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我余生以相思》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寄我余生以相思》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有人拉着她的胳膊将她像是一滩烂泥一样从地上拉了起来,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压在了冰冷的墙面上。

林心一声不吭,此时此刻,她甚至期盼着死神的脚步能来的快一些,再快一些。

她似乎终于能够理解宁若语在跳下去之前留给她的那一抹微笑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对她而言,死亡更算是一种解脱。

就像现在的她一样。

……

“林心,你在期待些什么?”

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林心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颤抖着,她睁开了眼睛。

“彦谦?”

她竟然看到了厉彦谦的脸?

她曾在监狱里听人说起过,人在临死之前,能看到自己最想见的人的脸,难道,她到现在,最想见的人,竟然是厉彦谦?

突然,林心的脸上绽开了一抹满是解脱和欣慰的笑,她抬起沉重的手,缓缓抚上了厉彦谦的脸颊。

从指尖传来的真实的触感,让林心喜极而泣,一滴热泪顺着干瘦的脸颊蜿蜒而落,她的语气中满是欣喜,“彦谦,真的是你。”

此时此刻,在厉彦谦的面前,林心才仿佛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而不是丧失了尊严与生气的玩偶。

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林心虽然是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可嘴角的笑容,却是让厉彦谦那颗向来都波澜不惊的心,泛起了一道轻微的涟漪。

他微微皱眉。

不,这一切都是假象,林心是将宁若语推下楼坠亡的罪魁祸首,她还害死了他和若兰的孩子!

厉彦谦的手猛地掐住了林心的脖颈,将她瘦弱的身体贴在墙壁上举了起来。

他冷笑,“林心,你的戏还想演到什么时候?”

演戏?

窒息的感觉悄悄席卷了林心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求生的本能让她那双迷离的双眸终于恢复了几分清明。

林心这才看见,方才对她施暴的两个醉汉已经被打晕丢在了墙角,她的面前,厉彦谦满目都是森然的光,掐着她的脖子,正在夺走她的呼吸!

“厉先生?”

林心的一双眼睛从方才的含情脉脉,转瞬间就变成了对厉彦谦深切的忌惮和惶恐,这更加让厉彦谦相信,林心方才的一切都是在做戏给他看!

他竟然差点被她的虚情假意给骗到!

“厉先生,我不是……”林心想要为自己解释,可厉彦谦却不想再听她说半句话!

手上的力道一点点收紧,厉彦谦第一次如此失去理智地想要活生生地掐死眼前这个该死的女人!

濒死的绝望让林心本能地剧烈地挣扎了起来,灵魂仿佛都在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撕扯着,让她痛不欲生。

她在心底苦笑,当初那个一心想要嫁给厉彦谦的林心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死在她心爱的男人的手上。

意识一点一点模糊,林心不断挣扎的身体终于渐渐失去了力气,变得绵软了下来。

可厉彦谦却在这个时候放开了手。

林心的身体沉重地摔在了地面上,突然从口鼻厉涌进的大量的空气呛得她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胸口像是燃起了一团火,灼烧着她的身体。

“痛么?”

厉彦谦拿出手帕擦拭自己的双手,仿佛自己刚才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倒在自己脚边的林心,“记住方才的感觉,因为,你今后的人生,都要活在比方才那种感觉痛苦百倍的煎熬中。”

他将手帕轻飘飘地扔在了林心的脸上,回过头去看了看被他的人打晕丢在墙角的两个醉汉,深邃的眸光中是让林心胆寒的幽光。

他从自己的钱包里取出了一沓钱,“我似乎打扰了你的生意?那这些钱就当作我对你的补偿好了。”

“虽然不多,可以你的身价,我看是绰绰有余了。”

红色的票子在厉彦谦的手中散开,零零落落地飘落在林心的周围。

她听得出来,厉彦谦的话根本就是在讽刺她为了钱不择手段,甚至不惜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

她不想辩解,顾不得自己的身体还没从方才濒死的感觉中挣脱出来,双手已经颤抖着伸向了厉彦谦洒下来的钞票。

她需要钱,她需要活下去,所以,就算是厉彦谦想要用这些钱来羞辱她,她也会全盘接受。

可她的手才刚刚摸到一张似乎还带着厉彦谦身上的余温的钞票,干瘦的手就被厉彦谦的高档皮鞋踩在了脚下。

“林心,你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骄傲如林心,他以为她绝对不会碰这些钱,可是现在,她竟然像是乞丐一样,舍弃了尊严和底线,对他的羞辱视而不见,卑微得如同角落里的野狗!

“厉先生,我只想活下去而已,求求您,求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宁肯自己忍饥挨饿,也绝对不会在今天下午去典池!

尊严算什么?她在监狱里被整整折磨了五年,那些人性的恶已经磨去了她所有的棱角,只要能活下去,再卑微又能怎么样?她只是想活下去!

“林心,如果林鹤轩那个老家伙还活着,看到你这副模样,会不会羞愤得想要自杀?”

林心的身体狠狠一颤,她将头埋了下去,连鼻尖都贴在了肮脏的地面上。

她不敢去看厉彦谦,她害怕被厉彦谦看到她眼底的痛苦。

厉彦谦看到终于还有东西能刺激到林心,终于满意地放开了脚下林心的手。

他站在原地,冷着一双眸子看着林心将地上的钞票一张一张地拾起来,抓在手里,然后用手撑着墙壁,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瘸一拐地挪动着步子,朝着被扔到一边的那件张经理借给她的衣服走了过去。

见她想要拾起地上的衣服,厉彦谦的眸子里飞快地闪过一道寒光。

他快步走过去,将那件衣服踩在了脚底。

林心咬了咬牙,不敢去看厉彦谦的脸,也不敢辩解半句,只好跪在地上,从那件衣服的口袋里掏出自己藏在里面的今天的工资,抓在手里,然后逃也似的离开了厉彦谦的视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