋的一片。

“小姐,小姐你怎么样?是不是做了什么噩梦?”

秦妈急急忙忙地从房间外面跑进来,手上还满是未来得及擦干的泡沫,看来是在洗衣服。

林心还未说话,一道不耐烦的咒骂声就从房间外面传了进来。

梦?是梦么?

她见到了厉彦谦的脸,还有巷子里的那两个醉汉,甚至还有监狱里的人!

这真的是梦么?

“鬼嚎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老子才刚睡着就被你给吵醒,再烦小心老子给你扔出去!”

刺耳的咒骂声传进林心的耳朵,让林心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地钻进了被子里,用被子盖住了头,身体不可抑制地发起了抖。

外面的咒骂声还在继续,秦妈心疼地看着躲在被子瑟瑟发抖的林心,忙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小声的解释,“小姐,不要怕,不要怕,是我儿子回来了。”

“他刚刚下了夜班回来,脾气有些大,你,你千万不要介意。”

林心好不容易才冷静了下来,缓缓拉开头上的被子,惊魂未定地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不,的确是我不好,吵到他了。”

介意?她现在是寄人篱下,有什么资格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