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欠我的一世情深》全文在线阅读

《他欠我的一世情深》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刘昊天盯着我得眼神却渐渐变了,变得越来越深邃,我却摇摇晃晃的从浴缸里走出来,凑到刘昊天的面前。

“凉秋,这是你自找的!”刘昊天一把将我打横抱起。

我的意识模糊的一片空白,但我心中的悲凉和喜欢却根深蒂固,所以我没有任何的挣扎。

因为,我喜欢,我喜欢刘昊天,很喜欢很喜欢。

不,我是深深的爱着他。

我也恨凉莹莹,恨他们全家,恨得撕心挠肺,咬牙切齿!

所以,在最后得时候,我用力得抱紧了刘昊天,我想赌,我跟他有没有缘分,我想用这样不堪得方法最后挽留住他。

刘昊天冰冷的扫了我一眼,我心虚的不敢跟他对视,因为,激烈的运动让我的酒醒的差不多了。

“我是安全期,没事!”我看着一旁的柜子心虚的解释,还故意挤出轻松的笑。

“凉秋,就算你怀孕,我也不会娶你!我要娶的是莹莹!”刘昊天穿好衣服,转身要离开。

笑容顿时僵硬在我的脸上,我想笑的,但,丝毫都笑不出来。

刘昊天站在门边,背对着我,声音冰冷:“凉秋,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许在莹莹面前胡说,还有,我跟你这一次彻底结束了!”

砰!

根本不等我回答,刘昊天已经关门离开了。

我看着门,竟,哭也哭不出来,原来,刘昊天是如此的在乎凉莹莹,可是我呢,整整和他一起四年的人呢!

我蜷缩起来,将脸埋进膝盖,有时候,我真的是想不明白的,同样是人,为什么,我和凉莹莹可以差这么多。

从小,她就像个公主一样被捧在手心上长大,而我,就是生活在阴暗里的乞丐,即便苦苦祈求了,却还是什么都得不到,被人一脚踹开。

但,明明我什么都没有做错,我的妈妈,可怜的小宇,我们什么都没有做错啊,错的是她们啊,可,受惩罚的却只有我们。

我妈嫁给凉海冰的时候,凉海冰一贫如洗,即便外公反对,我妈还是义无反顾的嫁了,外公没有办法,既然都已经嫁了,便将家里的厂子交给了凉海冰打理,原本望着凉海冰能跟我妈好好过日子,但结婚也就一年,随着厂子越做越大,凉海冰出 轨了,和邱淑贞,并且怀上了凉莹莹。

而我,刚刚出生。

凉海冰声称和邱淑贞是真爱,要和我妈离婚,我妈不肯,从此,凉海冰就和邱淑贞正大光明在外组了家庭,十八年,几乎再也没有回来过。

外公因为这件事情,气的心脏病犯,含恨离开了人世,外公一死,凉海冰彻底没了顾及,回来铁了心要跟我妈离婚,可我妈不仅没有离婚,还跟凉海冰有了第二胎,有了小宇。

我是恨我妈的,很恨,很恨,我想不明白,她已经整整忍受了十八年的屈辱,为什么不离婚,反而又去自找苦吃。

这一次,邱淑贞和我妈一起怀的,凉海冰干脆带着邱淑贞和凉莹莹回来住,一个屋檐下,她们一家和和睦睦,恩恩爱爱,却将我妈当成保姆,将我当成垃圾。

恨。

我那时候看着她们,全世界是黑的,我的眼里,只有恨,我恨凉海冰,恨邱淑贞,恨凉莹莹,我也恨我妈。

于是,有一天,在邱淑贞下楼的时候,我从她后面将她推了下去,我看着她鲜红的血流了一地,我第一次笑了。

邱淑贞流产了,据说是个儿子,并且,她以后都无法再生育了。

我特别的高兴,真的特别的高兴,当然,那天晚上,凉海冰把我捆起来,用拳头粗的棍子打我,那个狠劲,根本没想让我活着,但我一点也不觉得痛,我高兴着呢。

当然,我被凉海冰打得多处骨折,送进了医院,我妈守着我,哭成了泪人,她抱着我,哑着嗓子,一遍一遍的跟我说:“秋儿,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妈没有用,是妈妈没有用,我知道你恨妈妈,可是,妈妈不能跟他离婚,这一辈子,我死也不会离的,你外公把一切都给了凉海冰,那厂子是你外公一辈子的心血,是我们家的,是属于你的,我要是跟他离婚了,你就一无所有了,你就一无所有了!”

“妈妈不能让你一无所有,妈妈死也不能让你一无所有!”

我恨了我妈十八年,整整十八年,我一直觉得是我妈的私心让我生活在痛苦了,可那天晚上我才知道,凉海冰将所有的财产都转移了,我妈跟他离婚,就要净身出户。

我妈什么都不会,也没那么聪明,可是,她爱我,她在用她的方法给我争取属于我的东西,她不想让我一无所有。

可是,我明白的太晚,我妈也承受的太多,她这一辈子啊,忍受了太多,终于,在生下小宇之后,跳楼自杀了。

那天的画面,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客厅里,邱淑贞和凉莹莹坐在沙发上,我妈半跪在地上给凉莹莹剪脚趾甲,突然,凉莹莹一脚踢在我妈的脸上,大吼道:“你剪痛我了!”

邱淑贞听了,随即连抽了我妈两个巴掌,而在这时,小宇哭了,我妈想要去哄小宇,邱淑贞却抢先抱起了小宇,对我妈命令道:“跪下,跟莹莹道歉,否则,我就摔死这杂种!”

我妈是不愿意的,但我妈还是跪了。

凉海冰进来的时候,邱淑贞告状,说她只是想抱抱小宇,我妈不让,还恶意剪痛了凉莹莹,凉莹莹适时配合她妈哭诉,凉海冰二话不说上来就踹我妈,把我妈打的站不起来才停手。

我妈爬着去了窗户边,毫无预兆的跳了下来,跳下去的时候,我妈却反复的,无声的说着对不起。

我放学回来的时候,迎面落下的是我妈砸落在地上稀巴烂的尸体,以及她那双至死也不愿瞑目的眼睛。